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明,散修,无名小卒罢了,石兄没听过很正常。”

诸葛明微微一笑,扇了扇折扇,并未去动叶玲珑递来的酒肉,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涂山雅雅大快朵颐。

“诸葛兄过谦了,敢问诸葛兄,你也是来参加这次新人大会的吗?”

石岚州并没有相信诸葛明所谓的无名小卒的说法,毕竟在他的灵识内,诸葛明给人的感觉完全就像一个深渊一般,令人完全琢磨不透。

诸葛明点了点头,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反正这里的大都是要参加比赛的道盟新人,早晚得在赛场上撞上。

“诸葛明……,这个名字我怎么感觉有点耳熟呢?”

一旁的李不悔在听到诸葛明的自我介绍之后也是抿了抿酒杯,眼中露出了一抹思索地神色。

他可以肯定,自己绝对听过这个名字,而且还就是在不久前!

但问题是,不管李不悔再怎么回想,脑海中始终蹦不出来具体的相关记忆。

“嘛,算了,不想了不想了,脑阔疼,来来来,小玲珑,和本少爷走一个!!”

在发现自己还是想不起来究竟在哪听过诸葛明的名字之后,李不悔索性也便直接将其抛在脑后不去想,端起酒杯便朝着叶玲珑身边凑了过去。

“滚,你离老娘远点!!!”叶玲珑怒吼了一声,在诸葛明诧异的目光当中,一拳便是直接将李不悔揍飞。

“不应该啊,据我观察,这个叶玲珑不应该是那种和谁都能玩的开的类型吗?怎么到这个李不悔这里就……难道这两人有仇?”

在看到其余众人一副习以为常好不见怪的样子之后,诸葛明也是有些了然的点了点头。

“哦~原来是这样,我好像有些懂了……”

“哈哈哈,玲珑姐,我说你要不就从了人家吧,就冲人家锲而不舍的追了好几年的份上,李不悔这毅力,我要是个女人我都恨不得直接以身相许!”一旁一个小孩对着叶玲珑打趣道。

“嗯?”

叶玲珑眼中凶光一闪,下一秒便是出现在了小孩身后,一招标准的锁喉便是瞬间被她使了出来。

“铁宫堂,你刚才说什么?姐姐我没听清啊,嗯?”

叶玲珑手臂微微用力,刚才还笑得人仰马翻的铁宫堂就瞬间笑不出来了,整张脸都憋成了酱紫色。

“咳咳……玲珑姐,我错了,我什么都没说,你先放开我,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哼!!”

叶玲珑冷哼了一声,手臂一松便是将已经开始口吐白沫的铁宫堂给放开。

“你这么帮着李不悔说话,那我要不干脆帮你变成女人,你直接嫁给他算了!!!”

“哈哈哈哈……”

叶玲珑此话一出,瞬间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被叶玲珑这样一闹,对叶玲珑开始稍微有了点好感的涂山雅雅也是对这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得好奇了起来,于是她也是趁着众人哄笑的功夫戳了戳身旁的石岚州。

“喂,面瘫男,你知道这两人是怎么一回事吗?”

石岚州的头上悄然冒出两根青筋,他很想大吼着告诉涂山雅雅,他这叫高冷!!高冷你懂吗?面瘫你个头啊!!!

但出身于大家族的素质还是让他压下了这强烈的**,出声对着涂山雅雅解释道:

“其实具体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我唯一知道的是,李不悔这些年一直在尝试着追求这个小酒鬼,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酒鬼就是不肯接受人家。

你说小酒鬼讨厌李不悔吧,看起来也不像,平时他们的关系也挺好的,甚至有时候两人就像活脱脱的欢喜冤家一样整天闹腾个不停。

可要说喜欢,那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也不见反映,虽然一开始大家都很好奇他们两个人的感情进展,但时间一长,这一来二去,闹着闹着,大家也就习惯了。”

“哦……”

涂山雅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低头继续啃起了自己手里的大猪蹄。

吃着吃着,涂山雅雅突然放下了手里的猪蹄,她一手掐着自己的脖子,脑袋左顾右盼的焦急张望,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唔唔唔……”

叶玲珑疑惑的看了一眼脸色涨红的涂山雅雅,有点弄不明白这个可爱的妖怪小妹妹又在搞什么鬼。

突然,一个水杯出现在涂山雅雅面前,在看到水杯的一瞬间,涂山雅雅宛如看到了救星一般,也顾不得去看是谁递过来的,端起水杯便是一饮而尽。

“呼,终于,我还以为自己要被噎死了……”

涂山雅雅长舒了一口气,原本瞎忙活了一天都没来得及吃东西的她正准备趁着这个宴会好好大吃一顿的,结果也不知道是因为太饿又或者是吃得太着急,一个猪蹄还没吃多少她便是直接被噎住了喉咙,差点没直接把她送走。

“谢了。”

在简单的道了一个谢之后,涂山雅雅也是将水杯重新递了回去,可当她看清水杯的主人之后,原本递水杯的动作也是突然顿在了原地。

“没事,吃慢点,没人和你抢。”诸葛明笑着从涂山雅雅手中接过自己的水杯。

轰!!

一声惊雷突然从涂山雅雅的心间响起,她此时都恨不得找个洞然后钻进去。

明明说好以后再也不搭理这个臭呆子了,可为什么还没坚持一天就破功了啊!!!!

刚才那个水杯她真的没来得及看清究竟是谁的,刚刚她只是一心想着救命的说啊喂!!

不好,这样一来,这个臭呆子会不会以为是她主动认输,故意和他和好的?

看他刚才嘴角那个莫名其妙的笑容,他肯定是这样想的!!!

啊啊啊!!都怪这个猪蹄!!!

在脑海中一阵自我脑补之后,涂山雅雅也是恶狠狠的瞪了瞪一脸无辜的诸葛明,随后便是将全部的怨气发泄在了手中的猪蹄身上。

尖尖的小虎牙一口一口咬在猪蹄上,那用力程度看的诸葛明心底都一阵发颤,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雅雅这是在啃自已一样,怪瘆人的。

话说他刚才只是看涂山雅雅噎住了就随手递了一杯水上去而已,这丫头不感激自己也就罢了,为什么感觉好像对自己的怨气好像还更大了?

人们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一刻诸葛明算是终于明白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涂山雅雅的小意外只是宴会上的一个小插曲,在发觉涂山雅雅只是被食物噎住,并没有什么大碍之后,众人也只是笑了笑,随后也纷纷收回了目光,继续各自的话题,只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叶玲珑。

作为女人,再加上她的性格豪爽中又带点细腻,所以她也是一下子就看出了涂山雅雅和诸葛明之间那非比寻常的关系。

“有猫腻……”叶玲珑的眼睛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辉,脚下脚步轻移,不动声色的重新坐到了涂山雅雅和诸葛明身边。

“小妹妹,我看你一直都是在和这位小帅哥同行,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呀?”

涂山雅雅啃着猪蹄的动作顿了顿,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对了,话说现在自己和这个臭呆子究竟算什么啊?

恋人?那绝对不可能!!!朋友?可自己才和他“绝交”了的说。

这一刻,涂山雅雅的脑海中想到了很多,所以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回答叶玲珑的问题。

“小妹妹,小妹妹?涂山雅雅?!!”

“嗯,啊?怎么了?”

叶玲珑的一声轻喝也将是涂山雅雅从沉思当中惊醒。

看见涂山雅雅这和刚才大大咧咧的性格完全不一样的样子,叶玲珑也是不禁捂着嘴偷偷笑了起来。

虽然涂山雅雅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但她的反应却是要比言语更加能说明问题。

叶玲珑实在没想到,在当下人和妖之间仇恨如此激烈的情况下,居然还能让她叶玲珑遇见一对跨越种族相爱的恋人。

“啊,不怕世俗的眼光,只是坚定着自己的道路,爱人之间相互扶持着在这个人妖想杀的世界并肩走下去,多么可歌可泣的爱情……”叶玲珑心中甜甜的想道。

短短几秒钟,叶玲珑的脑海当中便已经以涂山雅雅和诸葛明为主角,脑补出了一个大型恋爱甜蜜爱情大片。

在了解到了这两人的“真相”之后,叶玲珑看向诸葛明和涂山雅雅的目光也是瞬间就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看他们这样子,是小两口吵架了吗?放心,这种事情就交给我叶玲珑了,这样可歌可泣的爱情怎么能因为吵架就这样无疾而终呢!!!”

叶玲珑握了握自己的拳头,一向自诩古道热肠,乐于助人的她怎么能就这样坐视不理?她决定,帮这对“小情侣”一把!

“哎呀,我带来的酒好像喝光了,小妹妹,如果我的鼻子没闻错的话,你身后葫芦里面装着的,也是酒吧?而且,还是好酒!!”

“诶,玲珑姐,我记得你不是说……啊!!”

刚醒过来的铁宫堂一脸疑惑的看了一眼叶玲珑,他明明记得叶玲珑为了这个宴会可是准备了好几大桶好酒,他们这才喝了多久,酒怎么可能喝的完?

“闭嘴!!”

可铁宫堂的话还没说完,叶玲珑便是直接一个酒杯丢了过去,随着砰的一声,可怜的铁宫堂刚清醒便又重新躺下歇菜了。

“好嘞,没问题。”

涂山雅雅疑惑的收回目光,将她那个比她人还大的无尽酒壶递给了叶玲珑,毕竟吃了加喝了人家这么多东西,付出点灵酒也是应该的。

bang~

叶玲珑两眼放光的打开酒塞,扑面而来的酒香当场便是差点没让她馋的口水流下来,作为一个资深酒鬼,面对这种极品灵酒就和修士遇到极品法宝一样,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好吗?!!

咕咚咕咚~

在众人憋笑的目光当中,叶玲珑也是丝毫不顾形象的举起无尽酒壶便是开始大口喝了起来。

“嗝~果然好酒!!我就知道我的鼻子不可能闻错!”

“我说玲珑,你该不会就是因为馋人家妖怪小妹妹的灵酒才邀请人家的吧?”

一旁,刚才被叶玲珑一拳砸飞的李不悔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偷偷的坐到了叶玲珑身边,满脸调笑的看着她。

面对李不悔的调笑,叶玲珑难得没有出拳将其砸飞,在一脸满足的喝了一大口之后,叶玲珑也是将视线放在了涂山雅雅身上。

“小妹妹,我们不妨来比个赛吧?”

“比赛?比什么?”涂山雅雅疑惑的抬头看了叶玲珑一眼。

“就比酒量!所谓酒品即人品,啊不,妖品,怎么样?敢和我比比吗?如果你赢了的话,我就让这些人和你打一架哟~”

叶玲珑指了指场中几人,均是今天涂山雅雅想要“碰瓷”却没成功的参赛选手。

“喂,小酒鬼,你自己打赌干嘛把我扯进去!”石岚州一脸不爽的瞪了叶玲珑一眼,当然叶玲珑没去搭理他就是。

“比就比,论喝酒,我涂山雅雅还没怕过谁!!”

涂山雅雅放下手中已经啃得差不多的猪蹄,一下子站了起来,眼睛中满是不服输的火焰。

对于挑战,从小到大,她涂山雅雅从来就没怂过,更何况比的还是喝酒?!!

“好,一言为定!不过,如果你输了的话,你就得告诉我们,为什么你要一路追着和我们打架!”

“一言为定!”涂山雅雅想也不想的就满口答应。

“那要是你到时候喝醉了不认账怎么办?”叶玲珑强忍着笑意的逗着涂山雅雅。

轰!!

涂山雅雅一把抓住无尽酒壶,将其狠狠的砸在地面上,瞬间砸出一个大坑,信誓旦旦的说道:“整个涂山谁不知道我涂山雅雅说一不二,来吧!”

“好,来,满上!!”

“哦吼,有好戏看了,来来来,押注了押注了,我押五百两小玲珑赢!!”一旁,李不悔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动开起了盘。

“我也押玲珑姐赢,两百两!!”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铁宫堂也凑了上来。

“我押一百两小狐妖赢!!”

“我……”

——————————

后方,看着涂山雅雅已经在和叶玲珑拼起了酒量的诸葛明也是有些无语的捂了捂自己的额头,眉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他倒不是担心叶玲珑这帮人会对涂山雅雅不利,而是在头疼涂山雅雅喝醉后的样子。

叶玲珑刚才说酒品即妖品,诸葛明倒是觉得这句话一点也没说错,雅雅这丫头平时在涂山就一副小霸王的样子,把涂山的花妖还有其他妖怪祸害的不轻。

而喝酒之后,根据以前诸葛明见过的几次涂山雅雅喝醉酒之后的样子,emmm,这酒品怎样暂且不谈,只是她喝醉之后干的事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