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坲海的住处,位于虹口区新体育会路的一套二层小楼,这里是日本侨民的居住区,有日本海军驻沪海军陆战队的日军负责在周围巡逻警戒,安全方面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日本海军和日本陆军关系极度恶劣,在沪市的局面可谓是泾渭分明,虹口区属于海军陆战队的地盘,日本宪兵不能越界,而出了虹口区,就是陆军宪兵的地盘,海军陆战队处处受欺负。

  这时候的周坲海虽然没有什么职务,毕竟汪伪政府还没有成立,但是不意味着他没有什么权力,实际上他的事务非常繁忙。

  除了要筹备代表大会的事情,还要协助汪经卫运作新政府的诸多事宜,可以说,他的一句话,能在将来的汪伪政府产生决定性作用。

  丁墨村的汽车在进入虹口区的时候,遭到了海军陆战队哨卡的检查,折腾了十来分钟才放行,他的车辆遭到了搜查,因为他的证件,还是沪西宪兵队侦缉队的队长。

  而许睿阳的车就没有受难为,海军陆战队的军官根本无视他,他的证件是沪市警察署特别警察总队长,海军陆战队和沪市警察署没有什么矛盾,也犯不上故意找麻烦。

  “欢迎小兄弟来家里做客,这里比较简陋,慢待之处还请不要介意。”周坲海笑着把两人请入客厅,还是日本式的,铺着榻榻米安着推拉门。

  小矮桌上有一套紫砂茶具,还摆着几盘干果点心,看起来是为这次应酬略微有所准备。

  “周先生,我以前在关外待了一段时间,东北的野山参是难得的滋补佳品,这支山参有着几十年的参龄,非常难得,就送给您作为首次见面的礼物吧!”许睿阳递给周坲海一个木盒。

  周坲海大感兴趣,打开盒子仔细看了看,然后合上盒盖,递给了老婆杨舒蕙,亲手给两人倒了茶水。

  而杨舒蕙看到了盒子里的美元,也是大为开心,亲水端来了两盘水果,这已经是很高的待遇了。

  “这种生长在深山老林几十年的野山参,关键时候能救人一命,何止是非常难得能够形容,为兄多谢了。影佐阁下对你非常欣赏,不但在关外立下大功,受到日本天皇嘉奖,来到沪市也是成绩斐然。”

  “汪先生对特务工作是很重视的,为了更好的领导和约束,我打算在中央执行委员会下属成立一个特务委员会,另外,特务工作司令部不太好听,改为特务工作总指挥部。”

  “墨村是特工总部的主任,兼任特务工作委员会的副主任,李仕群兼任秘书长,他们都有自己的一摊事,怕是没有精力坐特务委员会的椅子,到时候你可以来帮我一把,出任特务委员会的警政专员,负责特务委员会和各地警察部门的协调工作。”周坲海说道。

  “感谢周先生栽培。”许睿阳急忙说道。

  双方的关系也就此确定下来,丁墨村引荐,许睿阳成为了周坲海的派系人员,之所以这么顺利,可能与昨天特工总部的初次会面,有直接关系。

  聊了几句后,两人就告辞了。

  “丁主任,我请你到百乐门喝一杯怎么样?”许睿阳在门口笑着问道。

  “百乐门太混乱,我带你去个地方,沪市有名的兆丰总会,老板叫做潘三省,专门做赌场买卖,那里的老板娘黑猫仼吉,可是艳冠群芳的厉害角色。”丁墨村笑着说道。

  仼吉在沪市有名的黑猫舞厅中当过伴舞女郎,不仅擅于跳华尔兹和探戈舞,还能表演西班牙舞和吉普赛舞蹈,她常年穿黑色衣裙或旗袍,腰部有玫瑰红的腰带,最能让男人们着迷。

  仼吉这只黑猫,精通英、法、日三国语言,还懂得书画,戏曲方面造诣匪浅,与有名的京剧大师同台演出过。

  “这样出色的女人,怎么嫁给一个开赌场的地痞?”许睿阳问道。

  “老弟,你既然知道是出色的女人,觊觎她的达官显贵可不在少数,嫁给潘三省,也是寻求保护而已,这对夫妻实际上是一种交易婚姻,潘三省虽然宠爱仼吉,可暗地里还养着情人呢!”丁墨村说道。

  “潘三省这样的地痞,毫无保密观念,丁主任介绍我的时候,就说是公共租界海昌贸易公司的经理徐逸然,我可是和军统局沪市区结了梁子,或许人家现在就想打我的黑枪呢!”许睿阳说道。

  “有道理,既然老弟不想以真面目示人,为兄当然配合,就冲你这份小心谨慎,天生是吃这碗饭的。”丁墨村笑着说道。

  兆丰总会距离兆丰公园很近,这里不但是赌场,还是夜总会,提供跳舞喝酒等一系列的服务,但是丁墨村和许睿阳没有在这些公开场合露面,直接到了一间包厢,让服务员喊来了潘三省。

  这家伙戴着金丝眼镜,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立刻就喊人送来了红酒和雪茄烟。

  “潘老板,这是我的一个小兄弟,在公共租界开了一家海昌贸易公司,在宪兵司令部多少有点小关系,你们以后多亲近。”丁墨村说道。

  “久闻潘老板的大名,兄弟徐逸然,双人徐,刚到沪市想讨碗饭吃,还得仰仗潘老板多照顾!”许睿阳笑着和潘三省握了握手。

  “说这话就见外了,刚来沪市就能搭上宪兵司令部的线,将来必然是财源滚滚,我还得请老弟多照顾我的买卖,有事尽管说话,能办到绝对不推辞。”潘三省说道。

  难怪混得开,是个会说话的。

  就在这时,门打开了,一个女人进入了许睿阳的视线。

  她大概有二十七八岁的年龄,穿着黑色的旗袍,给人一种高贵的神秘感,肌肤雪白水润,眼睛清澈而明亮,灵活的仿佛会说话,身段优美凹凸有致,成熟的如同水蜜桃一般,让人恨不能咬两口。

  高跟鞋踩着轻盈的步伐,摇曳间风情万种,红尘绽放的甜美的笑意,让人有饮酒渐醉的感觉,绝对的大美人,不输给柳妮娜和南造云子。

  “老弟,这是拙荆仼吉,阿吉,这位是公共租界海昌贸易公司的老板徐逸然,丁队长的朋友。”潘三省给仼吉介绍说道。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