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晨把杰森他们的设计稿放回到文件袋里,和刘立杆说,这个,没办法改了,作为设计稿来说,它本身已经很完整,应该说,设计得也很棒,但这个不适合你们用,需要全部从头再来。

“那就从头再来。”刘立杆说。

张晨问刘立杆,那个岛的照片带过来了吗?

“带了带了,你需要的,我都带来了,我还不知道你这家伙需要什么?”

刘立杆一边贫着,一边把桌上的两杯咖啡和糖罐都放到了地上,把桌子腾了出来。

他拿起另外一个文件袋,打开,把里面一叠韩先生写的文稿先拿出来,再拎起文件袋一倒,把里面的照片都倒了出来,摊了一桌,一同倒出来的还有两个正片胶卷,这是杰森他们后面又专程去拍了一次,还上了岛。

刘立杆从那堆的照片中,找出一张新埠岛全景的照片,递给张晨,和他说,看看,就是这个岛。

“这个岛可真漂亮。”张晨盯着照片赞叹道。

“你知道这张是从哪里拍的吗?”

张晨摇了摇头。

刘立杆说:“就是从黄美丽的爸爸,跳下去的那个楼顶拍的,你说他妈的巧不巧?”

刘立杆一说,张晨就想起了那个咯咯笑着的女孩,张晨问:“你们后来联系上了吗?”

“没有,两个女人,亡命天涯,想想也是可怜,我们估计这辈子都没机会再见面了。”刘立杆叹了口气,问:“你说张晨,这黄宏光,赚钱赚到这个地步,还有什么意义?”

“我想,这商场也是一个江湖,更大的江湖,到最后,还不是和金庸武侠小说写的一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想收手都没有办法收手了。”

张晨想到了倪总,他不是也和自己说过,他们现在拼下去的,不仅仅是钱,还有老命,那个企业如果一夕之间关门了,他想,这倪总的日子,大概也不会好过。

“还真是这样,这黄宏光,到后面其实也想全身而退,但退不了,只能退而求其次,用自己的命,保护了自己的女人和女儿,唉,也算是一条汉子!”

刘立杆这样说的时候,眼前又晃动着那个清癯的身影和掌门一样犀利的目光,他觉得这个身影和目光,可能会伴随着他一辈子,虽然自己和这个人,就只见过那么短暂的一面。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宿命,在他结束的地方,老子要开始了。”刘立杆惨笑着,“你别说,我现在还真的有一点点你说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感觉,这他妈的,也不知道,老子最后会不会走上黄宏光的这条路。”

“别瞎说!”张晨骂道,他继而笑了起来,说:“你真要走上他那条路,他妈的也不是因为生意,还是你管不住自己裤裆里的家伙,别忘了西门庆是怎么送命的。”

“那我情愿死的像西门庆,也不愿死的像黄宏光。”刘立杆说。

“好,那就祝你朝西门庆努力。”张晨大笑。

“对了,你这项目书的印刷单位落实好了吗?”张晨问。

“没呢,本来不是杰森他们准备送去香港印的嘛,现在要把他们整个都否了,我还没想好,怎么转过这个弯,该给的钱,我当然一分不会少他们,但这,他妈的不光光是钱的事,头疼。”

“那放小昭的姐姐他们这里印吧,深圳的公司,也是海德堡彩印机,和香港是一样的。”

“小昭还有姐姐?在杭城?什么情况?”

张晨笑道:“小昭在杭城有一堆的姐姐,这个对我们特别好,我设计的画册,就是她帮我找的业务。”

“好啊,那请她晚上一起吃饭,我们就把这事定了,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下都解决了。”

张晨说好,他站起来走去吧台,给瞿天琳的办公室打了电话,瞿天琳正准备下班回家,听张晨把事情说完,她说好,那我马上过来。

“天琳姐,让小安一起过来吃饭。”张晨说。

“这个……业务上的事情,小安去不太合适吧?”瞿天琳犹豫了。

“这个不算,这是我兄弟,我们一起去海城的。”张晨说,“都是自己人,让小安来吧,小昭也在这里。”

“好,那我们一起过来!”瞿天琳说。

从杭城大厦到新侨饭店,不过是一条延安路,乘出租车从头走到尾,瞿天琳和小安很快就到了,小昭和郑炜她们还没有回来。

张晨叫瞿天琳天琳姐,刘立杆也跟着叫天琳姐,两个人一句话,就把合同确定下来了。

刘立杆说:“天琳姐,你就帮我用最好的纸张,最好的设备,最短的时间印出来,不计成本,我们就是等着急用。”

瞿天琳笑道:“好的呀,开本定下来了吗?”

张晨说定了,瞿天琳说,那我明天就报给厂里,让他们把纸先准备好,这样稿子一到,就马上可以制版开印了。

……

刘立杆这个家伙,可以说是来的正是时候,张晨和小昭,这段时间正好什么事也没有,刘立杆就把他们摁在了酒店,连他们说要回去拿换洗的衣服,刘立杆都不肯,他说,对面不就是解百,回去干嘛。

张晨哭笑不得,说:“那我总要回去拿纸笔颜料吧?”

“你需要的东西,不都是在西泠印社门市部买的,下楼走几十米就到了,你回去干嘛?”刘立杆说。

“你他妈的,我看你现在是不是有钱骚包了?”张晨骂道。

“对啊,我为公司流血流汗,进账几千万,我他妈的又不贪污,又不想办法拿回扣,就骚包一次怎么了?”刘立杆叫道,郑炜在边上不停地笑。

张晨和小昭无奈,只能听由他摆布,接下来,小昭和郑炜、小安三个人,每天在杭城的各个景点和大街小巷转。

小昭也是外地人,对杭城不熟,但小安熟啊,她带着她们,哪个犄角旮旯都转进去了,小昭叹息连连,她说,原来我以为,杭城就比海城大不了多少,现在才知道不是。

刘立杆哪里都没有去,就待在酒店,在张晨他们房间看他工作,他在边上,不停地叽里呱啦,张晨骂道,你他妈的,能不能自己去找个事做,让我清静清静,你还要不要这本东西?

“好好好,我下去找个人玩玩。”

刘立杆看了看手表,起身要走出去,张晨知道这家伙下去,肯定没什么好事,他不是找总台的,就是找吧台的女孩子去吹牛逼,赶紧吩咐:

“你他妈的不要随便调戏妇女,郑炜和小昭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回来了。”

刘立杆白了他一眼:“我不调戏妇女,留这里继续调戏你?”

“滚滚滚,懒得管你,我还要工作。”张晨骂道。

刘立杆刚走出门,又转了回来,他说:“张晨,你别说,这当资本家的感觉真好,你在楼下专心调戏妇女,还有人在楼上为你拼命干活。”

张晨抓起桌上藤编的纸巾盒就朝他扔了过去,刘立杆哈哈大笑着逃走了。

房间里总算是清净下来,张晨重新埋头工作,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里,还是嗡嗡嗡的,都是刘立杆的声音,张晨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过了一个多小时,门铃急促地响了,张晨知道肯定是刘立杆这个王八蛋回来了,不管是服务员还是小昭,都不会有这么粗暴的门铃声。

张晨大喝一声:“滚!”

但急促的铃声并没有滚,而是继续不停地响着,张晨头都被吵大了,怒不可遏,站起来,一边骂着一边走过去,一把把门拉开,却惊喜地叫道:

“小武?!”

门外和刘立杆站在一起的,确实是小武。

刘立杆笑道:“这个妇女美不美?”

张晨伸手去推刘立杆,骂道:“你滚,小武进来。”

但结果,当然是小武和刘立杆都进来了,张晨问小武,你怎么来杭城了?

小武指了指刘立杆说:“杆子哥昨天扣我,让我今天赶过来的。”

“怎么样,我们闯荡海城的永城三剑客,现在要闯荡杭城了?”刘立杆问张晨,小武在一边嘿嘿笑着。

“来来来,中饭时间到了,不管那些婆娘,我们三个,先去好好撮一顿。”刘立杆叫道。

“撮一顿,你他妈的还让不让我干活了?”张晨问。

“外人面前装逼可以,在我们这里,少来这一套。”刘立杆骂道,“我们谁不知道你张晨,喝酒泡妞放屁,怎么都不会耽误工作的。”

小武大笑,张晨也只能笑着起身。

三个人中午没在新侨饭店吃饭,而是去了隔壁的天香楼,说撮一顿,其实真正喝酒的仍只有刘立杆和张晨,小武还是喝他的可乐。

这一顿,张晨和刘立杆喝了很多,把一瓶五粮液都干完了,要不是张晨拦住,刘立杆还要再来一瓶。

刘立杆一定要让小武也来一点,小武拿起刘立杆的酒杯,抿了一口,刘立杆问,怎么样?

“不好喝,辣,和枪毙烧是一样的。”小武说,张晨大笑。

接下去刘立杆再怎么诱惑,他说不喝,还就是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