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菜面,荷包蛋。

洛飞又切了点肉,炒了盘鱼香肉丝,一起端进了房间,放在了床头柜上。

今晚下了两碗面,一人一碗。

洛飞把凳子挪到了床边,坐了下来,端起碗,用筷子夹了一些肉丝和胡萝卜丝放在了碗里的荷包蛋上,递给了洛嘉嘉,道:“需要我喂吗?”

洛嘉嘉躺在那里看着他,面无表情道:“不饿。”

“那张嘴,我喂你。”

洛飞直接夹了两根胡萝卜丝和肉丝,递到了她的嘴边。

洛嘉嘉看着他,不张嘴,想要用冷漠的眼神让他退却。

但洛飞直接把肉丝放在了她的嘴唇上,摩擦了几下,然后粗鲁地塞进了她的嘴里。

洛嘉嘉突然坐了起来。

洛飞吓的手里的面一抖,差点洒掉,连忙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洛嘉嘉嘴唇上还含着一根胡萝卜丝和一片肉,长发凌乱地披散在胸前,目光冰冷地看着他,似乎想要做出威慑的女王气势,但很明显,嘴唇上的东西让她此时看起来只有滑稽和可爱。

她想要吐掉,似乎又怕弄脏了床,又怕浪费,目光冰冷地与他对峙了一会儿后,只得拿起另一双筷子,伸着脖子,用床头柜上另一碗面接着,把嘴唇上的东西拨进了嘴里。

吃进嘴里后,她明显松了一口气。

洛飞就算准了她不敢浪费肉。

想当年,他们几乎大半年都没有尝过肉的味道,从那以后,哪怕是一粒肉沫,都不敢浪费。

记得有次吃饭,他不小心把一粒很小很小的肉弄在地上了,几乎都看不见了,洛嘉嘉却硬是从地上捡了起来,用两根指头小心翼翼地捏着,去水龙头那里冲洗了一下,又放进了他的碗里。

但那粒肉到底是被水冲走了呢,还是在他碗里被他吃掉了,他已经记不得了。

“好香。”

洛飞见她把肉吃进嘴里后,又开始用冷漠冰冷的眼睛盯着他了,立刻低头吃面。

“另一碗是你的,你要是不吃,我一会儿倒掉。”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筷子,把盘子里的肉丝都向着那一碗面夹去。

洛嘉嘉看了一眼,只得收回目光,拿起了筷子。

她伸出手,想要去端碗,手颤了颤,目光又看向了他,冷声道:“你出去吃。”

洛飞见她肯吃,立刻端着面站了起来,又在盘子里夹了几筷子菜放在碗里后,转身出了房间。

吃面会发出声音,而且看起来不美观。

他还记得原来每次吃面时,长腿小兔子就会让他离远点,说看到他吃面恶心,其实是怕他看到她不美观的一面。

女人,就该装!

洛飞在客厅很快吃完了面。

洗了碗,等了一会儿,方走到房间门口道:“吃完了吗?我洗碗。”

里面没有回应。

“那我进来了?”

洛飞推了一下门,并没有立刻进去,等待了几秒,在没有听到对方的反对声音后,走了进去。

洛嘉嘉已经吃好躺在那里了。

面还剩下大半,荷包蛋吃掉了,青菜吃掉了,不过盘子里的鱼香肉丝还有剩下一些。

“真是浪费,看来只能去倒掉了。”

洛飞故意这般说,过去端起了碗,拿起了筷子。

洛嘉嘉没有回应,目光却冷冷地看着她。

虽然没有说话,但洛飞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眼神里写着两个大大的威胁:“你敢!”

洛飞当然不敢,而且也不舍得。

他在凳子上坐下,直接把盘子里剩下的菜全部倒进了碗里,然后吃了起来,很快吃了干净,就连最后的汤汁也喝的一滴不剩,而且还吮了吮筷子。

“洛大小姐,这下满意了吧?”

洛飞端起碗和盘子,微微躬身问道。

洛嘉嘉直接闭上了眼睛。

“洗碗咯。”

他把碗和盘子端进了厨房,一边洗着,一边思考着一会儿该怎么跟那丫头说今晚不回来的事情。

昨晚没有回来,今晚又不准备回来,那丫头会不会突然暴起,一脚把他踹飞到墙上呢?

洗完了碗,过去了敲了敲门,进了房间。

还未开口,洛嘉嘉竟然先开口道:“今晚,你再出去。”

“啊?”

虽然洛飞今晚的确想要出去,也准备过来跟她商量的,但她竟然主动说起,那就不行了。

“为什么又赶我?给个理由?”

洛飞直接在凳子上坐下,抱着双臂,满脸忿忿。

“我要复习。”

依旧是这个理由。

洛飞愤愤不平:“你复习你的,我躲在房间不打扰你不就行了。洛嘉嘉,你现在竟然开始嫌弃我了!”

洛嘉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突然道:“好,今晚你就躲在房间,哪儿也不要去。”

洛飞:“……”

“额……洛嘉嘉,其实……我觉得……还是你复习最重要……”

他想打自己一巴掌。

“那你决定要出去了?”

洛嘉嘉很难得的不是面无表情了,眸中露出了一抹讥讽。

原来这丫头是故意的!

果然,不管时光怎么变,容颜怎么改,长腿小兔子的阴谋诡计不会变!

“是的,为了你在家好好学习,我决定去网吧过一夜。”

洛飞一副舍己为人的模样。

洛嘉嘉没再理他,拿起手机,看着新闻。

“那你好好休息,好好复习,别太晚了,我出去了。”

洛飞挥手告辞。

走出房间,准备关门时,洛嘉嘉突然看着他道:“下次回来说谎之前,先把衣服上的味道洗掉。”

洛飞身子一僵,看着她道:“什……什么味道?”

“反正不是你的味道。”

洛嘉嘉面无表情地说完,结束了谈话,低头看着新闻。

洛飞没敢再吭声,默默地帮她关上了房门。

想了想,回房间关上房门,脱掉裤子,穿上了裤头。

挂空挡是是真难受。

可恶的变态学姐,竟然让他白白浪费一条内裤,那可是他五块钱买的,心在滴血!

换了一套衣服,把今天穿的衣服塞进了书包,准备去童颜颜洗了晾干。

也不知道洛嘉嘉那丫头刚刚闻的是什么味道,是白富美童颜巨可爱小姐的呢,还是变态学姐的,还是……那位梨衣小姐的,又或者是宋琪琪营养快线上留下的,又或者是骑单车班长留下的,又或者……

头疼,怎么短短一天之中,就接触了这么多可恶的美少女味道呢?

“我走了!”

背着书包,出了门。

听到关门的声音和下楼的声音,昏暗的房间里,洛嘉嘉放下了手机,转过头,看向了里面床头的那只长方形铁盒,目光如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