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都以为余飞有巨大的野心,实际上余飞的目的反而很简单,那就是创造一个安全平稳的环境,等待自己国家的船只来接自己,而不是整天深陷斗争的泥潭。

  不一样的高度看问题就有不一样的结果,野心家觉得余飞这是高明的打天下策略,这是在为自己建立结实的后方,作为征战天下的开始。

  可是爱好和平的普通人,都觉得余飞是圣人,是大公无私的大圣人,余飞这是在用大爱帮助他们,这是在做善事,不需要揣测,直观的看去,余飞就是为了做好事而在做好事。

  可他们都想错了,余飞的出发点就是为自己的同胞,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而已,就是如此的简单。

  而且他们这成功的发展模式,也让周边的城市的人知道了,那些有影响力的帮派,都想复制余飞成功的传奇。

  当然了也有很多的灾民听到消息,开始向他们这里迁徙,试图来到这里找到一口饭吃,比机构这乱世之中,吃饱肚子活下去,已经是最大的奢望了。

  可是余飞此举不光让自己的国家注意力,很快这边的情况,被羊国和强盗国的高层也都发现了,这简直就仿佛黑暗中的一束烛火,在如此的乱世之中,简直太过于耀眼了。

  强盗国想了想,最后放弃了进攻这里的打算,因为根本不划算,这里唯一有价值的也就是这个港口,他们只需要封锁了港口,羊国内部再怎么倒腾,在强盗国看来那都是垂死挣扎,进攻这里太不划算了。

  而羊国的官府,觉得这简直就是成功的案例,要是各个城市都能够如同这边一般恢复秩序,那么羊国就能多支撑一段时间,他们之所以溃败的这么快,就是因为战争一开始,大家都离开了自己的岗位,人性的自私都开始只为是自己考虑,整个国家都陷入了停摆之中了。

  现在羊国消耗的都是他们储存的战略物资,一旦内部不运转起来,等储存的战略物资耗尽的时候,哪怕是他们有反抗的心思,弹尽粮绝也没有反抗的能力了。

  不过他们不可能将余飞这个看起来名正言顺,实际上在他们认为是趁火打劫的人的成功案例全盘照抄。

  所以羊国开始改造余飞的这个发家史,在其他的城市,开始实行官府和那些帮派的合作来维持秩序,然后官府从中可以多获取一些利益。

  可是他们错了,余飞能够成功,是因为余飞从一开始就没有污点,余飞在表面上解读起来,是真的一心为所有人。

  可是其他的城市根本不是,那里的官府只为自己,甚至不惜压榨民众,哪里的帮派更是恶迹斑斑难以改掉,他们根本无法获得民众的信任和支持。

  所以哪怕是他们想要学习余飞,可是收效甚微,官府指定的政策,充满了保护他们利益的条例,那些帮派不光还是很贪心,而且还是改不掉之前养成的坏毛病,抢劫等犯罪行为依旧无法无天。

  所以学来学去也没有什么结果,发现根本无人买他们的账,反而余飞这边的海港城市进一步发展了起来,越来越多的投机商人前来做生意,越来越多的民众赶来,然后更多的工厂开工了,甚至城市周边的民众都开始搞种植供养城市类,经济生态不但的恢复了起来。

  羊国的官府坐下来好好研究了一番余飞的策略,然后就发现他们根本做不

  到,哪怕是个别人想要做,其他人也不会支持,因为他们不可能大公无私的自己只是吃饱之后,将其他的利益全都让出去给那些可怜的民众。

  所以明知道余飞为什么可以成功,他们就是学不了,甚至也是不想学,因为他们只想着自己的利益,觉得余飞这种行为就是傻子一般的行为。

  然后他们学不了余飞,又眼馋余飞如今所做的劳动成果,就又开始考虑,如何在余飞这边也分一杯羹了。

  很快余飞就接到了一张通知,竟然是这个海港城市更高一级的官府下达的增加战时特别税收的文件,余飞看完之后,一把就将这份通知撕的粉碎,这些万恶的资本家太可恶了,他们这是想要从哪些即将饿死的人嘴里抢饭吃,根本不顾那些民众的死活。

  要是按照他们的要求,余飞将所得上缴上去,那自己现在提供的绝大多数岗位都要裁减,然后城市里维持治安的人数将锐减不说,这些失去工作岗位的人,再次陷入可能被饿死的绝境,恐怕也会加入搅乱秩序的队伍之中。

  这些目光短浅的资本家,只在乎自己可以得到多少利益,至于别人的死活,至于会不会毁掉这个正在蓬勃发展的城市,他们根本就不管,因为他们要是不伸手,这边发展的再好,他们都一毛钱的好处都见不到,他们是能捞一点是一点。

  可是余飞能答应吗?

  当然不行了!

  余飞一旦答应,不出一周这个城市就乱了,然后商人就要开始逃走,这里的居民又要开始藏在家里不敢出门,街上打砸抢烧的人会不断的出现,这里会快速被打回原形,仿佛余飞来到这里之前一样。

  余飞点了一根烟,仰头靠在了椅子上,说实话余飞现在忽然觉得,羊国的高层被强盗国灭了月不错,这一群目光短浅又毫无人性的东西,简直就是人类文明的耻辱!

  不过余飞知道自己一旦拒绝,这些人一定会想办法对付自己,他们被强盗国打的节节败退,没有人敢于冲上去和强盗国同归于尽,但是余飞相信为了抢自己的蛋糕,他们却可以冲过来无数人,想方设法将自己撕碎。

  余飞眯眼思考了一会,终于还是给陈东打去了电话。

  “陈局,我可能要被剿灭了。”

  余飞在陈东接起来电话的时候,一副怕怕的样子说道。

  “你现在都快建国了,逼急了大不了打一场国战呗!”

  陈东在电话那边无语的说道,余飞之前领导十几万人,活生生打死抢劫团伙的事情,陈东都知道了。

  “连你都和我开这样的玩笑,事情啥情况你不知道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们现在只是用得着我而已,要是真的让他们和我一起面对正规军,估计跑的一个人都没有了,否则这全城接近百万的人口,我还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

  余飞无奈了,他一直都会自省,让自己不要被眼前的假象给蒙蔽了,之前余飞带领十几万人去剿匪的时候,的确膨胀了一下,回来之后很快就冷静下来了,知道表面的都是假的,人性最善于隐藏了。

  就像当时自己让人通知的时候,说的是大家跟在自己身后去剿匪,然后十几万人来了,要是当时自己说自己不去,让他们自己去将那个抢劫团伙赶走,估计就没有人去了。

  所

  以余飞思考明白这个问题之后,余飞就立马冷静了下来,在大事上面,根本不考虑这些人了。

  “我们最多三天就可以靠岸,这还要得益于你的神仙操作,强盗国看到在你和咱们同胞们的努力下,羊国一个城市的治安和经济都开始了恢复,这是他们不想看到的一幕,生怕羊国在你们的帮助下,其他城市也开始了复苏,那么强盗国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攻打了!”

  “所以强盗国松口了,准备让我们的船只靠岸,把你们这些人全都接走,你们走掉,这里的秩序必然重新归入混乱,这最符合强盗国的利益了!”

  陈东今天的语气很轻松,果然是有好消息要说,而且这个好消息的出现,还和余飞有关,余飞没想到自己的一番操作,不光暂时解决了自己同胞的安全问题,还让强盗国对自己忌惮了起来,想要赶紧送他们离开。

  “搞了半天我还是曲线救国了,果然老天总是会优先眷顾努力的人!”

  余飞听完也笑了,他自己都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连锁效应出现。

  “虽然你自己夸自己很不要脸,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你夸的很有道理!”

  陈东没有反驳也没有讽刺,反而认可了余飞的说法。

  “哈哈哈,你的眼睛和群众的一样雪亮!”

  余飞开心的大笑了起来,能够得到陈东这样的赞誉,每一次可都不容易。

  “这几天随时保持联系,船只靠岸你们就迅速登船,我们要用最快的速度撤离,免得强盗国变卦,他们现在已经疯了!”

  陈东最后给余飞交代了一声,然后两个人就结束了通话。

  余飞放下手机,然后就哼起来了语调轻快的歌,这次陈东所说应该会实现,否则他也不会说的如此的自信。

  三天的时间的话,羊国的官府根本没有机会和实力来对付自己,以他们现在的效率,三天时间,都不一定可以凑起来一支足以剿灭自己的队伍,而自己则可以在他们到达之前就离开了。

  所以余飞之前所有的担忧和思考,都可以放在一边了,反而可以开始思考,如何在自己离开之后,给羊国和强盗国挖个坑了。

  时间过去的很快,快乐平稳的日子,仿佛时间都比困难的日子过的快,三天很快就到了。

  这三天这个城市仿佛又繁华了一些,仿佛又恢复了更多的活力,街上的行人更多了,做生意的也越多了。

  余飞也终于接到了陈东的电话,告诉他们,三个小时以后船只将在港口靠岸,所有人在岸边等待上船。

  接完电话,余飞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来人,召集我们所有的人回来!”

  “把我让你们印刷的所有的传单发给每一个回来的人,让他们稍后发给民众!”

  “所有同胞,收拾行李,我们即将赶往港口,所有的武器,全都交出来放在大楼前!”

  “楼顶的扩音器再次检查一遍,将我的录音放在播放的位置,等我登船,就播放出去!”

  ……

  余飞的一条条命令迅速下达了下去,然后就有不同的人开始忙活了起来。

  这个港口城市的上空,就仿佛有一股奇怪的气氛开始了聚集。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