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道师相助!”

重新归来的老子三人对着昊天拱手说道,虽然恭敬,但是却不在如之前一般,好似带着畏惧般的卑微。

昊天欣慰的点了点头,这一刻,对于老子三人,昊天是从心底里接受了。

虽然之前三人做了不少错事,让昊天极为恼怒,但是毕竟有着盘古印记与天道的影响,让三人有些迷失本心,也是能够理解的。

当然了,最为重要的是,以三人此时的资质、道心与修为加上态度,昊天相信,三人将会成为未来洪荒永恒之路上的顶尖战力与洪荒壁垒!

“无需多礼,贫道在此恭喜三位重拾本心,大道可期。”昊天微笑着说道

“承道师吉言了。”三人不喜不悲,淡然道。

“恭喜三位道友了。”冥河等人也是纷纷来到老子三人面前,恭贺三人的新生。

就在众人寒暄之时,一股无上的气势直冲混沌,瞬间而起。

这气势无匹而玄奥,似有似无,似真似幻,昊天眼睛微眯,心中了然,这是真正的无极之意,这是真正的无极之境!

不过,昊天庆幸的是,却是如他所料的一般,盘古因为元神本源的大损,此时只有初入无极的气势,昊天战意连连,眼中神光闪烁。

随后这气势瞬间消散,盘古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挥手间,头顶的力之大道长河再次化为一把巨斧,落到了手中。

“你们三人,不错。”盘古静静的看着老子三人,眼中闪出一丝欣慰之色,过了许久,缓缓的说道

“父神谬赞了。”老子道

“哦?尔等既然还愿叫我父神?”盘古眼中闪出一丝奇异

“我等因父神而生,不管父神做了什么,我等终归是父神的孩子。”老子淡然一笑

“好。”盘古露出一丝笑容。

随后盘古神色一正,紧紧的抓住手中的大斧,周身气势大起。

老子三人用自己的行动表明了对于盘古所作所为的反对,却又没有失去对盘古的尊敬

自然的,盘古也不会让他的孩子们失望,全力的战斗,便是对于他们最大的尊重,争道,求道,盼超脱。

朝闻道,夕死可也!

随着盘古的动作,感知到盘古那无穷而至高的威压,众人心头发颤,但又战意汹涌,求道之人,心神坚定,既然选择了自己认可的那条路,纵然身死,又有何妨?

只见,昊天脚下混沌青莲迅速旋转,身形骤然而起,再次显化战体,手持昊天剑,全力沟通混元道树与大荒界,剑光闪烁,剑音鸣鸣,神通大放,法则浮动。

无数的攻击向着盘古击去。

“三清化气可为一!”

三清亦是一声爆喝,随后只见三人奇异的自是再次摆出,落于三才之位,而后青光闪烁间,瞬间相融。

一股比之昊天都只稍弱分毫的气息瞬间而起,青光明灭,一位与三人面庞都有些相似的老道瞬间出现。

“吾为一,道生一,一演道,道可道,非常道!”

只见这老道手持浮尘,挥动间大道浮动,一只巨大的阴阳鱼赫然而出,悠悠旋转,好似三千大道在其中演化,带着无穷的威力向着盘古镇压而去。

冥河、孔宣、白骨三人见到三清合一之后的威势心中大骇,随即也是各展神通,向着盘古杀去。

盘古手持巨斧,看着那些带着无穷威势而来的各式攻击,嘴角露出一丝淡笑,神情丝毫不惧。

抬手间,大道演化,混沌之气炸裂,一股无形而玄奥的波动在斧尖浮动闪烁,轻轻的一划。

一道好似大道之力凝聚的斧光骤然而出,好似带着无穷的毁灭之意,却又好似没有一丝一毫的威能。

看似飘飘忽忽,慢慢悠悠,却又好似须弥间穿越无穷世界,瞬间便将那无数的攻击斩灭。

仅仅一斧,神通破灭,术法消散,规则寂灭,巨大的阴阳鱼碎裂,灵宝倒飞。

“轰!”

“噗!”

巨大的轰鸣,响彻混沌,反震之力袭来,冥河、孔宣与白骨三人口吐鲜血,身形爆退,一脸的衰败。

没想到,仅仅是一击的反震之力,便让他们身受重伤,失去再战之力。

“尔等退后,阻拦战斗余波,以免波及洪荒便可。”

昊天给冥河三人,扔了几枚疗伤之效的十转金丹,如是吩咐道。

冥河三人接过丹药,脸上带着一丝落寞、一丝不甘、一丝向往与一丝后怕,迅速后退,一边吞食丹药疗伤,一边设下禁制阵法,以求将战斗余波阻拦以免波及洪荒天地。

“小家伙,还要打么?你半步无极之境,混沌广大,自可遨游,何必在这洪荒天地中拼死拼活?”盘古道

“你我皆是求道之人,守护这洪荒便是我心中的的道,何须多言,大不了一岁而已!”昊天毫无惧意,傲然道

盘古眼中露出淡淡的欣赏与追忆,这一刻的昊天,与当年毅然开天的自己何其的相似?

求道者,求得便是心中道,寻得便是心中的道,若是连自己心中的道都无法守护,又何谈求道,何谈超脱?

“好,昊天,吾今日便满足你!”

随即,盘古手持巨斧,斧光闪烁,纵身向着昊天杀去。

昊天与老道一神色严肃,瞬间便与盘古缠斗在一起。

轰鸣声不断的响彻,混沌之气暴动,混沌空间震动。

跨入了无极之境的盘古却不再如之前一般能够被昊天放风筝,无极之意的压制之下,盘古几乎时时刻刻都能落于昊天的身边,举斧而劈。

“轰!”

不多时,一声巨响,昊天口吐鲜血,身形爆退。

而老道一则是爆退间,身形骤然崩碎,重新化为脸色苍白的老子三人,大口的喘着粗气。

“道师,吾等回复一番!”

老子大声喊道,随后连忙盘膝坐下,三人手掌相抵,开始迅速的恢复伤势。

“呸!”

昊天吐出口中的淤血,点了点头,周身气势虽然有些晃动,但是战意却是凌然冲霄,昊天身旁萦绕着的那淡淡的无极之意竟然有了些许的增长

盘古面无表情,不给昊天一丝喘息的机会,欺身而上,巨斧不断的劈落。

斧光闪烁,剑鸣阵阵,轰鸣四起。

随着时间的流逝,昊天身上的道袍愈发的散乱,嘴角鲜血不断,手持昊天剑的右手不断的颤抖,万幸有着大荒界的支持,才能一直苦苦的支撑!

战局危急,众人心中亦是大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