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东岸不需要安逸!

  巡视第一站,神炉城!

  都是老邻居,郑飞跃也没什么好客气的,甚至没有提前给守城的神药宗将领打招呼,便带着队伍大大咧咧地进城了。

  袁霆安作为神炉城守将,丝毫不敢怠慢。

  他被放在这个位置上,处理事情自然要格外小心,更别说宗主事先已经交代过,切不可将这次巡视当做等闲事来看,一定要慎之又慎!

  起初,钱钧的谨慎,袁霆安尚有些不以为然。

  他是一名老将,早年还是邪神统领东岸的时候,基本奉行“无为而治”的手段,哪里有什么巡视,只要没人搞出什么祸及东岸的大乱子,东岸霸主很少露面。

  事实上,邪神统治的万年来,东岸也没出什么大事。

  在袁霆安看来,这才是统治东岸的正统手段,至于这位郑大人,上位之后,三两天头派人巡视,搞东搞西,搅得大家鸡犬不宁,不似人主所为!

  任何统治者的地盘上,都会滋生有不满情绪。

  郑飞跃发展仙网、统筹东岸经济,加强各大宗门联系,增强各个城邦的凝聚力等……这些自他上台后采取的措施,毫无疑问是有积极意义的。

  东岸确实受益匪浅,不仅平民百姓安居乐业,就连修行者也能切切实实地感觉到,修行比以前容易了,其中以散修的感触最深。

  然而,好处再多,落在袁霆安这等老派人士眼中,就是瞎折腾。

  某种意义上,这就与“我天朝上国地大物博,岂能与蛮夷互通有无”这种心理差不多,属于狭隘思想。

  可狭隘归狭隘,修士们漫长的生命使得狭隘之辈数量极多,大家明面上不敢说什么,可背地里怨气着实不小。

  袁霆安就是如此。

  好在,钱钧猜到这位老将会不以为然,立刻一个视频弹过来,义正言辞地将其批评一番,甚至就差破口大骂了。

  这对袁霆安这等宿将而言,是极其罕见的。

  这时候,就体现出稳重之人与毛躁之人的却别了,换做毛躁人,被劈头盖脸一顿骂,心里肯定不爽,应付起差事来,自然是要多水有多水。

  可稳重的人不会。

  老道的袁霆安从宗主的话语中嗅到了危机,于是他连夜整顿防务,甚至还让宗门派来一批供奉,将城池弄的有模有样。

  郑飞跃巡视过后,遗憾表示挑不出毛病。

  他还想借此机会发难,将袁霆安这等老将赶走,换来诸如“钱王孙”这等家伙来驻守桑鬼城,这样有利于桑鬼城的渗透。

  至于为何要渗透,自然是因为黑纱要在这里定居。

  可惜敌人狡猾,不给机会。

  郑飞跃抱着biubiu,站在神炉城的城头之上,感慨道:“袁城主经验老道,城防固若金汤,实在是不可多得人才啊。”

  袁霆安连连称是,背后已是冷汗大冒。

  不出所料,这位大人就是来挑刺的,如今见到城防完好,语气中的遗憾就算傻子都听得出来。

  还好听了宗主的话……

  两个时辰后,郑飞跃将黑纱留在神炉城,带队离开。

  下一站,是东北方向距离神炉城数十公里外的隆德城,这座城池是属于郑飞跃自家的城池,守城之人是一名散修。

  说起散修,倒也不得不提当初那批支援郑飞跃称霸的那批奇装异人。

  在郑飞跃逐步加强对东岸的控制后,这批奇装异人逐步别排挤出去,倒也有例外,眼下这位“玄鸟”的散修就是例外。

  散修都喜欢给自己起个稀奇古怪的代号,美名曰道统传承。

  这位玄鸟靠着巴结高层领导,得以保留自己的城主身份,逢年过节派人去桑鬼城送礼,从无短缺。

  做人舔到这种境界,倒也是一大异类。

  奈何,能舔不代表有真才实学,郑飞跃巡视了德隆城后,发现这位玄鸟将城防搞得像模像样,可仔细一查,其中猫腻大大的。

  外紧内松,便是德隆城的真实写照。

  黑着脸的郑飞跃,直接下令赵云将这位“玄鸟”给毙了,而且就在德隆城的城头,脑袋扔了下去。

  这一趟巡视,本就打算杀鸡儆猴。

  可没想到,别人家的鸡没杀着,倒是先把自家的猴子给宰了。

  不过宰了也就宰了,一个靠着阿谀奉承上位的无能之辈,和平年代还好,若在乱世留着这种人就是灾难。

  乱世当用重典,眼下乱世降至,郑飞跃的屠刀先一步落在自家人头上。

  玄鸟的死亡,引起东岸震动!

  谁也不曾想郑飞跃说杀人就杀人,而且还杀的是自家人。

  这一幕落在其他宗门眼中,无疑相当于头顶悬了一把利刃——自家人都杀了,杀个把外人岂不是等闲?

  听懂没有掌声。

  一时间,各大城池慌乱起来,距离德隆城较近的城池,纷纷向本家求援,而距离远的宗门也不敢怠慢,连忙整治城防。

  当然,也有不信邪的。

  隶属于心魔谷的红叶城,城主仗着李心儿的关系,对于郑飞跃的巡视不以为然,甚至还想着勾引一波。

  于是,这位女城主的脑袋也被摘了下来。

  对此,心魔谷大受震动,刚从心魔谷出发打算“回婆家”的李心儿,在半路转道来到红叶城,向郑飞跃哭诉起来。

  郑飞跃将其呵返!

  紧接着,黎晚晴亲自来质问,郑飞跃让赵云将她挡了回去,总之就是不见,一切等巡视结束后再说。

  黎晚晴万分不甘,却也只能无能狂怒。

  心魔谷到底比不上神药宗、邪神宗这等大宗门,“附属宗门”的性质使得心魔谷多要仗人鼻息,有委屈往肚里咽。

  这位年轻貌美有野心的谷主,在情郎的陪同下,饱含热泪地收敛了同宗的尸骨,然后在内心加强了“做大做强”的愿景!

  对此,郑飞跃无所谓。

  他杀玄鸟,有人骂他忘恩负义,他杀红叶城城主,有人骂他仗势欺人,可在即将到来的浪潮之中,这些污点又算什么呢?

  总之,这次巡视,定要让东岸看到他的雷霆手段!

  一路巡视,一路挑刺,该杀的杀,该撤职的撤职,无论其他宗门作何反应,郑飞跃只有一个回应:巡视结束后再说。

  杀伐果断!

  雷厉风行!

  东岸再不需要安逸!

  以上,是郑飞跃想传达给东岸的讯息。

  同样,也是Biubiu美丽人生的第一次旅行。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