芩谷第一次以其他生命体感受到造物主对人类是多么的偏爱——将前肢从单独行走功能中分离出来,自由使用工具,成就无限的可能。

  除了因为没有“手”的烦恼外,芩谷还发现自己的嘴巴咬食物显得很别扭,无法像人一样去咀嚼研磨食物。

  没错,就是将大块食物在上下臼齿间磨碎,而一只猫竟然做不到!

  因为猫的上下颚只能实现上下咬合,无法左右横移。

  不管芩谷有多么的不习惯多么的郁闷,但这就是她的身体了,这就是无法改变的现实——除非她破解了这个剧情世界。

  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把自己的情绪收起来,不习惯也要去习惯,并且还要努力做到最好——只有这样才是在这儿世界上站稳脚跟,生存下去的第一步。

  没有其它猫可以学习,芩谷无师自通地不断把脑袋偏过来偏过去,以方便几颗可怜的臼牙可以把食物嚼烂。

  好不容易将所有东西吃完,芩谷感觉到丝丝缕缕的能量在身体上慢慢回归,强大的消化能力和能量吸收能力,让芩谷略感欣慰。

  看来即便自己的本体和灵魂体都没有进入小世界,但是这种已经融入到意识的能力还是跟来了。

  不管怎样,只要能吃就有源源不断的能量,只要能动就有无限的可能。

  有了力气和精神,芩谷才一边趴在凳子上恢复体力,一边静静地观察这一家人。

  虽然整件房子看起来很低矮破旧,光线也十分昏暗,但是整体给人感觉很整洁。

  芩谷不由得想起在自己本体世界见过的那些所谓生活在底层的需要扶贫的人家,因为公司配合捐款扶贫,所以她想看看究竟什么样子。毕竟她自己出生在农村条件就非常艰苦,但是也并没有听到谁说需要救济才能活下去。

  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去那个地方考察,她想看看那些人的生活条件是不是比自己原来的家庭还要困难。

  而她看到的场景便是:比如住在一片竹林里却随便折两根树枝吃饭;比如明明有水有洗衣粉有针有线却穿着油腻腻的掉了扣子的衣裳,腰间用麻绳系起来;明明……

  双手插进袖筒里,咧着一口大黄牙直接就问“拿多少钱给他们?”

  后来芩谷便再没有去“亲自”考察了,按照计划拨下去就行,捐款才能给公司冠名。

  当芩谷来到灵魂中转后,看到了自己的功德值清单,回望自己曾经做出那么多的贡献,那么多的冠名,最后所得功德值也不过如此。心中便彻底了然了。

  ……此番,芩谷见这家人虽在一片杂乱破败垃圾横飞污水横流的棚户区,却能拾掇得如此干净整洁,心中竟有一丝说不出的……欣慰。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或许心底还有一丝丝庆幸吧——幸好没有落到本体人生看到的那样的人手里——当然,落到那样的人手中她也不可能还有机会来观察和想这些。因为他们会把抓到野猫野狗直接弄来吃了。甚至有些家养的不小心也会被……

  不管怎样,芩谷看到这家子人即便在这样的生活条件下仍旧很用心地经营自己的生活,对待一只流浪猫也如此有善心,真的很高兴。

  房间的角落放着一张木架子床,随着男子进来的声音,上面的人只脑袋轻微动了动,传来十分虚弱的声音:“唔唔——”

  男子本来走的很轻,就是怕吵到对方,见女人没有睡着,连忙走了过去,“玉秀,你还没睡啊?今天好些了没?”

  男人的声音很粗嘎很沙哑,但是此刻却包含无限柔情。

  “呜呜——”

  以芩谷视角看过去,可以看到女人干瘦蜡黄的面庞,眼睛直愣愣地盯着男人,努力长着嘴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从喉咙里直接发出一些“啊啊呜呜”的单音节。

  以芩谷曾经Ⅱ级医术的经验来看,这个女人应该是脊柱受损,语言神经受到创伤的后遗症。

  女孩叫爸爸过来吃饭,女人便努力支着下巴示意男人快去吃饭。

  男人帮女人整理了下被子,又用粗糙的大手顺了顺对方脸上的头发,一边朝小方桌走来,一边说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

  无非是工头给他们安排清淤路段,几个工友如何如何,中午又吃了一些什么……

  男人坐在凳子上,见自己碗里被女儿堆了大半碗的才和肉,不,是几乎把所有肉都放他碗里了。

  他把肉又夹到女儿碗里,很是严肃地说道:“……都跟你说了,每天中午都包伙食,两荤一素,都是大肉哩。你现在正长个子,是你爸没本事的才让那么娘儿两跟着我受罪的。快吃,你要是不吃的话我这饭也是吃不下的……”

  “爸——”女孩拉长了声音,倔强地看着父亲黑瘦黑瘦脸颊,身上也瘦的骨头轮廓清晰可见。然后眼里不由自主蓄满泪水,与父亲对视中败下阵来,在低下头那一刻眼泪扑簌簌地掉进了碗里。

  大概是芩谷实在太安静了,直到吃完,女孩收拾碗筷,男子习惯性地开始擦桌子时,才注意到在另一个方位的塑料凳上蜷成一团的芩谷。

  在男人看过来时,略微愣了一下。

  因为他发现小猫也直直地盯着他,甚至还奶声奶气地“喵”了一声。

  “…竟然真的活过来了,没想到你命这么大啊。既然这样,那就在把这里当成你的家吧……”

  “喵——”

  “呵,还真是通人性啊。”

  芩谷以前听到有人说过,说是这世上很少有人不喜欢猫,特别是那种乖巧有灵性的。

  男人便跟正在另一边收拾的小女孩打声招呼,拎着热水壶到外面的石台上帮芩谷清洗起来。

  男人很细心地舀了半瓢冷水再掺上热水,用手试了试温度,把芩谷放了进去。

  芩谷感觉到温热的水包裹着自己,身上能量流转都要快一些了,舒服地又喵了一声。

  嘶——

  只是当水浇在那些新旧交叠的伤口上时,仍旧感觉钻心的痛。

  出于一种动物身体的本能,就要亮牙露爪……而芩谷很好控制这一点。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