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这样。

  我明明已经将他打爆了啊。

  牧浩不敢相信。

  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那种邪物给他的压力很大,危机感是不会欺骗他的。

  “有人飞过来了。”林凡说道。

  独眼男疑惑。

  砰!

  的确,一道身影从远方而来,落到地面时,还弹跳了几下,当力道消散后,才缓缓停了下来。

  噗嗤!

  牧浩喷着鲜血,被刺穿的胸膛是他的致命伤害,急忙取出丹药,吞服下去,稳住伤势,虽说现在这种伤势不足以致命,但如果任由着不管,后果将会非常的严重。

  “你怎么了?”林凡蹲在牧浩身边,好奇的询问着。

  牧浩想说话,可是不知说什么,你特娘的没看到我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嘛,都已经喷了这么多鲜血,还问我怎么了。

  给我滚。

  给我去死啊。

  他将林凡的关心当成一种羞辱,绝望闭眼,不想看到这充满羞辱的世界。

  “老张,你快来,也许他需要你的帮助。”林凡招招手。

  老张听闻,兴奋的跑来。

  “呀,他伤的好重啊。”

  牧浩想骂人,这还用说嘛,我伤的重不重,一眼就能看出来好嘛,以至于老张的话,又被牧浩认为是一种羞辱。

  老张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他的大宝贝,准备给牧浩扎针治疗。

  牧浩抓着老张的手腕,一字一顿道:“别碰我。”

  老张救人心切,医者仁心促使着他救人,认真道:“你伤得很重,我想救你。”

  “别碰我。”

  牧浩真的害怕。

  他是绝对不会让老张碰他的。

  老张很遗憾? 有很失望,无奈道:“他不需要我的治疗。”

  林凡道:“那就算了呗。”

  “嗯。”老张点头,他才不会主动给别人治疗? 像我针灸这么厉害? 就连林凡都夸赞? 你还不需要呢,真是的,等你真的需要时? 我也不会理睬你的。

  独眼男摸着下巴? “奇怪,就算邪物数量有点多,也不至于这样吧。”

  按照他的想法来看。

  牧浩这家伙的实力是不错的? 在星空大族中不算什么? 但在邪物中? 自然属于无敌的存在? 可就是这样? 竟然还能被邪物伤到。

  到底是什么样的邪物? 有如此可怕的能耐?

  此时。

  孙晓偷偷摸摸的过来,就算刘海蟾将他带回去,可是腿是长在他身上的,还能被阻拦不成,只要愿意动脑子? 什么都不是问题。

  刚到现场就看到炸裂的一幕。

  “卧槽!你们看到没有? 有人被打飞了? 我现在就去看看啥情况。”

  孙晓身为作死直播界第一人? 只要是一手消息,他永远都冲锋在最前面,任谁阻拦都没用? 来到牧浩面前,将镜头对准他。

  “请问,你是被谁伤到的?”

  直击灵魂的询问。

  牧浩脑袋炸裂,全身血液上涌,混蛋,都已经如此丢脸,可没想到还有不知所谓的家伙拿着手机对着他,如果是刚来这星球,他或许还不知道手机是啥,但都已经混了这么久,哪能不知道是啥玩意。

  直播间里的人看到牧浩被贯穿的胸膛,惊呆了。

  这都不死?

  比狗都要顽强啊。

  独眼男皱眉,怎么又来了,看向一旁的刘海蟾,刚刚不是已经送走了嘛,刘海蟾颇为无奈的摊了摊手。

  道法自然,我哪知道。

  就在孙晓想要继续询问的时候,独眼男直接抓着他后领,将他拎到这边。

  “小子,不想死,就别过去。”

  看不懂这位小伙的操作。

  就算你运气好在长白山获得机缘,也不能这样作死啊,牧浩身为星空大族的少主,肯定是要面子的,你这样不给他面子,事后他能原谅你?

  孙晓道:“徐首领,我身为一名主播,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为了让我的粉丝们看到第一手消息,我的性命算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他声音贼大,就怕直播间的水友们听不到似的。

  弹幕起飞。

  “靠,狗贼,你当美食直播时,收钱的样子真狼狈。”

  “又特娘的来哄骗我们这些打工人。”

  ……

  独眼男瞧了孙晓一眼,又看了看孙晓的直播间,只能说……真特娘的鸡贼,这种恰钱的方式真的有伤风俗。

  “那是什么?”

  刘海蟾脸色有些不对,虽然还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模样跟造型好像在哪见过,仔细一想,内心猛地一惊,不会吧,那不是已经死掉了嘛,怎么可能还会出现。

  独眼男抬头看去。

  在不远处,邪物蟑螂王站在一块石块上,叉着腰,歪着脑袋看着这群奇怪的人,萌萌的眼睛透露着惊喜的光芒。

  孙晓将直播镜头对准远方。

  “卧槽!那是邪物蟑螂魔,曾经最为恐怖的邪物,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不,那不是邪物蟑螂魔,看起来像,但有的地方发生变化了。”

  安静的片刻间。

  直播间里的水友们统一刷着弹幕。

  “进化!”

  “进化!”

  独眼男很震惊,他是亲眼见到邪物蟑螂魔死在林凡手里的,而现在有出现一头,最为关键的是,这头邪物蟑螂魔散发出来的气息,真的很恐怖。

  瞬间就想明白。

  牧浩惨败对方之手也是情有可原,甚至能活着,都算是运气好的吧。

  “林凡,只能靠你了。”独眼男说道。

  林凡道:“是要打他吗?”

  独眼男道:“对方就是曾经的邪物蟑螂魔,很危险,很邪恶。”

  林凡摇头道:“没有什么印象了。”

  独眼男知道是他介绍的不够清楚,沉思片刻,接着道:“就是曾经伤害过老张的那头邪物。”

  “哦,我记得。”林凡眼神变的凌厉起来。

  听到这话,独眼男感叹自己真的好机智,多看书是有好处的,否则他也不能用这种方法让林凡想起对方。

  独眼男道:“他可能是远亲,想杀我们。”

  “我去看看。”

  林凡朝着邪物蟑螂王走去。

  独眼男拍着孙晓的肩膀道:“还不赶紧拍一下,将镜头对准,我陪你朝着前面靠近一点。”

  孙晓瞧着独眼男,想着能给粉丝们带来最为直观的场景,鼓足勇气跟随在独眼男身边,而对独眼男来说,他就是要给林凡宣传。

  甭管此次是啥情况。

  过程都不重要。

  结果才是主要的。

  林凡走到邪物蟑螂王面前,看着对方,有些印象,曾经遇到过,也是伤害老张的罪魁祸首,所以他对邪物蟑螂魔是没有好印象的,就算眼前这位很有可能是他的亲戚,也是连带关系,都没有好印象。

  邪物蟑螂王从石块上掉下,站在林凡面前,歪着脑袋,萌萌的看着林凡。

  模样可爱。

  要是有妹子看到,绝对会酥酥的喊着。

  卡哇伊!

  将邪物蟑螂王抱在怀里,一边蹂躏一边说,你怎么能长得如此呆萌呢。

  “你这样看着我,有什么想说的吗?”林凡询问着,对方的眼睛很奇怪,瞪的很大,却又很呆萌,都想抠下来好好研究一下。

  邪物蟑螂王一言不发,就这样歪着脑袋看着林凡。

  突然。

  蟑螂不讲武德,搞偷袭,偷袭好奇的帅哥。

  只见邪物蟑螂魔嘴角裂开,一拳带风,轰向林凡的脸,砰的一声,拳头跟脑袋碰撞的片刻间,形成的威势猛的震荡开。

  对于他来说,这一拳下去,打碎眼前这家伙的脑袋,没有问题。

  林凡纹丝不动,怒视着邪物蟑螂王,没想到真的这么不友好,你的亲戚就是这样,现在你也是这样,他忍无可忍,不是他想揍对方,而是不希望老张受到伤害,否则他会很心疼的。

  反手一拳轰在邪物蟑螂王侧脸。

  砰!

  邪物蟑螂王整个脑袋都被打入到地面。

  “你干嘛?”林凡很是不满的问道。

  一连套动作犀利霸道,果断非凡,丝毫不拖泥带水,真的太霸道。

  孙晓惊呼道:“帅!”

  独眼男瞧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感觉他就跟没有见过世面似的,这不是很正常的操作嘛,大惊小怪。

  直播间里的人们看到那一幕。

  都特么的惊呆了。

  在没有动手的时候,一群大佬已经将邪物蟑螂王吹上天,就差形容成世间最恐怖的存在,从各方面分析,分析的那是头头是道,寻常观看直播的人,根本没有任何插嘴的余地。

  很快。

  “大佬,就这?”

  “大佬,就这?”

  弹幕刷起来。

  刚刚分析邪物蟑螂王的那群家伙,只感觉脸面无光,面子丢的一干二净。

  我尼玛……

  把你吹的如此厉害,你就不能厉害点,为我们长点面子吗?

  搞得我们现在很尴尬好不好。

  永信大师道:“我已经看不穿林凡的实力了。”

  刘海蟾道:“以前你能看穿?”

  “阿弥陀佛。”永信大师双手合十,微笑的看着刘海蟾,没有多说一句话。

  意思很明确。

  你非得跟我杠吗?

  我佛给你全家诵经念佛。

  此时。

  脑袋深埋在地里的邪物蟑螂王动了,他呆萌的目光显得很狰狞,已经没有先前那呆萌的神色,眼睛里充满无边的怒火。

  慢慢起身。

  堆积在脸上的碎石坠落着。

  转眼间。

  邪物蟑螂王再次成功的站在林凡面前。

  “你玛德。”

  “你骂我?”

  “对。”

  砰!

  这一拳力道极强,邪物蟑螂王的身体直接炸裂,就连维持他不死得晶核都摇摇欲坠,有丝崩裂的迹象。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