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秦女谋 >   第327章 救兵到了

/

第327章救兵到了

“你们怎么都在?我这是怎么了?头晕的厉害……”秦老夫人意识到一定出了什么问题。她不过睡个午觉,怎么好像弄得人仰马翻的。

“您中了毒。已经昏睡整整一天了,现在已经是隔天入了夜。”蒋妈妈哽咽道。

秦老夫人还十分不适,勉强撑着精神,闻言不由得揉揉额头。

“中毒?昏睡?”

“是啊。多亏了三姑娘和金公子。是三姑娘和金哥儿想的法子,这才弄到了解药,才将您救醒。老夫人……奴婢吓坏了。奴婢还以为这次……咱们主仆明明说好的,奴婢先走……”玩笑时蒋妈妈曾说过,秦老夫人少不得她服侍在侧,她若先死了,秦老夫人恐怕没法适应。

于是便玩笑的道还是自己先死的好。

“说的什么胡话。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老二家的,你来说。”

秦老夫人点了秦二夫人的名。

秦二夫人点头,亲自上前服着秦老夫人靠好,又小心翼翼的在她背后塞了个软枕,见一旁蒋妈妈已经端起参汤慢慢喂秦老夫人服下,她这才缓缓开了口。

细节她不清楚,她只知道老夫人莫名其妙的昏睡不醒。

保宁那天正好出门,待回来后发现焦急万分。

翌日一早金公子便到了。两人在院子里商量好办法。然后金公子便带着护卫出了门。

大概三四个时辰,才带着一身伤回来。

那狼狈样子……

自然那几个护卫身上也不好看。

秦二夫人立马安排几人去梳洗,请了郎中替金公子包扎。

虽然那位金小公子看起来脸色白的慑人,可还是把一个盒子交到了保宁手里,这才晃晃悠悠的被护卫扶着去包扎伤口。

秦二夫人看得出保宁很担心他。可还是先带着解药来了松溪堂。

喂秦老夫人服下解药后,又急匆匆的去了客院。

待确定金公子伤情无大碍后,又急急赶回松溪堂。总之,若是没有保宁和金小公子,秦老夫人恐怕凶多吉少,到了那时秦家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呢。

秦二夫人着重夸了金小公子。

直说其人重情重义,为了救秦老夫人不惜以身涉险,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有情郎。

秦老夫人缓缓咽着参汤,脸上看不出什么神情来。

秦二夫人只知道些皮毛,她之所以没点保宁开口,便是知道这丫头做的事情一定不方便当着旁人说起。

秦二夫人很快说完,她知道的本也不多。

眼见着秦老夫人服了参汤,气色明显好转。这才真的放下心来。

“辛苦你了,我昏睡不醒,这个家里全靠你担着。你且带着几个丫头下去歇息吧。”

“儿媳哪里称得上辛苦,要说辛苦,也是三姑娘辛苦……”

秦老夫人定定打量保宁,见小姑娘除了脸色差了些,旁倒看不出什么。一颗狂跳的心才渐渐平稳。她出了事,其实这个家真正的顶梁柱是保宁。

想来为了救她,这丫头指不定多忧心忡忡呢。

秦二夫人只说了个大概,细节还是要听保宁说。

“我疼她一场,她为我辛苦些也是情理之中。你也去歇息吧,老婆子身子硬朗的很,没什么大碍了。”

见秦老夫人虽然精神差了些,可吐字清楚,神智清明。想来确实没什么大碍了,想来是解药服的及时。秦仪宁和秦若宁上前问候,随后是秦守宁和秦海宁。

只是今天两兄弟明显情绪不太对。

长孙守哥儿整个人显得木木的。至于海哥儿……平日是个多话的,可今天却一言不发。

几个晚辈行过礼,便和秦二夫人一起退下了。

秦老夫人倒有些意外了,她以为秦海宁得赖在屋里呢。

“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海哥儿这情绪不太对……”

保宁感慨祖母简直洞若观火。一眼便看出自家二哥情绪不对。“恩。有些事情二哥一时想不明白。一会我去和他谈谈,很快便好了。”

“难得憨小子也有想不明白的时候。祖母还以为他大大咧咧的,万事都不往心上放呢。”

保宁心道一般事确实不往心上放,自家二哥活的潇洒自在。

可祖母中毒,下毒的是生父这种事,还是太考验一个人的心态了。

这不……情绪彻底绷了。一时半刻缓不过来。不过眼下保宁还没时间安抚秦海宁,她得把前情后果告诉秦老夫人,然后去看封晋。

封晋受伤了。

看上去精神很差。

想来封逸的宅子不是那么好闯的。

她虽然使唤秦书宁当了回棋子,转移了封逸的注意力。可想来封逸藏解药的地方一定十分隐密凶险。

以封晋的身手,竟然也险些折在其中。

只要想想,保宁就吓得一身冷汗。

她也不扭捏,直接将这一整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秦老夫人。秦老夫人听罢一声长叹。

“我生养两个儿子。一个一门心思领兵打仗,除了打仗心里眼里便没有旁的了。一个自作聪明,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做什么都想驳个彩头。想着全家上下捧着他,赞着他。可哪件事情都没做明白。上次的事,我以为他应该长些记性了。人家都说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可他倒好……这才多久?竟然便会联合外人给亲娘下毒了。这个逆子,逆子啊。”秦老夫人气的不轻。

她曾对长子寄予厚望。

可他却一次次让她失望。

她便想着,只要他管好家里的生意,不求他有什么大本事,不求有功,只求无过。这要求不算苛刻吧。

可他都做不到。

与外人联手?连对方是谁都不清楚,他竟然敢点头。

对方给的毒药,他连毒药名字都不清楚,也敢往他亲娘的杯子里下。

蠢,愚蠢透顶。

“祖母别气坏了身子。我本也想瞒着祖母的,就是担心祖母气坏了身子。可我又怕父亲再一,再二,还有再三……帮父亲遮掩,反而会害了他,进而害了整个秦家。”

“你做的对。这种事不该替他遮掩。他中计是他蠢。没有这次也会有下次。以后……没有以后了,以后家里什么事情都不需要他再插手。家里的生意我找个可靠的掌柜管着,也不求多兴旺,只要秦家上下安好祖母便知足了。

他若喜欢住家里,便搬回清溪院。若不喜欢,便在城外弄个小宅子,让他和冯姨娘迁出去。”

秦老夫人不打算追究自己被下毒的事。

毕竟是亲生儿子,她还没心硬到大义灭亲的地步,可秦家,却再留不得长子了。

保宁没有异议,家丑不外扬。这事也只能关起门来自家解决。

“至于封逸……这次他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不闹出这样一出,我们脸面上还不至于和他太生疏,他即弄了这样一出……自此后,我们秦家再不与他往来。只是,他到底图什么?他想要什么?你父亲说他想要秦家拿一件东西换解药?我们秦家有什么东西值得他这般费心思?”秦老夫人不得其解。

保宁并没有将所有内情都告诉秦老夫人。

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

告诉秦老夫人非但无用,反而会让秦老夫人身处险境。

保宁决定自己保管秘密,等合适的时候将东西交给封晋。

“疯子的思维同平常人不同。或许是觉得秦家有祖母坐镇,他难以真正掌控吧。便想着除掉祖母,由父亲上位。至于秦家有珍宝恐怕是说出来诓骗父亲就范的。”

“恐怕如此。我嫁进秦家四十几年,也不知道秦家有什么宝贝值得旁人如此觊觎。若真有宝贝,我们秦家还会衰落至此!真是笑话。罢了,不去多想了,祖母这次逢凶化吉,都是你和金哥儿的功劳。金哥儿呢?怎么不在这里?”

“……他去闯封逸的府邸,受了些皮肉伤。”

“什么?金哥儿伤到了?伤的重不重?这孩子……我都一把年纪了,便是真的一睡不醒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只要你在,封逸就难以如愿。他年纪轻轻的,为了我一个老婆子去痛那虎穴。真是……真是胡闹。”

虽然知道解药是保宁小两口弄来的。

可秦老夫人没想到过程竟然这般凶险。闻言她立时露出不赞同的神情。“保宁,你和金哥儿年纪小,这种以身犯险的事,以后再不许做了。”

这时候保宁自然不会顶撞秦老夫人。

乖乖点了头,秦老夫人脸色这才缓了几分。“去好好陪着金哥儿,叮嘱他好好养伤,明天祖母粗神好些,亲自去看望他。”

“哪里敢劳烦祖母,他就是皮肉伤,并不重。我去守着他便够了。”

“好。祖母先不去,那小子恐怕也不想看到祖母,一把年纪的老婆子了……我家保宁水灵灵的,有我家保宁陪着便足够了。吧,祖母知道你心里惦记着他。”

秦老夫人打趣了几句,这才放保宁出门。

主仆默契天成,保宁走后蒋妈妈很快推门而入。“阿秋,我想见见大郎。”老夫人口中的大郎便是秦大爷。

“奴婢早料到了。您啊,就是心太软了。大爷上次闯了那么大的祸,您非但没责备一句,反而全家齐聚替大爷想法子。那事更是三姑娘善的后。如今一库皮料还在库里堆着呢。

铺子里如今也没什么生意,只勉强支撑着。

大爷若是不甘心,在生意上想法子才是……偏去信旁门左道。如今更是胆大到给亲生母亲喂毒药。老夫人,您可不能再心软了。”

蒋妈妈苦口婆心的劝道。

“我明白。在送他出城前,让我们母子见上一面,我有话想对他说。”

蒋妈妈轻叹一声,自去安排。

封晋主仆原本被安排在客院。

封晋包扎好伤口,便被秦海宁强行接进了他的小院。

封晋其实不太想去,在秦海宁的地盘,想吃些嫩豆腐都没机会。他其实设想的很好,在秦家借住几天,便以养伤为由,也顺便提高秦家防御力。

明天便是秦书宁出嫁的日子。

按理说出嫁三天后,姑娘带着新姑爷回门。

可秦老夫人发了话,秦书宁出嫁后,便不准再踏进秦家一步。

到时候封逸一定会大闹一场。

有他在,封逸还能顾及几分。秦家老的老,弱的弱,秦二爷父子倒是孔武有力,论带兵打仗无人能胜过他们父子。可论起权谋来,父子两个水平有点让人着急。

他带着护卫住在客院。

保宁来看他也方便。关起门来,还能拉拉小手,幸运的话也许能亲亲小脸。

如今,都被秦海宁毁了。

可以想像封晋脸有多黑了。可秦海宁压根没意识到自家兄弟嫌他碍眼了。

还拉着封晋上下查看,确定只是伤了手,这才放下心来。“你总说自己功夫十分了得……怎么护卫没伤,你倒伤了。你那几个护卫也忒不顶事了。”

五个不顶事的护卫在院中四周戒备。

秦二公子嗓门大……于是,五大护卫瞬间把秦二公子列进了黑名单。

决定以后秦二公子成了自家公子的大舅子后,再好好同秦二公子计较……让他看看他们的身手,再想法子激他跟他们学武似乎是个不错的法子。

厅中。

秦海宁继续喋喋不休。

没办法,他心烦的很。他一心烦嘴就闲不住。

不说话他闹心。“……那个姓封的莫不是疯了。好歹和我们秦家名义上也是姻亲啊。他为什么给祖母下毒?毒死祖母对他有什么好处?难道他觉得没了祖母,我们秦家便能任他指手划脚?”

“恩。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封晋黑着脸给了肯定的答案。

希望得到答案的秦二公子能闭嘴,还他一片清静。

奈何秦二公子今天情绪委实不太对,闻言虽然露出震惊之色,可还是没能如封晋所愿闭口。

“他可是皇子。他指使我们秦家做什么?我们秦家也没什么能替他做的吧……难不成他是小人心性,什么东西都喜欢抓在自己手里。但凡有一点不被他控制,他便全身发痒?这简直就是怪癖,是病,得好好治一治……”

封晋:“……”来人啊。

他受伤了,他需要静养,谁来堵上这厮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