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俞子青大概明白了她的用意。

虽说如今他们的处境极为艰险,但作为母亲,苏夫人对苏若芸的关切还是不会减少一分。

甚至正因为如此,她反而更在意俞子青的出现。

万一有一天,真的无法应对那些人,自己和苏远山二人遭了不幸,至少自家丫头能有安然活下去,并且有人照顾,那就够了。

所以从这点来看,她除了有一丝考验的心态外,内心底还是多少有些希望俞子青不要参和进来。

俞子青抬起头,认真地看向她,道:“苏夫人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但是,芸儿的心思难道就不用考虑了么?”

苏夫人沉默不语。

是啊,自家女儿又怎么可能弃爹娘于不顾……

俞子青继续道:“所以我说,苏夫人与其在这里和我说这些,倒不如坐下来商议对策,想办法脱困才是。”

俞子青的语气稍稍转变了些。

他骨子里本就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就算是来到妖界,最多也就是凭实力说话。

所以如今实力提升后,在面对苏夫人时,国主夫人的身份并不会让他产生太多压迫感。

更何况这个国主夫人还是落了难的。

唯一值得俞子青恭敬之处,是对方是苏若芸的母亲,俞子青把她当成未来“岳母”,才语带尊敬。

苏夫人眼睛转了转,她知道俞子青完全是出于对苏若芸的感情才来此地。

一切当是以自己女儿为主,此事与他说显然没有太多效果,还是回头劝慰一下自家女儿。

一旁的苏千度听着两人的对话,心中也是无奈。

俞子青肯为了苏若芸不顾危险地站在他们一边,还算是有些担当,长相实力也都没的说,偏偏是个有妇之夫,真是可惜。

若是只身一人,怕真是自家妹子的良配。

心中感慨道:小妹啊小妹,这可真是你命中没有福分。

不过对于苏若芸的事,自有母亲去操心,他关心的还是眼下的处境,便开口道:“是该想想对策,一直困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

苏夫人怅然叹息道:“也不知你爹如今伤势可好了些,有没有清醒。”

娇弱之色一闪而过,不经意间又是带起一丝狐族天生的媚态,直教人忍不住想将她拥入怀中好生慰藉一番。

俞子青目不斜视,问道:“苏国主的伤势……很严重么?”

苏千度点了点头,脸色难看。

俞子青皱了皱眉,即便是寻常妖族受重伤想要痊愈都不易,更何况是一名妖皇,怕是能不能有所好转都不一定。

他心里也有些好奇,对方到底是凭什么把苏远山伤到。

苏若芸只说了苏远山的大概情况,并未见过他与狐族老三和袁松等人动手的经过,所以就没有告诉俞子青。

“容我问一句,那个狐族三叔是何时入的妖皇之境,竟能与袁松联手将国主伤至此。东灵国国主同为妖皇,实力竟如此之强悍?”

苏千度带着冰冷的恨意道:“全赖于他的那件法宝罢了!”

“法宝?”

苏夫人解释道:“袁松那人不知从哪得来一件古鼎模样的法宝,威力端的厉害。”

“古鼎?”

苏千度解释道:“那古鼎透着一股邪气,威力无匹,人不能挡,即便是我爹的极品法宝凌霄剑也无法突破。”

只是一人便能将苏远山伤成这般,这袁松的实力,似乎有些超出他的预想。

“那夫人是如何受的伤?”

“是苏万山。”

苏万山,就是狐族老三的名字。

苏夫人是天妖巅峰之境,被步入妖皇之境的苏万山所伤也是正常。

当然,她伤的并不重,苏万山一心想霸占她,不仅没有动杀心,就连下手也不重。

也正是如此,苏夫人才逃脱开。

不过这涉及到苏万山的心思,苏夫人一个国主夫人,自然不会把这种话告诉俞子青。

她却不知道,苏若芸早就抖落出去了。

“那夫人和世子可有何打算?”

苏千度道:“无论如何,要先见到我父亲再说,虽然有金炎国的妖将护卫,但对方毕不会善罢甘休,况且金炎国未必会拼死保护。”

俞子青点了点头,那些人终究是外援,不如自己人会卖命。

“苏国主如今在何处?”

“已经被专转移到金炎国境内。”苏千度看向俞子青道:“只是如今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帮助我父亲恢复伤势,袁松他们四处搜查我们的下落。”

俞子青道:“西山之域只怕难以呆下去,或许只能去北冥了。”

“北冥?”

俞子青点了点头:“在那里我也认识不少妖族,还是能为诸位提供栖身之所。”

苏夫人一双妙目在俞子青身上打量一番,道:“听芸儿说,你之前去了北冥,你一个西山妖族,怎么会去那里?”

“答应了一个朋友一些事情,所以便去了北冥。”

苏夫人知道他说的含糊,必然是没有说实话,也不再追问,又道:“月柔姑娘和翎儿那丫头呢?怎么没看到他们?若是你陪我们四处奔波,她们怎么办?”

“我家娘子有事,已经离开西山了。”

苏夫人点了点头,心中想着,月柔和梦翎不在,那俞子青就更少一些牵挂,也难怪他会这么下定决心帮自家女儿。

这时,一直守在外面的苏若芸忍不住探出头。

“娘,你们谈完了没有,人家在外面都等了好一会了!”

苏夫人无奈一笑,招手让他进来。

“就知道你这一天耐不住性子!”

其实苏若芸是怕苏夫人为难俞子青,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娘亲要说什么,但直觉上,也能明显感觉到娘亲对俞子青的态度。

“娘,你们在说什么呢?”

“我们在说苏国主的事。”俞子青解释道,并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苏若芸惊讶地看了她娘亲和大哥一眼:“咱们要去找爹爹了吗?”

“你爹他如今境况如何,咱们尚不知晓,是要去找他了,况且留他一人在别处,我也不放心。”

“可是外面都是追兵,咱们好不容易躲过去,要怎么闭过这些人的耳目?”苏若芸忧心道。

“这也正是我们在想的事。”

俞子青迟疑道:“我们一行人目标太大,很容易就被发现……要么分头行动,要么就需要其他人来掩护。”

“其他妖族?”

“北境难道没有一些忠心的妖府么?”

苏夫人直接否定了他的想法:“你说的的确有道理,但是人心隔肚皮,如今的处境,还是不要轻信别人的好。”

俞子青从苏若芸那里得知他们已经被欺骗过一次,所以不敢再冒这个险,也是正常。

“那就只能分开行事了。”

苏千度神色凝重道:“我领着妖将们在外面迷惑敌人,将他们引开,母亲你带小妹去找父亲。”

引诱敌人,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关键时刻,苏千度只能将此事包在自己身上。

俞子青摇了摇头,那苏万山的目标是苏夫人,光是苏千度露面,不会起到太大的效果。

他还没开口,就听苏夫人道:“不行,单是你出面,你三叔手下的人是不会上当的。”

显然,她的想法和俞子青一样。

“那怎办?”

苏千度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不愿意让母亲和小妹冒险,只能选择把危险的事情拦在自己身上。

俞子青叹了口气道:“还是我来吧。”

随后又问道:“除了你们,可还有别的女眷?”

苏若芸摇了摇头。

俞子青犯了难:“没有女眷,可不太好办啊……”

他想着找个女眷换上苏夫人的衣物,按照苏夫人的模样打扮一下,然后由他和苏千度带着,这样说不定会引起对方注意,可如今并没有女眷……

“那就只能带芸儿了。”俞子青沉声道,“我带芸儿和一部分妖将出去,世子与夫人则趁机离开,待找到苏国主后,可以前往北境的幻狐一族临时落脚,我和芸儿前去听你们汇合!”

苏若芸看了看俞子青,有他在身边,自己丝毫没有感到任何惧意,道:“娘,俞子青说得没错,这样最稳妥。”

随后还把幻狐一族所在的地方告诉苏夫人。

她之前前往北冥时遇到胡源他们,所以知道幻狐一族在哪。

苏夫人哪里肯同意,道:“你们两个都不要胡闹,此事如此凶险,你们谁都不要乱下决定!”

“那……依苏夫人的意思?”

“我与你同行,既然想引开对方,自然是要我出面才有用。”

苏若芸张着小口,有些愣神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一旁的俞子青听得颇为无语,丝毫没觉得能和这么一位美人同行是什么美差。

这苏夫人对自家儿女倒是疼爱的紧,不愿他们冒险,可是拉上自己,这就……

他原本想着同苏若芸二人出去,以苏若芸的性子,还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任他欺负……呸呸,任他做决定,也不会有太多顾忌,如今换了苏夫人,可就不一样了。

别的不说,两人若是有了分歧,听说的?

苏千度与苏若芸想开口阻止,但苏夫人的话,他二人如何能反抗?

只见苏夫人又看向俞子青,淡淡地道:“你觉得如何?”

俞子青迟疑了一下,才点了点头:“若是苏夫人亲自出马,那他们自然会被引开,相信世子他们危险必然少了许多。”

苏夫人点了点头,又听俞子青提醒道:“只是……这样一来,苏夫人你的处境可就……”

“这就无须你操心了,我自有分寸。”

连她本人都已经,俞子青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当下沉默下来。

拿定了注意,苏夫人让苏千度去通知在外的那些妖族将领,众人再修养三日,三日过后,便分为两路离开此地。

俞子青也不好意思在她面前呆着,道了声辞,从石室内离开,苏若芸与他许久不见,正想随自己的情郎一起离开,却被苏夫人喊住。

“芸儿,你先别走,娘有些话要和你聊聊。”

苏若芸兴致缺缺地“哦”了一声,看向俞子青,颇为不舍。

苏夫人若有意若无意地淡笑一下,道:“怎么,他又不会跑,你这就这么舍不得么?连片刻的时间都不留给娘亲?”

“哪有……”苏若芸微微面红,向苏夫人撒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