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次没等沈敏回答,一旁的石头就气鼓鼓说:“当然不会,这是娘救命用的人参,我们谁都不给。”

“这不就对了,管他们老刘家如何算计,人参在我们手里,我们不给没有人能拿我们有办法。

当然,这事对方肯定还有后手,我们要及时留意老刘家的动向,不管发生什么我们才能及时作出应对。”

闻言大家总算是冷静下来,对沈见晚的话点头称是。

因为昨天房子就已经修好,做绣活的事也差不多弄好,昨晚沈母也郑重的拒绝了个老婆子和孟氏再来帮忙。

所以今天除了柱子继续来沈家跟沈轩学习,贺老婆子他们倒是没有再来。

此时沈战他们买新婚的家具回来,石头他们出来看热闹,柱子也跟了出来。

闻言他立马举手道:“晚姐姐,柱子回去可以让四哥他们帮你们留意老刘家,一有情况我们立马来告诉你们。”

柱子这段日子被贺老婆子他们耳提面命,深深的记住了沈见晚对他的救命之恩,再加上这几天他和石头,沈杰他们相处的极好,所以现在一听说这话就提出帮忙。

“好,如此就有劳柱子和你四哥他们了。”沈见晚知道老贺家想报恩的心思,这事是小事而又是她们需要的,所以便没有客气。

果然,柱子看到她答应不由很是高兴。

接下来,沈见晚她们便开始搬沈战他们卖回来的新婚家具。

这次去县城买家具,除了自家的牛车,沈战还去借了杨村长家的,而此时两架牛车果然都让他们塞得满满当当的。

甚至地上还摆着不久前离开的家具铺子的人卸下来的一张架子床和两张桌子等若干家具,这些都是铺子见他们的牛车装不下免费跟着来送货上门的。

不出沈见晚所料,沈战置办的新婚家具都是挑好的买,出乎她意料的好,当然也出乎她意料的贵。

只一张足足有两米宽的架子床,一个差不多一人高的大衣柜就看呆众人。

除此之外,沈战还买了一张精致的书桌和一个差不多两人高的书架,一个洗脸盆架子,一张放在房间里的新桌子和四把椅子。

另外甚至还有一个尺多宽的大铜镜。

等把这些家具都搬到沈见晚的房子,大家才终于从沈战的大手笔中回神。

而对于他的这手笔,众人除了开始的时候吃惊,接下来倒是很快的接受了,毕竟这是沈见晚和沈战成亲用的新婚家具,卖好一些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更何况这还是沈战他置办的,大家就更没话说了。

可以说,沈母他们虽然没有沈战这花钱的魄力,但也是希望沈见晚和他的婚礼办的隆重的,如此就更不会有意见。

而沈母他们都没有意见,沈见晚就更不会说什么了,东西都买回来了也不可能去退,最重要的是她不想浪费沈战的这一番心意。

新婚家具刚刚归置好,贺老婆子就来接柱子了,见之柱子赶紧叽叽喳喳的把刘二狗那件事告诉了他奶奶。

果然贺老婆子也是大拍胸口说此事包在他们身上,这几天老刘家就是飞出只苍蝇来,他们都给她们留意着。

此时的老刘家,传说中卧病在床的刘二狗正中气十足的坐在堂屋的中央。

而他的下方,刘志明他们正在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明天上沈家要百年人参的事。

老二刘志勇撇了撇嘴对大哥刘志明道:“大哥,你们这也太小心了,要我说咱们不如除了董氏治病的那颗人参,咱们把她们之前卖掉的那根百年人参的银子也吐出来。

这样子正好,我们要到了咱们大房二房一房一根,我做弟弟的就吃亏一点要银子就可以,你们大房拿那根百年人参。”

牛氏闻言却不乐意了,“当家的这怎么可以,晚姐儿那个死丫头已经用卖人参得的银子买了那些没用的荒地荒山,我们要不回一根百年人参的银子怎么办?

所以我们要那根剩下的百年人参,至于大哥大嫂他们另外能讨到多少银子,那些银子便都归他们。”

刘志勇之前只想要银子,一听也觉得对,“孩子他娘你说得有道理,咱们就要那根剩的百年人参,大哥你们要那卖人参的银子再去买一根回来就好。

当然了,你们直接拿银子也没事。”

刘凤盈一听立马气疯了,指着刘志勇夫妇就大骂,“二叔你们好算计,这要人参的法子还是月姐儿她想出来的,你们凭什么要这立马就到手的人参。

哼,给我们大房留银子,谁知道那败家的沈见晚把之前卖百年人参得的银子花了多少了,万一一个铜钱都没剩,我们大房岂不是白忙活。

所以我们大房要人参,剩下的你们能从沈见晚她们手里要到多少银子就是你们二房的本事。”

牛氏一听也不干,“这怎么行,谁不知道沈家买那荒地荒山就花了二千两银子。

一根百年人参也不过二千多两银子而已,这段时间又让沈见晚她们祸祸了不少,谁知道还有没有剩银子。

而且爹他病了,咱们要百年人参理所当然,再向他们要之前卖人参的银子就悬乎了,我们二房的人笨得很可没有信心要到,还是你们大房去要银子吧。

反正大嫂和月姐儿你们精得很,总有办法要到那些银子的。”

“你……”

刘凤盈还要说话便被刘凤月给拉住了,刘凤月笑着对对面的牛氏他们道:

“二婶,我们还是先谈明天去要那根剩下的百年人参的事吧,至于另外再要之前沈家卖人参的银子恐怕得日后再徐徐图之,毕竟这要银子还需要个另外的由头。”

刘志勇一听不屑,“这有什么的,百年人参是给爹治病用的,剩下的再问她们沈家要钱是接下来继续给爹治病的银子,这二者并不冲突。”

刘凤月勉强维持住最后一丝笑容,“那二叔你们要是除了人参,还能再要到银子便是你们的本事。

但我们说好了,咱们还是先要给爷爷治病的人参,剩下的银子咱们能拿多少是多少,拿不到也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