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通风报信

  杨沈在离开杨翠家后。

  就回到了自己家中。

  村长家必然是要有格调的,二层小白楼。

  杨沈上了二楼后,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书房面前,然后敲了敲门,待里面传来进来的声音后,他才是战战兢兢的推门而入。

  书房里正做着一个中年男子,两撇小胡子看起来十分有魅力,脸上总是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但是细看之下却能察觉出大恐怖。

  正是万天楼。

  在斩龙之地,万天楼被秦宁斩断了一只胳膊,但此时却是双臂无碍。

  他懒散的坐在椅子上,手里还端着一杯红酒细细品尝,道:“什么事?”

  “回大人的话。”杨沈小心翼翼的,不敢多看一眼,道:“这个秦宁……”

  万天楼好奇的问道:“他怎么了?”

  杨沈苦笑道:“他非得让我给那个姓李的老家伙配个冥婚。”

  万天楼好悬没将嘴里的红酒给吐出来,哑然失笑,又道:“这个秦宁,又想玩什么鬼把戏。”

  对于自己这位师弟。

  万天楼也搞不准他的后手。

  倒也不是不想算计。

  一般的算计之法,秦宁上不了当,搞不好又被这小子顺水推舟搞一套虚虚实实,而若要玩狠的,却需要秦宁的生辰八字。

  只是这生辰八字。

  也就老瞎子和秦宁知道,就连其父母在生下秦宁之时,都被老瞎子做法给弄懵了,只记得一个假的日期,后面四字完全记不得。

  所以秦宁没度过一次真正的生日。

  不是不想。

  是不能。

  天赦命的生辰八字,太容易招奸人算计和利用。

  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打。

  万天楼思索着秦宁到底想搞什么。

  他这次的确是利用杨翠的冥婚之夜,想要算计一下叶天诚。

  他相信秦宁已经看穿了自己的计划,但是他更相信,以秦宁的脾气,肯定会趁这个机会坑一把叶天诚这个二愣子。

  纵然秦宁不会,老李也肯定会有动作。

  玄门大会上的事,他也听说了。

  这对无耻缺德的师徒,应当不会深明大义才对。

  所谓以大局为重,在他们身上是体现不出来的。

  “这个小子。”万天楼眯了眯眼睛,眼中闪烁着淡淡的疑惑。

  但下一秒。

  他忽然挑了挑眉,右手虚空一握,一枚符印却是凭空而现,这符印于手心化为虚无,万天楼嘴角却是扬起了一抹笑意:“原来是这般,还真是幼稚。”

  他将杯中红酒喝下,道:“答应他的要求。”

  杨沈忙是应下:“是,大人。”

  说罢。

  便是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待他一走。

  这屋里环境忽然冷了下来,随后鬼母却是俏生生的出现在他的身边,拿过了他手中酒杯,道:“不许喝这么多酒。”

  万天楼轻笑道:“值得庆祝的日子,为何不可?”

  “哼。”鬼母瞪了他一眼,而后走到窗前,望着窗外风景,美眸中闪过一抹黯淡,而后道:“夫君,收手吧。”

  “你又在劝我。”

  万天楼眼中闪过一抹阴鸷,但很快又是压了下去,道:“我没有退后的可能。”

  鬼母双肘撑住窗台,双手拖着下巴望着窗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道:“你不觉得这些年我们其实过的很好吗?既然能在一起,何必庸人自扰?自添麻烦?”

  “这怎么能算?”万天楼笑道:“你的十个愿望,才完成了三个,还有七个呢。”

  “可是我真的满足了。”鬼母道。

  万天楼道:“不够,远远不够。”

  鬼母转过身来,脸上带着几分痛苦,道:“夫君,足够了……因为我而死的人已经够多了……”

  “住嘴!”

  万天楼忽然怒喝了一声,身上暴戾一闪即逝:“死多少人我不在乎,我只要你活着!”

  下一秒。

  他收敛了身上的暴戾,眼中带着几分歉意,低声道:“抱歉……我……”

  鬼母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好似已经习惯了万天楼的忽然动怒,道:“当年鬼相算计你,致使你失去一半天资,此时又何必苦苦挣扎……”

  万天楼没有言语。

  只是右手一动。

  鬼母笑了笑,整个人直接消失在了房间中。

  他叹了口气。

  又倒了杯酒,只是想了想,没喝,而是离开了。

  而此时。

  杨翠家中。

  老李换了一身得体的中山装。

  难得这老家伙有几次穿的这么正式。

  这老东西平时就是一身道袍,除了要给妇女开光的正式场合会穿的比较正式一点外,其他时候和秦宁一样穿着随意。

  但今儿不同。

  毕竟要冥婚了。

  总要穿着正式一点。

  “合不合适?”老李似乎有点紧张,从镜子里打量着上下,还时不时整理一下自己的衣领。

  “很好。”白晓璇应付了一句。

  秦宁也敷衍道:“还行。”

  司徒飞撇撇嘴,道:“一般般。”

  “飞仔你就是嫉妒。”老李嗤笑了一声,道:“是不是嫉妒我娶个如花似玉的新娘子?”

  “我嫉妒?”司徒飞瞪眼,道:“老李你要点脸,我嫉妒你娶个鬼新娘?一把年纪你害不害臊?”

  “懂什么?”老李不屑,道:“老夫乃是玄门对外交流事务组组长,人也好,鬼也好,对本组长来说都要一视同仁,你就是纯粹嫉妒。”

  司徒飞道:“我嫉妒你奶奶个腿。”

  “你就是嫉妒。”老李道。

  司徒飞道:“你可拉倒吧。”

  “你就是嫉妒。”老李继续道。

  司徒飞气急:“老李,你就搞个冥婚你瞎嘚瑟什么?”

  “你还是嫉妒。”老李又是道:“嫉妒我穿这身比你帅。”

  司徒飞气的面红耳赤,道:“也就是师父选了你,不然老子我不比你这个老菊花帅多了。”

  “师父,你听到了,飞仔想上。”老李忙是道。

  司徒飞瞪大眼睛。

  张口无言。

  “行了,别闹了。”秦宁翻了翻白眼,道:“飞仔没你机灵,出了什么事你还能撑住,他不行。”

  司徒飞难得没和老李争,忙是点头:“对,老李你大聪明,你可以的。”

  “畜生。”

  老李嘟囔的骂了一句。

  又忙是整理了一下自己妆容。

  心里要说害怕吧,还真有。

  但要说期待,还真就不比害怕少。

  秦宁可是保证过如花似玉的,这让老李还有点心痒痒。

  “叶天诚那边怎么样了?”秦宁问道。

  老李道:“已经说过了,只是这二愣子不比飞仔聪明到哪里去,我很怕这家伙不能了解我的意思。”

  “张安白理解了吗?”秦宁问道。

  老李道:“保证没问题。”

  秦宁道:“那就足够了,能忽悠住万天楼就行了。”

  老李脸一跨,道:“师父,这万一张安白真不是鬼相门的人咋办?”

  “怕什么?”秦宁不悦,道:“有什么损失吗?有没有张安白通风报信,万天楼应该都会想到我们要玩李代桃僵这种幼稚把戏,但我们偏偏反其道而行,我就偏偏不如他的意,这四舍五入就是我们已经赢了啊。”

  老李脸皮子直抽搐,这精髓的四舍五入让他有些心肝哆嗦,嘟囔道:“说的轻巧,你上最出其不意了。”

  “嗯?”

  白晓璇一瞪眼。

  老李忙是赔笑道:“我瞎说呢。”

  这时。

  杨沈匆匆而来。

  瞧见老李已经收拾妥当,道:“李老哥这身穿着,颇有威仪。”

  “是吗?”老李笑道:“想当年,咱也是丰神俊逸,可惜时间磨人啊。”

  “是啊。”

  杨沈也不要脸道:“想当初,我在咱龙汉村,那也是有名的俊后生。”

  秦宁着实不想听,道:“杨村长,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当然。”杨沈忙是点头,道:“这不是请李老哥移步,我还有些事得多嘱咐嘱咐李老哥。”

  “走着吧。”

  老李气定神闲道。

  杨沈眼中闪过一抹狐疑,但很快又是道:“请吧。”

  待老李随着杨沈离开之后。

  白晓璇有些担忧道:“不会真有事吧?”

  “不会,他脑子转的快,和万天楼暗中周旋没什么问题。”秦宁摇头,道:“飞仔,去叫上叶天诚,我们去拜访一家人。”

  司徒飞忙是去了。

  白晓璇好奇的问道:“拜访?拜访谁家?”

  “那个小女孩的家。”秦宁道。

  白晓璇脸色一沉,道:“早该就去了!也该问问,这父母到底狠心到何种地步,竟然让自己的女儿小小年纪就要沦落至冥婚!”

  正在给张安白疗伤的叶天诚,在得知秦宁的召唤后,二话不说撇下了张安白:“师弟好好养伤,待我出去一趟。”

  张安白咳嗽了几声,道:“师兄小心行事!”

  “放心!”

  叶天诚昂首挺胸,道:“师弟的仇,我自然会亲自报了!”

  张安白默默点了点头。

  只是等叶天诚离开后,眼里却是闪过了一抹阴鸷,随后拿出一张符纸,只扔出了窗外后,这符纸却是化为纸鹤飘然而去,而他则是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脸色狰狞一片。

  他可是实打实的受了重伤。

  毕竟秦宁和老李盯着,真要假装不可能瞒得过他们两人的眼睛,所以万天楼亲自施展斩龙术,饶是没取他性命,却也让他痛苦难当,一身道行散了大半。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