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决定的林飞抬手搭在赵芸梨的肩膀上,正打算发动生命之光异能救下对方时,没成想到,眼前的景象居然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在林飞的手接触到赵芸梨的肩膀后,呈现在他眼前的景象立刻就有了新变化。

面前那座悬浮在半空中的小型雕像,原本样子模糊不清,此时已然变成了一座外形清晰的诡异雕像,其样子和之前资料上画的那只无毛财狼一模一样。

更为重要的是在它的脑袋内,林飞看到了一颗拇指大小的菱形水晶正在不断的转动。

不仅于此,在这水晶外围,还有十数道流光不断盘旋,看上去竟是在源源不断的往其中注入某种能量。

注视着水晶周围的灵能流动,林飞猛地回过身,却见据点内,四面遍布着各种灵能光团。

这些原本被外边荧光触肢所掠夺的灵能光团,竟是全数都在这大厅内,这样看来,那只潜藏于藤沼内的异兽,必然是与这座据点存在着某种特殊的联系。

而且林飞还看见了调查队中其他人的变化,这些昏迷躺在地上的马来国一行人。

他们体内的灵能正在源源不断的涌出,快速汇流于面前雕像内的水晶,这番景象不用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儿。

盯着雕像内的水晶,林飞一手扶着赵芸梨的肩膀,使用生命之光异能对其身体进行治疗,另一只手径直探出去,想要尝试着将水晶拿下。

毫无疑问,这是一切异象的来源。

可就在他的手掌触碰到水晶的瞬间,一道极为强烈的精神力冲击波倒卷而来。

霎那间,这道精神力分做两份涌入林飞与赵芸梨的体内,林飞的精神力自动开启防御,瞬间泯灭入侵的那份精神力。

下一秒,眼前的怪奇景象尽散,林飞收回自己的双手,而赵芸梨则干脆双腿一软就要跌倒,前者赶忙伸手将她扶住。

“离开这里,计划失败,它正在通过掠夺生命而苏醒,快离开这,将消息带回去。”

抓着林飞的右臂,赵芸梨此时根本顾不上看眼前的人是谁,只是半眯着双眼,口中不停的说着话。

“稍安勿躁,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那座雕像灵器已经破碎了。”林飞耸耸肩,将赵芸梨扶正。

“这……怎么会这样?”惨白的脸色略有些好转,察觉到自己身体状况的赵芸梨此时非常的惊奇。

按理来说,自己激活那座雕像灵器之后不管结果如何,最后都必死无疑,而现在自己竟然获得好好的,身体状况还得到了改善。

马来国的灵能研究员不知道用了多少资源都没做到的事情,现在居然成功了。

是他做到的?

赵芸梨刚要开口去问,却发现林飞早已松开手,正往口袋里塞什么东西,再想说话时又被后者打断。

“赵小姐,你看周围,除了你我之外所有人都倒下了,你得告诉我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才能想办法解决问题。”

“这座据点一直是我们马来国的研究基地,当初这座小岛之所以会被设为自然保护区,就是……”

许是情况危急的缘故,赵芸梨看着周围躺倒在地的队员,一时间也顾不得那么多,可话才说一半,身形又是一阵摇摆。

“糟糕,它醒了!”

冷冽的暴风雪已然降临。

掺杂着大量碎冰的风雪从废墟各处的缝隙间涌入昏暗的据点。

刺耳的呼啸寒风中,林飞甚至能清楚的听间地面上不久前积蓄的雨水结冰时的声响。

然而即便是这种极端天气,依旧不是当下最为险恶的存在。

“来不及了,跟我走!”

没等林飞弄清楚所谓的“它醒了”究竟是什么意思,赵芸梨便拖着他冲向了据点东北侧的边角位置。

随后就是轻车熟路的蹲伏,同她之前在船上所用的姿势一模一样。

“我看这附近也没有草丛啊,蹲着有用吗?”脊背贴着墙壁,被硬拽过来的林飞看着不远处正跟冰雪亲密接触的众人,“你确定就让他们这么留在那儿?”

“没关系,现在最重要的是别被发现,等到它退去,我们就有时间带他们离开据点。”

赵芸梨似乎已经有了计划……可惜是逃跑计划。

林飞倒是没打算响应,不过趁这个机会,询问些情报的想法还是有的,“刚才我在雕像灵器里边看到了一颗水晶,那是什么?”

“……我不能确定那是什么,不过它确实是在吸收周围的灵能和生命力,我们原本也该在被吸收的目标当中。”

侧过身,赵芸梨盯着身旁的青年男子,声音压的很低,身体还在不停的往墙角缩,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有安全感。

“你们自己带来的灵器,并激活了它,竟然不知道?”林飞给这恨不得把自己塞进墙里的女人挪了挪位置,接着问道。

“制造这件灵器的研究小组在岛上失踪了,所以我们对它了解不深……”

双臂环抱着膝盖,赵芸梨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还特地补了句,“你不要再说话了,会引起它注意的……小心!”

话音落下的瞬间,林飞径直望向了据点顶部,在分散的几处裂缝中,看到散发着深蓝荧光的触肢正从中缓缓垂落。

林飞此时才发现,这些触肢有些像是章鱼的触手,只不过它们只是在顶端的里侧位置生长着不断蠕动中的吸盘,边沿处还有些暗沉的黑褐色,里边掺杂着某种粘腻的杂质。

这些触肢在空旷的据点内四处搜刮,像是在试探,搜寻着什么。

林飞看了眼已经缩成一团跟个蘑菇似的女人,没有急着动手,他倒要看看这只诡异的异兽究竟想干什么。

没过多久,更多的触肢开始从四面墙壁涌入,一时间还算宽敞的空间彻底被这些触肢所占领,就像是有一头生满了触肢的巨型异兽已经将这座据点彻底包裹起来一般。

此刻林飞也终于明白赵芸梨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儿。

他们俩现在所处的墙角算是位数不多的完整区域,周围并不存在裂缝,触肢来回掠过时很难碰到这里,而其他处于昏迷状态中的人则是完全被触肢所忽略。

“低头,快低头!”赵芸梨伸手拽住林飞的衣角,连声提醒,“我知道你很强,但想要战胜它,以你目前的实力,根本做不到的。”

她的目光斜觑着墙角右前方的一处裂缝,本就娇小的身躯不停的颤抖着。

不知何时,就在那道裂缝之外,一只混杂着各种色彩的眼睛正四下转动,窥探着据点内的景象。

“终于来了啊。”林飞站起身,掂动着手中刚从旁边摸来的石块。

身旁的赵芸梨察觉到林飞的异动,慌忙抬头,想要伸手去拦,却见眼前这人居然直接将手中的石块抛了出去,径直砸向裂缝外的眼睛。

不出意外的,这个石块才飞出去没多远就被数条触肢截下,直接捏成一堆粉末。

可就在石粉簌簌飘落之际,彩色眼睛前已然多了一道身影,他比自己抛出的石头更快!

淡金色的灵光缠裹着右臂,林飞盯着比自己整个人还要大上一圈的彩色眼睛,径直轰出一拳。

“轰。”

据点外的风雪于此刻暴散,连带着那只将据点包围的异兽,都被这一拳带来的震荡而被直接震飞出去,坠入藤沼,荡起冲天水浪。

林飞踏着缺口处的碎石砖块,回头望了眼墙角,接着高喊了一句。

“就待在那儿,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它已经发现我们,我负责想办法将它解决,你别暴露,躲好。”

从这一路上的接触中,林飞对这个女人也算是有些许了解。

直白些说,别看她平时不言苟笑,其实这是个极为胆小的女人。

不出预料的,刚探出半个身子的赵芸梨听到林飞这番话,立刻抖抖索索的又缩回去,继续冒充蘑菇。

走出据点,林飞迎着风雪,望着那只正重新起身的异兽。

这是一只将近二十米高,通体释放着蓝色荧光的巨型水母状异兽。

它正漂浮在半空,其顶端或者说本体是一个长着双眼的半球体囊泡,其内部堆积着大量看着像是内脏与神经相结合的令人作呕的混合体。

而在这个囊泡的下端,则是垂挂着上百条粗细长短各不相同的触肢。

这只异兽的右边眼球显然在林飞刚才那一拳中受了不小的伤势,这似乎激怒了它,触肢在风雪中疯狂的挥舞着,向着林飞所在的区域侵袭而来。

“啧……我出来时已经决定一天之内搞定这次的任务,在你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可不行。”

念动力异能发动,身形拔地而起,又在半空中不停的闪转腾挪,躲避那些从四面八方挥来的触肢。

林飞早在之前就见识过被触肢碰到的后果,自然不打算亲身体验这异兽的能力,凭借自身的速度,足以让他躲开对方的攻击。

“嘭。”

躲过了数百次攻击的林飞手一抬,一颗足球大小的火球飙射而出,径直炸出一个能让他顺利通过的空挡。

眨眼间抵达异兽的头顶,林飞右手手心朝下,一道直径达两米的火柱喷射而出,直截了当的撞上了这异兽的主体。

眼见得异兽在这一记火柱的冲击下受到不小的创伤,林飞当即决定趁胜追击,身形迅速向异兽靠拢。

然而就在他准备发起新一波攻势之际,视线却是陡然一凝。

只见异兽身下刚才还在漫天乱挥的触肢尽数垂挂,而它则像是不设防一般悬浮在半空。

视线顺着触肢延伸的方向望过去,林飞突然发现其中两根尤为粗壮的触肢居然又一次涌入据点。

“它在做什么?在战斗中继续检查据点内的情况,这家伙绝不会这么蠢,必然有其他目的!”

林飞可没打算给这水母异兽准备的时间,双腿闪过淡金色的灵光,整个人如出膛炮弹,飙射向异兽主体。

“砰。”一脚踢在看上去柔软的囊泡上,随之而来的震荡冲击轻而易举的撕裂这囊泡的外层防御,搅乱其内部的脏腑。

没有丝毫的停顿,反手在裂口处再度接驳上一记火焰攻击。

炽热的火柱争先恐后的涌入异兽的身躯,将其点燃成偌大火球。

就这?太弱了吧……林飞站立在半空中,看着跟个沙包似的接连受到他数次攻击而根本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的异兽,一时间也是错愕不已。

“不对劲啊!这家伙身上的灵能波动没有减弱。”

就在林飞再度凝聚火球时,眼前这异兽身上所散发的荧光却又以极快的速度散去,连带着它的整个身形都在逐渐变得模糊。

准确的说是在变小,先是处于燃烧状态,直径超过十米的囊泡逐渐缩小,在这之后其底部的触肢也跟着收缩,不过短短数秒,原本还霸占着天空的异兽便消弭于无形。

失去了目标的火焰也只得在暴风雪中颓然熄灭,这种变化显然不是林飞造成的。

他自知自己刚才的攻击强度,没有到能够瞬间将这种异兽挫骨扬灰的地步。

没等林飞做出更多的思考,脚下的藤沼已然出现了新的变化。

“嘭,嘭,嘭……”

破水而出的巨型触肢裹挟着冰雪再度从四面八方向林飞袭来,只是这一次,它们不再呈现出散发着荧光的半透明状态,取而代之的是紫黑色的狰狞实体。

突如其来的变故,林飞下意识的撑起念动力屏障去挡。

触肢碰撞念动力屏障的瞬间,顶端蠕动的吸盘紧紧黏在念动力屏障上,一股沛然巨力边从接触的位置传荡而来,触肢使得他整个人都从天空中被拍落。

身体元素化,强行脱离触肢,落在波浪藤上,林飞盯着四面沼泽内摆动的触肢,心下也明白过来这才是那只异兽真正的战斗状态。

原因很简单……相较于之前的几次碰撞,现在的触肢不再给林飞吸摄灵能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彻底的暴力打击。

说的直白些,异兽刚才的行动应该只是它用来收集藤沼内各种生物体内灵能才会出现的特殊形态,如今在遭受接连重创后,这家伙才真正进入了做为藤沼霸主的战斗状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