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霸道的年轻人。

现场不少人目光闪烁,他们自然是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

就算是不知道的,这个时候也从其他人嘴里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更别说在座的基本上个个都是关东地区有名的大佬。

人脉和消息渠道那不是盖的,一个电话下去差不多都能查的清清楚楚。

他们都很清楚,这件事确实是崔庆民做的不地道。

但利益相关的事情,又孰能分清对错?

只能各凭手段。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有好戏看了。”

“呵呵,等会儿更好看。”

“确实,崔庆民连个屁都不敢放,明眼人都知道是在拖延时间。”

“现在就看着江龙愿不愿意等崔庆民的人到了,刀都架在脖子上了,现在最急的就是崔庆民。”

“说实话,有些过了,在咱们这种大写的聚会上闹出这档子事,我看这什么江会长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江龙这年轻人我之前的时候听说过,是一个懂规矩但是也可以不按规矩来的年轻人,但是今天这种事情确实有些过了。

咱们有一说一,这件事情确实是崔庆民不按照规矩来,不过他江龙今天敢带着上百号人过来堵场子,明面上虽然是只针对崔庆民一人,但实际上也是做给我们看,告诉大家他江龙的人不好惹,动手之后要考虑考虑好后果。

今天他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对崔庆民,那么下一次我们当中要是有人惹到他头上,绝对会再次出现这种场面。”

在场还是有明白人,直接一举看穿了江龙这杀鸡儆猴的举动。

“按你这么说,那我们现在就是要帮崔庆民对付江龙咯?”

“是,也不是。”

有人摇了摇头,喝了一口酒后接着说道:“打压一下年轻嚣张的后辈是应该的,不过没有必要为了崔庆民跟这种人结仇。”

“而且……你不是一向看不惯那家伙吗?”

“一码归一码,崔庆民这种货色比起东城会那老头来说,不是更让人觉得讨喜吗?”

这话说出来也对,崔庆民比起东城会真正的掌权人,确实更讨喜。

“算了,崔庆民保不住宋在勇,这家伙注定难逃一劫!如果崔庆民铁定要保的话脑袋绝对会马上掉下来,那家伙身上的杀意不是开玩笑的,年轻果然是敢拼……”

有人叹了口气,感叹于自己有些老了。

在旁边的崔庆民自然是能够听见这些风言风语,尤其是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已经割出了一条细痕已经开始冒出鲜血。

“等等!”

崔庆民脸色苍白,眼看着刀子真要割进去了,迅速在心里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江会长,这件事确实是我不对!我认栽,但你也得承认确实是你手底下的兄弟先不讲规矩!占我地盘!

现在你实力强,刀架在我脖子上,当然是你江会长威风,有道理!所以我认栽!不过我之前都说过了,宋在勇的事情是你手下兄弟先挑衅,你江会长能拿出什么证据证明是宋在勇先动的手?

如果真要是宋在勇动手的话,他们当时可是足足有四个人,为什么偏偏只有宋在勇选择跟你兄弟单挑?如果真早有预谋的话为什么不是四个人一起上?你凭什么断定是我派手下去搞你兄弟?

做事要讲究证据!你今天要是能拿出证据证明是我兄弟先来动的手,那么我崔庆民今天就认栽!”

崔庆民能说出这一番话,已经是非常的服软了。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黑色和服,两鬓苍白,眉眼处留着一道倾斜伤疤,长相却略显慈善的男人走了过来。

看到这人,不少人都知道了其身份。

石田彰武,现在担任山口组顾问,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山口组的高级干部之一,在山口组里的地位明面上也仅次于组长和若头。

山口组,在岛国算是货真价实的极道龙头。

他还有一个别的名字,叫做朴正俊。

从这个名字就可以看出,石田彰武的真实身份是一个寒国人。

可能会有人觉得奇怪,为什么石田彰武一个寒国人,能在山口组这种岛国传统极道里面当上高级干部,岛国这边极道为什么这么多寒国人,还有岛国这么赚钱的弹子房背后为什么最后几乎都是寒国人在插手……

这里面就要提到一个典故了。

大概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当初的朝咸内战结束后不久,寒国境内发生了一起不起眼的小规模黑道抗争。

然而谁都没想到,就是以这场小规模的斗争为契机,寒国境内开始了大规模的黑道扑灭运动。

那个时候,寒国混不下去的黑道成员一个个想尽各种办法,毕竟混不下去只能想办法离开。

后来有人在岛国找到了已经站稳脚跟的朝咸人极道,最终纷纷选择加入门下。

于是乎,寒国大批大批的黑帮分子就从寒国到了岛国。

众所周知,寒国基本上每个公民都要服兵役,打起架来战斗力自然不一般。

跑到岛国来混极道算是如鱼得水,很快就打下了一片天地。

然而寒国人似乎倾向于归化岛国,后来又不少纷纷选择加入到岛国极道组织中。

由于某些历史原因,当时在岛国生活的朝咸人被差别对待,这就很容易让他们被同样被差别对待的岛国极道吸收。

可能有人不太清楚,岛国极道最初建立的初衷,就是一群受到排挤的底层岛国人为了反抗组建在一起,同时也吸纳其他受到排挤的人。

至于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岛国的极道正式成员在十万左右,这里面有三分之一都是归化后的寒国或朝咸人。

岛国极道组织里有归化的寒国人,算是一个普遍现象。

拿山口组举个例子,目前山口组内归化寒国人担任干部的不在少数。

要知道,以前的时候山口组跟韩国的黑道闹得不可深交,双方狗脑子都打起来了。

还有稻川会的会长清田次郎同样是寒国人,山口组跟稻川会都尚且如此,就更不用提其他相对弱小的极道组织了。

“江会长是吧?”

石田彰武缓缓走了过来,“在下石田彰武,目前正在担任山口组顾问,大家聚在一块不容易,希望江会长能给个面子,今天别在这闹。”

“,”

其实石田彰武也不想站出来,毕竟山口组跟东城会之间的关系也不怎么好,同行是死敌这句话在极道里面一点都没错。

但是他今天必须得出面,因为这场聚会提出人之一就有山口组,可以说是主办方。

而自己身为今天山口组在场的颜面,自然不能视而不见。

极道最重颜面。

“我希望大家好聚好散,聚会上不要见血,不过出了这里发生什么事我就不会管了。”

石田彰武开口补了一句,旁边的崔庆民听完后又气又恼,不过总不好说些什么,毕竟对方这是在保自己了。

江龙看了一眼石田彰武,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冷笑。

他早就知道今天这场杀鸡儆猴的戏不会太过安稳,总会有猴子跳出来闹事,不过没想到还真的跳出了个大猴子。

也好,自己早有预料。

江龙也没真想过直接在聚会上面干掉崔庆民,他不可能用这种最无脑的方法。

当众干掉崔庆民,自己也差不多进去了,这点毋庸置疑。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崔庆民这杂碎,我可以暂时先放过。”

江龙冷笑一声,一手松开崔庆民,“宋在勇这杂碎,今天谁也保不住。”

随后转身猛然一刀插在了地上,宋在勇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刀给吓了一跳,看着紧贴在眼前的刀刃瞳孔猛然放大了不少!

“啊!”

宋在勇发出了凄惨的叫声,那一刀紧紧的插在了自己的手掌之上,鲜血泊泊流出!

疯子!

会动手!

这家伙真的会动手!

“这点痛就叫了吗?这只是开胃小菜,你这杂碎之前不是很嚣张吗?对我兄弟做了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江龙森然一笑,那笑容在宋在勇眼里好似恶魔的微笑,然而宋在勇想要挣扎却被遏制的动弹不能。

他低下头,用轻微到只有宋在勇能听见的声音缓缓说道:“接下来,我会先把你的十根手指头一根一根的斩掉,然后把你的手筋脚筋一根根挑断,最后再把你的胳膊和腿给砍下来做成人棍泡在盐水里面,然后丢进海里喂鱼……”

话一说完,江龙拔出刀,“第一根。”

下一瞬间,刀刃笔直对准了宋在勇右手大拇指,没有丝毫犹豫的直接横切了下来!

“不要……!啊!!!”

宋在勇话还没说完,一股锥心的痛立刻从手上传来。

俗话说得好,十指连心。

大拇指被直接切掉带来的疼痛简直跟心被锥了一样,宋在勇面色苍白,疼的脸上涨红青筋暴起,然而耳边仿佛再次听到了恶魔的低语声:“接下来是第二根。”

话音落下,宋在勇右手第二根手指头被直接切掉!

这边突如其来的动静,瞬间让被一手推开的崔庆民回过神来,面色一阵青一阵白,最终还是黑着脸站了出来:“江龙,给我住手!”

“你今天要动宋在勇,那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崔庆民终究还是下定了决心,不能让江龙在自己面前做掉宋在勇。

如果真这样的话,他的威严会直接一泻千里,再也不要想成为东城会的下一代接班人,这么多年的努力就全打了水漂!

要是事情真这样的话,崔庆民觉得还不如杀了自己痛快!

当然了,自己也不至于真的为此牺牲

宋在勇可以死,但是不能当着自己的面死,这是崔庆民的底线。

只要不当着自己的面,崔庆民还可以找一些借口搪塞过去。

石田彰武完全没想到江龙居然真的敢动手,虽然江龙说给自己面子放开了崔庆民,但完全无视了自己不想在聚会上见血的话!

这让石田彰武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给我住手!”

听到石田彰武以及崔庆民的话,江龙嘴角的笑容越发狰狞,然后再次剁下了一根宋在勇的手指头!

江龙不紧不慢的切掉了宋在勇第四根手指,然后紧接着把第五根手指也给切了下来。

“江龙!我叫你停下!听到没有?给我停下!”

石田彰武是彻底暴怒了,大声吼道:“你要是再敢动手!那就是向山口组宣战,到那时候可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我可以保证山口组会对你所有产业实施打击!”

“我稻川会也是,希望江会长给个面子。”

稻川会的人也站了出来,毕竟他们稻川会也是这场聚会的发起人之一。

“今天我也站山口组还有稻川会这边。”

眼看着山口组还有稻川会先后表态,其他人也坐不住了,纷纷选择站了出来。

一时间,在场除了嘴角闪烁着奇异笑容的渡边游月,其他人几乎都站在了崔庆民这一边。

江龙看到所有人都表态后,满脸森然的冷冽表情缓缓勾勒出了一抹弧度,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干嘛那么严肃呢?我刚才只不过是跟崔老大稍稍开个玩笑而已。”

谈笑间,江龙举刀猛然一挥,这一举动顿时吓了众人一跳。

然而他举刀并不是挥向众人,而是直接朝着宋在勇的左手砍去,一刀下去直接砍掉了五根手指!!

时间紧迫,只能加快速度。

等做完这一切,江龙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表情愉悦的轻轻叹了口气,似乎是有些遗憾。

此刻,众人对江龙脸上遗憾的笑容不寒而栗。

“既然大家都站出来说话,那么我江某人今天就给各位一个面子。”

江龙随手将刀轻轻抛向半空中,刀刃落下时丝毫不差的进入了刀鞘之中。

杀鸡儆猴的效果很不错,非常不错。

“本来呢,我是想着过来跟各位好好认识一下,没想到碰见崔老大开个玩笑就发生了这档事,那咱们只能改日再会。”

江龙拍了拍手,看着崔庆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拿起刀毫不犹豫地转身。

崔庆民满头大汗,看到对方离开的同时在心中轻轻松了一口气,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惹到了一个什么疯子。

他知道,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尤其是江龙最后那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