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是妖窟展示出来的冰景就足以证明藏在这里的家伙,实力有多么强悍。

  曾群聚于这里的【妖】是一种有着类人形态上身,下体为蜈蚣状,有些类似于‘百足妖妇’的生命。

  从冰封的标本来看,妖物均在极度痛苦的情况下冻结死去。。

  冻结的妖尸遍布于洞窟,有些成为洞壁的一部分,有些则形成冰柱吊挂在顶部,有些便立在道路中央。

  很快韩东便发现了一个细节。

  “这些蜈蚣妖怪大多都缺失了一部分,大部分被切去脊骨,少部分则被断掉它们的主要手臂……这些身体部分,应该都是在个体快要死亡前,保持着一定机体活性时被取走的。

  这些妖的肢体有什么用吗?陈小姐。”

  “这种虫妖的骨头如若出现在市集上,往往会被拿回去碾磨成粉用于【炼丹】,如果遇到一些有着特殊肢体,也有可能拿回去配合械体制作成【附肢】。

  一些比较坚固的骨头或是鳞片,也可用于【符器】制造。”

  “炼丹,附肢……话说,这些剩余的肢体,对张奚良有用吗?”

  “没用,死去太久,体内的妖气全都散光了……再说,两者间的妖性也不一样。若能找到蛇妖,或许还能将尸体捡回去。”

  “继续走吧。”

  越是向着洞穴深入,寒意越盛……间接说明在最深处必然存在着什么。

  只是绿僵级别的张奚良已经冻得行动僵硬,加上心里的畏惧,几乎快要走不动路了。

  韩东一只手搭在张奚良的肩膀上,随着一股暖流进入体内,寒气均被驱散。

  “如果你不想深入,可以去洞窟外等我们的消息……之前我也观察过,附近应该没有什么妖物。”

  张奚良一咬牙,他本身还是很想协助的:“行,我去外面守着棺车吧……这种级别的重犯,我可能会拖两位大人的后腿,就不添麻烦了。”

  “嗯……如果顺利,可带你去找找蛇妖什么的。”

  “谢谢韩先生。”

  待到张奚良离开。

  韩东也顺势清理着覆盖于自己身上的冰层……表情变得不太好看,之所以叫张奚良离开,正是因为即将爆发的战斗强度会很高,到时候将无法顾忌任何人。

  在运转《浮尸内经》时,周围的寒意也很难被带动,有一种置身于极地浮冰区的感觉,没办法像在平日那样自由游动,会遭到浮冰的阻碍。

  『好厉害……这家伙的实力恐怕能达到「准原质」的层次。』

  正在韩东思考时。

  陈欣莹递过来一张白色符纸,传音道:『这是我特质的「隐身符」,能大幅度压低气息? 同时能实现短时间内的真正隐身,效果只有15s,一天只能用上一次……贴在眉心上激活效果后? 我们直接向最深处冲刺? 争取能先手偷袭。』

  『真正隐身?』

  韩东将信将疑地贴上符纸。

  一股来自于符箓的古怪力量涌向全身? 如同一层能量薄膜将全身覆盖遮蔽气息,同时在视觉上实现绝对隐形。

  “好东西!”

  “走!”

  陈欣莹早已在腿部贴上「轻身符」,以最快速度向着洞窟最深处冲去。

  就在到达最深处时? 眼前的画面让陈欣莹一下愣住? 甚至产生了一瞬间的胆怯。

  紧跟其后的韩东也微微皱眉,暂时停步。

  虫妖的一个特性就是繁殖力特别强,先前一路上冻死的妖物只占一半? 还有另一半则全部堆积在这里? 遍地尸骸。

  一口偌大的青铜鼎放在正中央? 以妖物的尸体作为燃料? 正在炖煮着什么东西。

  仔细一看。

  各种虫妖的手臂、脊骨以及大腿? 甚至于一些特质鳞片都扔在其中炖煮……不过? 韩东看到的已经是炖煮末期。

  绝大部分的精华液基本上都被寄居在这里的家伙给服用下肚。

  隐身符的时间还剩六秒。

  陈欣莹嘀咕着:“这是……上等炼妖鼎!这家伙居然在僵者的本质上进行**改造。”

  两人眼前。

  一位白发齐肩、身如冻尸、内外透着寒气的僵尸正坐于炼妖鼎前,毋庸置疑,正是本次的目标-‘冻死骨’骆高承。

  本应该只具备两条手臂的僵者。

  通过炼化超过百只蜈蚣妖的主要肢体,服用精华再配合上某种特殊的修炼技巧……已在骆高承的背部长出额外的「真实附肢」-一对与本体几乎相同的手臂。

  “还剩三秒,陈小姐上吧!”

  “好……”

  憎恨压过忌惮。

  九枚特殊的铜钱撒于空中? 再将桃木剑向前刺出? 让铜钱整齐排列于剑身之上? 实现符器的「开光」。

  正要前踏? 向目标给出致命剑斩时。

  嗡!

  冻死骨轻轻一抬手。

  地面堆砌的尸骨配合着冰晶,形成一道坚不可摧的尸骸冰墙,挡住陈欣莹的前进道路。

  一阵嘶哑的声音传来:“没想到? 朝廷的走狗能找到这里来。”

  韩东本想偷偷动手,但听着僵者的这句话却感觉有些奇怪。

  这件事的起因源于陈欣莹对这位重犯的‘极度憎恨’,两者间应该发生了某种激生仇恨的事情。

  陈欣莹如此执着,但对方却感觉一脸平常,甚至看过来的眼神也如同看着陌生人一般。

  “就剩下最后这一点补品了,能不能等老朽喝掉这口汤?”

  “休想汲取妖力!”

  一张丹红符箓贴于冰墙。

  爆炸的同时还带来高温效果,瞬间将冰墙瓦解与蒸发。

  一道古怪的身影穿过爆炸尘埃,桃木剑直指目标。

  之所以用古怪描述,是因为爆炸尘埃无法接触到陈欣莹的身体,而是被一种无形之力所挡住……

  “某种魂躯?还是领域效果?陈小姐实力不错啊……”

  韩东的小魔眼可看得一清二楚。

  陈欣莹的身体笼罩在一道类似于古代将军的【魂质躯壳】中,不但能起到防御效果,这种躯壳甚至还能迎合着主体的攻击,一同挥出重剑。

  叮!

  轰!

  第一声来自于桃木剑的碰撞。

  第二声来自于躯壳给予得重斩。

  洞窟颤抖,尘埃飞溅。

  在魔眼的透视下,陈欣莹的攻击统统撞击在一道晶莹剔透如同钻石般的冰晶表面……没能破防。

  同一时刻,在陈欣莹的周围凝结出共计18根冰刺。

  其中有几根冰刺是由冻死骨的手臂所伪装的,破坏力惊人,恐怕能突破其魂质躯壳……冰刺同步袭来,无处可躲。

  关键时刻。

  一阵星光闪过,冰刺捕捉的目标突然丢失。

  回到原来位置而躲避掉危险的陈欣莹也是一脸懵,不太明白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四条手臂端起青铜鼎,喝下最后一口汤的冻死骨,偏过头一脸惊奇地说着:

  “还有高手?”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