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交手下来,没能够快速分出胜负。

路遥的实力让玉麟有些惊讶,他们进步的很快,可是路遥似乎也不遑多让。不过玉麟终归是金丹期,就算进入了魔神殿实力被压制住了,他也不认为自己会输给路遥!

随即刀出鞘,闪出了寒光,路遥躲避开来,刀刃却为着她转。

路遥一时狼狈的躲避,另一方面,她祭炼出了诛邪,以正义之气应对魔气。

而此刻玉麟的目光重点在于祖巫原石的身上,所以他抢先了一步把祖巫原石拿到了手。

但是还没捂热,就有一把剑刺了过来,同时地面上生长了莫名的植株。

诛邪转换了形态!

路遥控制植株抢夺他手中的祖巫原石,但这个时候外头的玉麒也赶到了。

五师兄玉麟看到了哥哥玉麒的身影,随后就把祖巫原石丢给了玉麒。

而自己的周身则爆发了更加浓郁的魔气。

因为路遥已经激怒到他了。

有玉麒的存在,让路遥不得不再次动用圣页这个底牌。

燃烧圣页的同时,火光在整个房间内摇曳,让周围的血红色看起来更像是流动的血液。

恍惚中,那颗心脏也变得鲜活了起来。它开始跳动了一声。

但因为有圣页燃烧,玉麒、玉麟都如临大敌。“我总算明白为什么鬼剑门圣子,会死在你的手里,你要用到这样的底牌来对付你的师兄吗?”

玉麒说话间玉麟已经斩破了植株。

图穷匕见,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祖巫原石绝不能落入他们兄弟二人的手中!这是路遥的想法,因为这会让他们的成长值迅速增长。

如果高到了一定地步,她的任务就判定失败,系统程序会将她抹杀,所以一开始他们之间就不可能达成和解。

路遥不回话,玉麒玉麟两兄弟也直接动手了。

玉麟化成了一道影子,与玉麒融为一体。

表面上只有一个玉麒一个,可是现在路遥要防备的是两个人。

这俩兄弟一旦合体,实力是一加一大于二。

两把刀也同时归为一体,变成了双环刀。

一刀斩下,只见的巨大的刀芒将路遥笼罩住。

路遥咬牙又拿出了一张圣页,继续催动燃烧。

两张圣页加持的威力终于让四师兄玉麒的行动迟缓。

可是影子却在靠拢延伸,像是要将路遥的影子吞没一样。

植株不能够抹杀影子的存在。

但影子也是依附别人而生的影子。

现在的四师兄玉麒才是本体。

打败他,玉麟也会功亏一篑!

路遥燃烧了第三张圣页,把正义歌发挥到了极致。

于是乎三张圣页燃烧之后的光芒,足以照亮了整个房间。

正义之剑与刀芒相碰撞,刀芒点点被逼退。

玉麒也意识到了三张圣页的威力不可挡。

随后退后了一步,他这一退,植株就开始疯狂反扑。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正义之剑以皓月之辉击溃层层魔气,直达他的胸口。

路遥没有犹豫,这一剑就要他的命。她催动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正义之气,为此把所有的聚灵丹都服用下迅速补充了灵力。

对峙中,剑一点点刺入了胸口,血流出来了。

路遥没有犹豫加大了几度。

四师兄玉麒痛苦叫了一声,祖巫原石都有些握不准,路遥趁此机会以植株缠绕。

勾走了他手中的祖巫原石。

与此同时趁他病要他病。

以植株吞噬。

没有再幻化出正义之剑,就抡起诛邪锤了下去。

四师兄玉麒以双环刀拼了过来。

又是刀与棍对接。

虽然他已经受伤了。

五师兄玉麟这个时候还没有从他的影子中走出。

路遥还在警惕,她犹豫着是不是要直接杀死玉麒,把俩兄弟都结果了。

没想到玉麒在怒吼之后,整个人的形态却变了,眉宇间一道血痕化开,一点金色的光芒中有一头猛兽吼出了声响。

杀不死了。

她的底牌中圣页已经耗尽了。

不能够和他们纠缠,祖巫原石已经到手。

她迅速撤走了诛邪。

夺路而出,身后的影子追赶出来。

缠上了路遥的影子。

切断了她影子的一部分。

她的影子中头身分离了。

路遥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脑袋要搬家了一样。

头重脚轻,回头一看影子果然发生了问题。

从影子中走出来了一个黑色的身影,就是五师兄玉麟。

“你今天死定了!谁都救不了你!”

“那可不一定。”路遥笑了笑。

借助于影子,也失去了最为纯粹的力量。

路遥被拿走的影子一点点的在复原,与此同时在玉麟的身后有一个无比高大挺拔的影子缠上了他。

这让他感觉到了后背毛骨悚然。

“你不想知道你背后发生了什么?”

他不想,但是他就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然后被黑暗吞噬住了。

这是从那扇门离开之后,蜃兽的能力又恢复了一部分,制造出来了幻境。

影子入体也是一部分以幻相关的实力。

但玉麟绝对想不到路遥身边有这方面祖师爷。

可惜蜃兽不在巅峰,而且它对于那个房间的一切阴暗讳莫如深。

只催促着路遥快离开了。

路遥虽然想杀了五师兄玉麟,但是关键时刻,五师兄玉麟还是借助影子遁回去。

那个房间里头发出了诡异的咚咚的声响,路遥犹豫了一下子,迅速的跑开了。

那个咚咚的声响,越来越强烈,仿佛就是人体心脏发出来的声音,与自己心脏的频率越来越接近了。

就好像它已经是她的心脏

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也要被它控制住,路遥什么都不管,飞快狂奔。

而蜃兽又再次关闭了五感。

回去的路,路遥又看到了那个骷髅一样高大的身影,一个照面的功夫,路遥感觉到相当的警惕。

她不知道这玩意存活了多少年,不过不管有没有信心她都必须全力以赴,就在她祭炼出诛邪的时候,这个骷髅的高大身影在她的面前成了瞬间扭曲,炸裂成了粉末。

于是整个魔神殿内此起彼伏的都是惨烈的叫声。

祖巫原石拿出来之后,真的放出了了不得的东西。

路遥握着祖巫原石,却没有勇气回去一趟,只好贴了神行符,以玩命的速度逃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