下一秒,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陈歌并没有被林天元一腿给轰飞。

  陈歌轻松地躲过了林天元的飞腿,让林天元的飞腿落了一个空。

  这让林天元也顿时一愣,他也没想到陈歌竟然能躲过了自己的飞腿。

  陈歌朝后撤退了一步,一脸镇定的模样站在原地盯着林天元。

  林天元眉头一皱,脸色无比阴沉的看着陈歌。

  他觉得陈歌这是在完完全全的挑衅自己跟嘲讽自己。

  不过事实的确如此,谁让他确实是没有击中陈歌。

  但是林天元也没有因此而气馁,他再次就朝陈歌发动了攻势。

  这一次的攻势更加猛烈,犹如一头猛虎下山一样的朝陈歌冲击而来。

  林天元一套连招就朝陈歌快速地攻击而来。

  陈歌无比淡定的不断躲闪着林天元的攻击招数。

  不管怎么样,林天元都无法打中陈歌的身体。

  别说身体了,就连衣服都没有办法触碰到。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张虎等人也是惊掉了下巴,眼睛都瞪大了起来,他们没想到陈歌的实力竟然这么厉害。

  内行人都已经看得很清陈了。

  明显心里就都知道陈歌跟林天元两人双方之间的差距。

  “你不行啊,都打不中我!”

  这时陈歌就露出一抹蔑笑来看着林天元嘲讽道。

  林天元听后,心中大怒,他觉得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没想到被陈歌一阵戏耍。

  “哼,你也就只会躲闪了,有本事跟我光明正大的打上一场!”

  林天元冷哼一声,满是不服气的讲道。

  什么叫做厚脸皮?

  林天元这就叫做厚脸皮。

  明显他自己已经不是陈歌的对手了,还要这样的去嘲讽,真的是太丢脸了。

  “啧啧!”

  陈歌不由得嘴里发出一阵讽刺的语味。

  “好啊,既然你想要让我出手,那你可要做好准备!”

  陈歌又是朝林天元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话音落,还没等林天元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陈歌已经消失在了林天元的眼前。

  等到林天元再次反应缓过神来的时候,不知何时陈歌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了。

  “轰!”

  陈歌一记顶肘就轰击在了林天元的胸口处。

  林天元根本毫无防守的反应,整个人就直接被陈歌给轰飞出去。

  “噗!”

  林天元一口血就猛然暴吐而出。

  “社长!”

  见到林天元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张虎等人也是立马冲到了林天元的身边关心的问候着。

  林天元在张虎等人的搀扶下艰难的站起来,他感觉自己的胸口处火辣辣的生疼。

  “这只是给你的一点小教训,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么厉害,在我眼里,你还是个小娃娃。”

  陈歌指着林天元警告了一声讲道。

  说完,陈歌就带着唐雨欣离开了场馆。

  林天元等人则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阻拦陈歌,谁都不想跟林天元一样的下场。

  要知道连跆拳道社的社长都不是陈歌的对手,那他们这些小角色怎么可能会是陈歌的对手呢,上去就是送死的节奏。

  看着陈歌的背影,林天元内心无比的暗沉跟愤怒。

  但他也是有苦难言,有怨气也撒不出来。

  但林天元心里绝对就不会这样算了,他不会就这样忍气吞声,一定会让陈歌付出代价,只是林天元这是在作死的边缘徘徊着。

  陈歌带着唐雨欣离开了场馆后,就直接离开了学校坐上车朝医院而去。

  路上,唐雨欣一直都是盯着陈歌。

  “学长,你真的好厉害啊,没想到连林天元都不是你的对手。”

  唐雨欣一脸崇拜的表情看着陈歌夸赞道。

  林天元在天海大学可是很有名的,不单单是他的家世还是人气都是很旺的。

  而且要知道林天元还是跆拳道社的社长,实力更是在黑带,更是拿过很多次的跆拳道的冠军。

  现在这个所谓的冠军竟然在陈歌的手里撑不过一招就被击败了,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真的会让人给笑话死。

  “呵呵,还好啦,我也没过他会这么弱!”

  陈歌也很是谦虚一笑的回应了一句。

  换做别人可能的确不会是林天元的对手,但陈歌可不一样的,毕竟陈歌拥有比别人得不到的特殊能力。

  谈话之间,陈歌两人就已经抵达了天海市人民医院。

  停好车后,陈歌就带着唐雨欣朝住院部走去,陈歌还顺便买了一些很多的补品跟水果,是专门给唐雨欣的母亲王月红买的,也算是表达一番自己的心意。

  看到陈歌买了这么多东西,唐雨欣心里也满是感动,她没想到陈歌这么在意自己的母亲,一直把自己母亲的病情放在心上。

  很快,陈歌两人就来到了位于十楼的高级看护病房。

  只见唐德正坐在里面跟王月红聊着天。

  “老唐啊,住这么好的地方肯定要花不少钱吧?”

  王月红也是才醒过来不久,缓和了一下后就看着病房的环境朝唐德问道。

  她还从来没有住过这么豪华的病房,一看就知道肯定要不少费用。

  “哎呀,月红,你就别操心的钱的事情了,先把病养好再说,而且这次钱也不是我们家出的,是雨欣的一个学长帮忙出的,我们还得好好的感谢人家才是。”

  唐德也是立马先是朝王月红安抚了一句,然后就又是解释了起来。

  “雨欣的学长?人家怎么会这么好心帮助我们呢?”

  王月红一听也就顿时一阵惊讶的问道,生怕自己女儿会有什么危险的那种神情。

  “哎,瞧你这么说的,人家对雨欣很好,早就已经毕业有事业了,只不过正好碰到我们家这个事情,人家也是好心,你可别误会人家了。”

  唐德也是立马赶紧就朝王月红劝说道。

  毕竟陈歌是他们唐家的恩人,做人可不能恩将仇报啊。

  王月红听后也是觉得很有道理。

  “是,是,怎么说人家也是救了我,我们也该好好的感谢人家。”

  王月红也表示赞同唐德的话。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