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安殿内陈设九尊承载着血食的巨鼎。

  空气本就浓郁血腥,可现在,随着那七位辟谷境修士伏诛在地,血腥气息也随之愈发浓烈了。

  周知离最初时,强忍着作呕的冲动。

  可现在,他却感觉无比畅快,激动得恨不能手舞足蹈,仰天长啸。

  这些天,这位大周皇室的掌权者,实在太压抑,太憋屈,现在眼见那些天狱魔庭强者遭难,焉能不激动?

  “你们……你们究竟是谁?”

  段破甲艰难爬起身体,颤声开口,他已恐惧到极致。

  “说了你也不知道。”

  元恒大步上前,那雄峻的身影,带着迫人的威势。

  “老子活不了,你们也休想活!”

  段破甲嘶声大吼,在他手中,猛地捏碎一块形似一截锁链般的黑色秘符,就见一缕乌光冲霄而去。

  元恒没有理会,抬手一巴掌拍下。

  砰!

  本就遭受重创的段破甲,躯体如纸糊般四分五裂,血肉横飞。

  “这来自玄都大陆的聚星境角色,也没见有多厉害。”

  元恒暗自摇头。

  周知离目睹这一幕,则震撼得无以复加。

  旋即,他深呼吸一口气,整了整衣冠,躬身见礼道:“我名周知离,乃是这大周皇帝,见过两位仙师,不知两位仙师尊姓大名?”

  元恒道:“我可不是什么仙师,只是奉命而来罢了。”

  周知离一呆,问道:“那敢问前辈,是奉何人之命而来?”

  “待会你便知道了。”

  元恒笑了笑,转身望向大殿外。

  周知离强忍着内心疑惑,道:“前辈,这天狱魔庭还有一个化灵境大修士藏于我皇宫深处,他……”

  刚说到这,一道雷霆般的声音隆隆响彻在大殿之外——

  “是何人擅闯我天狱魔庭的地盘?滚出来!”

  一字字,震得太安殿瓦砾哗啦啦颤抖,案牍桌椅随之摇晃起来。

  “完了,那化老魔来了!”

  周知离躯体发僵,脸色煞白,心中的激动和喜悦一扫而空,浑身如坠冰窟。

  与此同时,大殿之外,虚空之上——

  一群遁光破空而至。

  为首的,是一个身着赤袍,身影枯瘦的男子,手握一柄拂尘,头戴火羽冠,周身魔焰汹涌,威势直冲霄汉。

  化洪台!

  天狱魔庭长老之一,一位名副其实的化灵境大修士。

  而在化洪台身边,则是四个元府境修士,三男一女。

  当看到太安殿内的状况,化洪台等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无比,浑身气息也变得肃杀慑人之极。

  “是你们做的?”

  化洪台眼眸如冷电,看向元恒和白问晴。

  “只要不是瞎子,大概都能看出这一点。”

  元恒咧嘴一笑。

  白问晴不由提醒他,“低调些,你可没有对抗化灵境的实力。”

  元恒呆了一下,苦笑道:“这等时候,说这些作甚?”

  白问晴没好气道:“我担心你飘了!”

  元恒尴尬不已。

  眼见他们两个自顾自谈笑,完全不把化洪台等人放在眼中,周知离简直都有懵掉的感觉。

  再看化洪台等人,也气得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不管你们是谁,又是什么来历,就凭你们现在这嚣张的态度,本座今日也要将你们生吞活剥!”

  化洪台言辞冰冷,一字一顿。

  轰!

  他凌空踏步,浑身魔焰汹汹,一身化灵境威势如铺天盖地般席卷而开。

  其他四个元府境修士则镇守四周,一副提防元恒和白问晴逃走的架势。

  “死!”

  化洪台袖袍鼓荡,隔空挥掌。

  一只十丈范围的魔焰掌印凝结,其上涌动着肆虐汹涌的魔道奥义,恐怖无边。

  周知离惊得六神无主,身心皆被震慑,甚至兴不起去抵抗的念头。

  可就在这一瞬——

  一道峻拔的身影凭空出现,探手一按。

  轻描淡写的一个动作,却见那十丈范围的魔焰巨掌就像一块豆腐似的,砰的一声爆碎炸开。

  “这是……”

  周知离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

  远处那四位天狱魔庭的元府境修士,也一个个如遭雷击般,瞠目结舌。

  化长老的一击,竟被挡住了?

  这怎可能!

  那可是属于化灵境的力量啊!

  化洪台眼皮也是狠狠一跳。

  可不等他反应,那一道峻拔身影一个迈步,便来到他身前,白皙修长的右手探出,轻飘飘按下。

  “滚!”

  化洪台暴喝。

  他魔焰滔天,威势恐怖,双臂牵引着浩荡的力量洪流,在十指间凝结出一尊古怪魔印,狠狠砸出。

  砰!

  在众人震骇目光中,化洪台所凝结的魔印,在那轻飘飘的一掌之下轰然爆碎,完全就是不堪一击。

  紧跟着喀嚓喀嚓一阵密集急促的爆鸣响彻。

  便见化洪台举起的双手、双腕、双臂皆如遭受到天神之锤的轰砸,骨骼和血肉一寸寸爆碎迸溅。

  最终,当这一掌落在化洪台胸膛,他整个躯体猛地一颤,砰的一声四分五裂!

  哗啦~

  血雨飞溅中,化洪台的神魂抢先一步脱壳而出。

  可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那峻拔身影一把攥住,随着掌指发力,这属于化洪台的神魂,也随之爆碎。

  就此魂飞魄散!

  这一切,说来缓慢,实则一气呵成。

  峻拔身影出现,先是一按之间,破十丈魔焰掌印,而后踏步上前,一拍一抓之间,便轰碎化洪台这位化灵境大修士的躯壳,灭杀其神魂!

  那摧枯拉朽,势如破竹的霸道一幕,当即震撼全场。

  那四位元府境魔修惊惧惶恐,吓得六神无主。

  谁能想到,已拥有化灵境修为的化洪台,会败得这般快?

  “好强!!!”

  周知离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此刻心情,整个人呆滞在那,这该是何等恐怖存在,才能如此轻易就将一个化灵境老魔头镇压?

  唯有元恒和白问晴神色平淡,见怪不怪。

  “阁下是何人,为何……为何要和我天狱魔庭为敌?”

  此时,一个元府境魔修颤声开口。

  苏奕没有理会,袖袍一挥。

  四道清色剑气呼啸而出。

  噗噗噗噗!

  刹那间,便将那四个元府境修士斩杀当场。

  轻松的和拂去尘埃也没什么区别。

  也是这时,苏

  奕转身,看向了太安殿处,问道:“都解决了?”

  元府肃然道:“回禀主人,无一生还。”

  “你……你是……苏……苏……”

  周知离眼睛瞪得滚圆。

  因为这时候,他终于看清了苏奕的模样,只是却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怎么,才多久不见,就不认得我了?”

  周知离那呆头鹅似的模样,让苏奕不由一阵好笑。

  “苏兄,真的是你!?”

  周知离激动大叫,声音颤抖,透着哽咽,甚至连眼眶都泛红了。

  这位年轻的大周皇帝,在这一刻彻底失态,只觉这段时间来所受到的委屈、憋闷、愤恨再不必隐忍在内心,在此时像决堤洪水般宣泄而出。

  看到他这般模样,苏奕眉头微皱,旋即轻声一叹,道:“元恒,你且照看着他。”

  说罢,他身影一闪,破空而去。

  几个闪烁,苏奕便来皇宫深处。

  这里有着一座灵气氤氲的孤峭山岭,名唤隐龙山,乃是大周皇室隐龙者闭关潜修之地。

  之前时候,苏奕早注意到化洪台等人,是从这隐龙山中飞掠出来,赶往太安殿。

  如今最强大的化洪台已被灭杀。

  苏奕此来,就只剩下一个目的——救人!

  隐龙山地下深处,开辟着巨大的囚牢。

  通往囚牢的路径只有一条,曲折蜿蜒。

  苏奕虽是第一次前来,可凭借其强大的神念力量,早已将这一条路径感知得清清楚楚。

  行走时,他忽地抬手一点。

  一缕剑气凭空消失。

  噗!

  百丈之外的路径一侧,有着一座道台,一道身影原本盘膝而坐,正在修炼,可其咽喉却无声无息地出现一个血窟窿。

  旋即脑袋一歪,就此毙命。

  这是一个辟谷境角色,搁在大周也是陆地神仙般的人物,可被杀死的时候,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

  当苏奕的身影经过此地时,更是看都没看一眼。

  很快,路径前方豁然开朗,出现一片巨大的地下空间,其中开凿着一座座牢狱,每一座牢狱前,皆点燃着青铜火炬。

  牢狱入口处。

  一阵急促娇润的喘息声响起,荡人心魄。

  在苏奕神念捕捉下,就见牢狱入口的地面上,一个裙裳半褪,娇艳妖娆的女子,正在一个男子身上动作。

  起起伏伏。

  娇艳女子星眸微眯,红唇半张,脸上尽是陶醉之色。

  可在她身下,男子则眼珠暴凸,躯体发僵,浑身的生机都在飞快流逝,肤色都变得灰暗下来。

  “在这等地方都能干出采阳补阴,盗窃生机的勾当,不觉得害臊?”

  苏奕开口。

  一句话,让娇艳女子躯体一僵,旋即身影一纵,朝远处闪避的同时,手中已多出一对蓝汪汪的短刃,警惕起来。

  她反应速度不可谓不快,甚至连褪去大半的衣裳都顾不得穿整齐,就那般裸露着,明显是身经百战的狠茬子,很清楚相比保命,衣衫再不整齐,也根本不算什么。

  可就在娇艳女子身影落地站稳那一瞬,一抹剑气直似流光般抵在了其咽喉前。

  紧跟着,一缕淡然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生与死,选一个。”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