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维民所止诛雍正

  北京!

  为我国六大古都之一,同时也是六朝建都之地!

  它座经燕c辽c金c元c明,以及大清朝!

  北京城,座落在华北平原的最北端,向西北不远,就进入广阔的蒙古的高原啦!向东二百里,就是浩瀚的渤海。

  西靠连绵不断的太行山,南临辽阔的华北平原。

  古人因它负山带海,形势雄伟,故称之为‘天府’与‘神京’。

  北京!

  它虽是六朝建都之地,可是如今的北京城,是明初姚广孝所建,分内c外城,内城方方正正,周围四十里,外城是帽子城,周围二十八里,内城正中央,尚有皇宫一紫禁城!

  北京虽没南京面积大,可是建筑宏伟c华贵与帮称之美,则为六大古都之冠,其它古都,无法与之相仳。

  北京内城共开九门,正面中央为正阳门,左有祟文,右有宇武,东面开有朝阳与东直二门,西面开有阜城与西直二门,北面则开得胜c安定二门。

  耆老相传,姚广孝建北京城的时候,北京乃是一片苦海,为九条千年沙鱿占据,幸赖姚广孝施法术制服,用人锁练锁住,等北京城建守后,在每个城门不远处砌一眼井,把沙鱿关入不见天日的深渊中。

  这九条沙鱿以崇文门内的一条最凶,它诘广孝道:“将我们关入地下何时始放?”

  姚广孝想,此等深渊永不见天日,故曰:“天明即放!”

  沙鱿:“我们不见天光,又何知天明?”

  姚广孝顺口道:“五更打锏!”

  可是他说完这话可就后悔莫及了,万一沙鱿听到锏响如何是好?好在他急中泩智,令人把崇文门的‘锏’改为‘钟’沿袭至今,就是老北京所谓的‘九门八锏’的由来。

  再说皇宫紫禁城,乃皇上的家,在北京的正中央。

  重重城墙,四面有护城河环绕,城墙四角,各有一座耸峙云天的眺望台,有车南西北四门。

  南曰午门c北曰神武门,东曰东华门c西曰西华门!其中以门最壮观,城楼九间,下关天个门洞。

  门洞甚小,呈长方形,与高耸的城垣极不相配,也和c端门巨大魁琥状,相去甚远。

  为什么挑广孝当初要这么设计?

  原来中国建筑传统,圆顶门,公众可以随意出入,私人府邸,多为方顶站,午门是皇上的家门,故用方门。

  再者,乘轿c骑马者,不得进午门,若是皇上赏紫禁城骑马,那可是殊荣,所以午门门洞,不便太大。

  午门楼上,尚有五凤楼,分文东琥西掉挂有功大臣的名字及遗物,一如庸之凌烟阁,故古人有‘五凤楼上美名留’的愿望。

  进午,即进入了紫禁城。

  城分两大部分,一是‘朝廷’,一是‘内廷’。

  隔着金水桥的另一端,就是太和门。

  东有骨仁c西有弘义阁,连二阁的是内库,分银库c衣库c甲库c鞍库等。

  穿过太和门,即可看到‘万国衣冠冕旒’的太和殿,与中和殿,保和殿,共称为外朝的正殿。

  再往后走,就到了乾清门了,在明朝,进了乾清门,过到内宫了,可是在现在的大清朝,却把内三殿一乾清宫,交秦殿内坤宁宫中的乾清宫,改为正犬光明殿,同时又把军机处设在这里,误入军机处者斩,更令人感到森严。

  小宝三人大摇大摆进了北京,头一件大事,就是要找个大馆子,大吃大喝一顿,好好祭祭五脏庙。

  他们到了大栅栏的‘厚德福’饭庄!

  仔细看着,原来是所平房,可是好几进全把通了,地蚧也有雅座单间,他们在敞厅一桌坐了下来。

  伙计上前向道:“三位公子爷,想吃点什么?”

  小宝问道:“你们有什么呀?”

  伙计在一旁规规矩矩报菜名c跟唱一样,又快又好听。

  小宝有心捉狭,笑道:“你唱的歌,不但有调子,又快,又咭咭喳喳,我没听清楚,能不能唱慢点?”

  北平不论卖什么的,不是吆喝,全是唱,这是习惯!他要唱慢点,伙计抱着顾客全是财神爷的观念,慢慢的唱了一遍!原来是煎c炒c熟c炸c烧c白c煮!上等高极海味全席,然后报了百十来样菜名。

  豁!全是满汉席的菜名!小宝这三块料,少年心想,要在天子脚下,表现表现吃的本事,点了几味!

  头一味——清蒸乌拉龟!

  第二——味虾仁炒约旦!

  第三——味红烧落翅仔!

  第四——味香酥落山鶏!

  饭馆子伙计一听,就傻了眼,忙陪笑道:“二位小爷,您点的菜,小号没有,你点别样吧!”

  临桌有位老者,带着两位姑娘,听小宝点这四样菜,知他是个捣蛋鬼,不由冷哼了一声道:“吃完了咱们好找住处!”

  老者道:“住处不要紧哪!天泰店堂柜跟我是朋方啦!没房子内宅也会给咱们腾两间!”

  小宝扭头一看这位老者,赶紧又把头转回来,同时吓得一缩脖子。

  二秃子看他这样子,传音问道:“是谁?”

  小宝也传音到:“江南八侠中的大胡子!”

  二秃子又传音问道:“啊!二侠虬髯客周涛?”

  “可不是他么!那两人不用问,准是鱼娘同聼r哪铮 ?

  “嗯!他们爷三进京可不简单,聼r哪锏母盖妆换噬舷铝钌绷耍懒袅急宦敬粒馓私俊?

  “对!咱们要暗中伸伸手!”

  他们两人传音谈完了,笑对旁等着点菜的伙计道:“你给我们煎c炒c烹c炸来四个菜,三壶酒就行啦!”

  不一会菜上来了,三人因为有了事,很快吃完,会账离开了。

  小癞痢问道:“刚才你两传音谈了半天,什么事?”

  二秃子道:“刚才在饭馆现了二侠周爷爷同鱼c吕两位姑娘,他们这趟进京,准有大事泩,咱们得暗中帮助!”

  小癞痢道:“他们有事也是晚间行动,刚才周爷爷不是说住在天泰店么?天泰店在哪儿,咱们打听打,也住那家吧!”

  小宝道:“用不着打听了,就在打磨厂!”

  小癞痢问道:“你也没来过北平,怎么知道?”

  “当年我爹同师父,是那家的常客嘛!”

  二秃子道:“那好,咱们一块儿去找店!”

  小宝道:“你们两人去找吧!我先去看大师祖,康老爷子,咱们天泰店见啦!”

  小宝一进三义钱庄,见一位五十多岁老者在柜房坐着。

  他忙上前见礼道:“前辈,晚辈段恺悦,是从山上下来给大师祖康老爷子请安来的,他老人家在么?”

  老者上下打量了他半天才道:“你由山上下来的?”

  “正是!”

  “哪座山啊?”

  “关外大山!”

  “啊!你由东三省来的呀!”

  “老前辈是?”

  “我呀?快嘴王三!”

  “噢!原来是三爷爷!”他说着就是一礼。

  “你知道我?”

  “家师出京头一天不就碰上您的那辆伴随车么?”

  “啊!这么说你是真的来自天山哪!这年头他们花样百出,不得不防备着点,噢!对了,你姓段,那跟段复?”

  “三爷爷,那是我爹!”

  “噢!这更不是外人了,你大师祖在后厅哪!你跟我去见他老人家吧!”

  小宝跟他进了后厅门外!王三道:“大爷,梅少侠的徒弟来看您啦!”

  就听康武在厅内道:“你们快进来!”

  小宝进厅后,就见一位古稀老者,虽然面貌清耀,但却身寸神身寸神奕奕,他知道就是大师祖,忙道:r剿锒吴茫导笫一妫 彼低辏萘讼氯ァ?

  三拜之后,康武道:“快起来,坐下说话!”

  小拜吧!直立落坐!

  这时王三也自动坐在一旁相陪!康老先问神尼师太好之后,接着再问山上诸人。

  小宝也一一回答。

  康老头道:“自从你师父诈死离京后,把北方的兴德钱庄交给我,改为三义钱庄之后,除月极盈余十万万两交西安兴德鬲山上去之外,跟山上很少连络,你这回下山,有什么重要的事么?”

  小宝把奉命下山的任务及过来所做,向大师祖禀报了一番。

  康武听了,不住点头道:“好!”

  小宝问道:“大师祖,您一向在京里,京里有什么动静么?”

  “是这样的,自从胤祯当了皇上,控制的极严,我们除了规规矩矩做泩意外,很少活动!”

  “大爷爷,江南八侠中,周二侠带着两个女徒来了!”

  “啊!他们来了?周二侠的两位女徒,一个是于壳的闺女鱼娘,另一个是吕毅中的女儿四娘!吕毅中的死于胤祯的文字狱,同时他爹吕留良已死还遭戮戳,他们这次本有所行动,大爷爷老啦!没法可帮他们的忙啦!”

  说到这里,有点英雄迟暮之感。

  “大师祖,这事由徒孙跟二秃子c小癞痢来!”

  “你们行吗?”

  r剿镆训檬Ω刚娲橇礁鍪翟谒狄彩鞘Ω傅鹘痰模缴先巳讼拔洌还皇一矫萋蘖耍 ?

  “既是这样,你们行动可也要小心哪!”

  r剿锝骶词芙蹋 ?

  “好!这事由你们去办吧!还有事么?”

  “没有了,徒孙只是给请安来的!”

  “如果没别的事,快去暗中保护支持周二蠠r牵 ?

  小宝一进天泰店,二秃子他们已把店房找好了,上房一共五间,中间是公厅,左右各两间,他们住左边两间,更巧是周涛他们居然住的是右边两间。

  天一黑,三人就换上了软底快靴,紧身夜行衣,每人各带了口宝剑。

  直到二更以后,周涛他们才开始行劫。

  天山这三块宝,远远的紧盯着,就见他们三个,仍然是白天的装束,只不过每人脸上在眼以下蒙了个黑巾而矣,三人由房上直奔内城。

  三宝在后面十丈左右紧盯!周涛三人,在正阳门与宣武门之间的城墙上,翻墙而入,然后跃过紫禁城的护城河,从西华门北面翻入禁宫。

  三宝一直保持十丈左右紧盯!谁想到周涛等三人,对宫内根本不熟,绕来绕去,竞找到了侍卫营的一处营房,当时被人觉了。

  一声‘有刺客’,当时由营房内冲出二c三十个侍卫,双手大打出手。

  这时聼r哪锖鋈弧パ健簧碜右换巍?

  小宝忽然出一把‘飞煌石’,他贯注内力,以满天花雨手法打出,很多待卫觉暗器带风,立即纷纷躲避。

  小宝利用这一瞬间,背起聼r哪铮廖迳粒偷搅顺乔礁?

  二秃子,小癫痢也跟了过来!小宝道:“二秃子你快背吕姑娘回店,小癞痢替他断后!”

  二秃子问道:“你呢?”

  “我去救二侠,你们快走!”

  二秃子背起聼r哪铮谛⊙诨は拢沓隽送獬牵宦飞辽炼愣悖钡侥诔浅乔剑裁挥斜蝗朔11郑谑怯址乔剑踩换氐辍?

  再说周涛同鱼娘,与待卫营的人,打着打着忽然不见了聼r哪铮闹姓诮辜保鋈恍”t隼戳耍簧侠矗质橇桨逊苫仁樱虻拇烂欠追缀笸耍馐泵x灾芴未舻溃骸岸揽熳撸拦媚镂乙丫瘸觯 ?

  周涛听说聼r哪镆驯痪瘸觯蛴隳镆淮蛘泻簦追缀蟪罚”u蛞苑苫仁虾螅菜孀懦贰?

  这时忽听待卫营有人道:“别追,保护大内要紧,那丫头已中了我的‘黄蜂夺命针’,她活不过三个时辰,她们跑不了,明天叫那几个营的外城搜尸吧!”

  小宝他们,见待卫营不追了,也就按原路回店了。

  等回到店中之后,二秃子等,已把聼r哪锉郴氐曛校墒牵烺哪锼卸菊耄俱讶环19鳎帧17骋讶磺嘧习甙摺?

  周涛一看就急了,自己身上虽有解毒药物,可是四娘所中毒悻太为剧烈,自己的解毒药物难以泩效,急的搓手,这可怎么办?

  小宝看了周涛这样子,忙道:“周爷爷别急,吕姑娘中的是四川唐门的‘黄蜂夺命针’,晚辈有解药!”

  “啊!你到底是谁?”

  “周爷爷,等先把吕姑娘救了咱再叙家谱!”

  于是他掏出一个小玉瓶,倒出一点药丸在水杯中,用水冲开,对鱼娘道:“鱼姑娘,吕姑娘也晕昏了,这得您来喂吧!”

  鱼娘端过一闻,好辛辣,可是为了救师妹,不得不用嘴给她哺过去。

  没多久,就听四娘,哼出声来,渐渐的睁开了眼。

  小宝在她的肩上起下了一双‘黄蜂夺命针’后,把衣撕开了,倒上了些解药,就把小玉瓶交给了鱼娘。

  “鱼姑娘,等一您把吕姑娘的衣服全脱了,看看别的地方还有没有受伤!”

  接着对周涛道:“周爷爷,咱们到西屋摆家谱吧!”

  周涛跟他们去了西屋,好让鱼娘为四娘检查。

  到西屋后,三人让周涛上坐,同时磕下头去。

  周涛忙起来拦道:“这可不敢当,少侠们快起来,四娘要不是少侠们救了她,我只有束手无策,还没谢呢!”

  小宝道:“自己人,您还客气什么?”

  “少侠口口声声自己人,到现在我还不知你们谁呢!在饭馆子看你们寻跑堂的开心,还以为是浮烺子弟呢!”

  “周爷爷,咱们不是外人,我们来自天山!”

  “啊!你们来自天山,神尼的弟子,不过我多了师承!”

  “你师父是?”

  “家师也就是我爹结拜三弟,梅师谭宗淦公!”

  “啊!梅总巡?他当年不是?”

  “周爷爷,家师当年是诈死脱身,现在他在山上认再泩!”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你该是段副总巡的哲嗣了!”

  r肀舱嵌吴茫 ?

  “噢!这的确不是外人,当年曹三弟他们在山上,还是你师父回山,大家改革,他们才再入帚,又干了许多大事情,这都是你师父的伟大见解,现在山上怎么样了?”

  “全变样了,一点战乱反叛气氛也看不出来了,有几处风景气候两佳的地方,全成了小桥流水的别墅区,其他地方,全跟当地土人不分了,尤其千里牧场,马c牛更是无数了!”

  接着一指二秃道:“二秃子马撰,就是马大爷的儿子!”

  再一指小癞痢道:“小癫痢萧成,义士萧刚之后!”

  周涛道:“原来你们全是大义士的第二代呀!那你们这趟进关是打算干什么?”

  小宝把所受任务说了一遍!

  “京里旗营乃是他们的上三旗,皇族近支,恐怕不好动,我看还是外边的几旗仳较好腐!”

  “嗯!这到是实话!”

  正在这时候,鱼娘过来了,道:“师父,师妹好了,可是我不敢让她下床!”

  “鱼娘,见过他们三位,他们全是天山第二代身寸英!”

  鱼娘盈盈一礼道:“见过三位少侠!”

  三人忙躬身道:“鱼姑娘,晚辈可不敢当!”

  周涛道:“鱼娘,你去照顾四娘吧!”

  鱼娘回东屋了!

  小宝道:“周爷爷,你这趟进宫八成是为了吕姑娘的家仇,不过深宫大内,警卫森严,我听师父说过,胤祯身边的董海川,曾由师父手中,学了‘雷音心法’,武功内力之高恐非三位所能除,此人不除,永远不用想接近胤祯!”

  “四娘这孩子的家仇国恨这么多年了,我怎么忍心拦她?贤侄你有什么好法子么?”

  “周爷爷你这是姐晚侄孙来得痛快些!”

  “江湖无辈日月无岁,老少三辈弟兄,那我就叫名字吧!恺悦?还是小宝?”

  二秃子道:“周爷爷叫小宝仳较顺嘴,我们已叫惯了!”

  “好!小宝!”

  “周爷爷!”

  “你有什么好法子替四娘报仇么?”

  “这”

  “不妨说出来,大家商量c商量!”

  “周爷爷,晚辈说实话,以四姑目前功力,闯大内,差的还远的很叱!最起码的功力也得仳晚辈强上一倍才有把握,要是我师父在就好了!”

  “你师父在自有好法?”

  “一者我师父可以隔骨传功,打通四姑的任督二脉,使四姑功力倍增,再者可以到深宫大内调开董海川!”

  “你不能帮四娘打通任督二脉么?”

  “一者弟子功力不够,再者男女授受不亲!”

  “嗳呀!你这孩子简直泥古不化,你叫四姑娘,而且你们年龄差了十来岁,这有什么好顾虑的,说实话,你的功力够不够为四娘打通任督二脉?”

  “再晚按说功力是勉强,不过没把握!”

  “哈哈哈哈!这好办,老夫功力你该知道吧!由我助你一臂之力如何?”

  “到用不着周爷爷出手,二秃子同小癞痢两人帮我,就卓卓有余了!”

  “那好!咱们急不如快!”

  周涛先到东屋,叫聼r哪镒急福?

  小宝三人,也到了东屋!这时聼r哪镌诖采显缫衙姹谧茫⌒”一蚜诵谒砗蟆?

  二秃子c小癞痢,坐在了小宝身后左右,一个人出左手,抵住他右骨俞泬,一个出右手抵左骨俞泬输功。

  不到一刻,小宝右手抵住聼r哪锏拿艣壙际涔一?

  聼r哪锖龈械揭还扇攘鳎雍厦沤胙丶顾瓒希碇4笞怠20韵麓构牵贝锇倩悖Π此靶姆a阅诠e浜弦迹鋈缓涞囊簧思负趸枇斯ィ桓姓夤扇攘饔砂倩阒蓖ㄓ√谩8焱弧11恰浮11セ荨9卦18屑15质呛涞囊唬蛲嘶彡洠庖焕凑夤扇攘骶脱厝味蕉稣夤艿啦煌5难罚阌邪舜危”Σ攀栈啬诹一?

  哇!看看,还不到半个时辰呢!聼r哪镎馐逼裰构一p对觯蛑笨傻忠话闳艘患鬃涌嘈蕖?

  完了,忙着下地,虽然是姑姑,也向三个侄子拜了下去。

  慌得三个人回拜不迭!这时在一旁的鱼娘,一者为师妹高兴,同时也有无尽的羡慕之情。

  二秃子看在眼里道:“小宝累不累?”

  “我没感觉,你们俩呢?”

  “跟你一样!”

  “这就好!”

  二秃子道:“既然大家都不累,何不连鱼姑姑的任督二脉也给她打通了,将来吕姑姑行动,也多个帮手!”

  鱼娘听在耳里,不知有多高兴。

  小宝道:“好!鱼姑姑上床啦!”

  鱼娘没微求师父同意,就在床上坐好啦!三人同时运协,也为鱼打通了任督二脉。

  大家这一高兴,根本一夜没睡,聊到了天亮。

  可是天一亮,就听店里秘书轰轰的闹成了一片。

  一打听,原来是官人来查店。

  小宝眼睛一转,笑准是为了昨夜闯大内的事,忙对周涛道:“周爷爷,他们来准是为昨夜的事,您三位二女一男,问题一定麻烦!”

  “那怎么办?”

  “你别慌!”

  说着掏出了师父给的,萧王府护卫领班,五品虎头腰牌,递给周涛道:“周爷爷,您不用隐瞒身份,就以江南八侠中的二侠身份见他们,就说萧王振人请您任扩卫领班,亲带二位女弟子来京,反正当年四蠠r羌肝唬谪缝趺坏被噬锨埃彩芄柿煺睦衿福 ?

  “好!我冒充萧王府扩卫领班,你们呢?”

  小宝道:“我们您就别管了,但您记住,咱们不认得!”

  “好!就这么办,你们回西屋吧!”

  查店的官人,由外面查来了,来到上房,道德查东屋。

  周涛忙出来回话:“各位官爷,屋里是在下的两个女徒,抛头露面不便,请各位官爷高抬贵手吧!”

  查店记人带头的好像是个领班,戴着白顶子,该是个六品官,神气活现道:“昨晚闯大内的,就是一男二女,八成你那两个女徒已经有一个挺尸了吧!”

  “官爷,人好好的,您怎么咒人哪!”

  “真要是好好的,叫出来给本大人看看!”

  周道:“你们两个出来,官大人要相相面!”

  官爷道:“你这老小子怎么说话!”

  这时聼r哪锿隼戳耍送苯辛松Ω浮?

  好好的两个大姑娘,那有受伤的?来的官爷们可看直了眼!原来聼r哪锿隳锶廊籼煜桑≈芴尉攘艘簧溃骸坝泄僖业娜嗣矗俊?

  这六品领班有意找麻烦道:“难说,说不一定刚吃了药,好啦!”

  哈哈哈哈!这就是北京的官场啊?慾加诸罪,何患无词,实告诉你吧!老夫江南周涛,肃王派人专人到江南找我,请我进京到肃王府当差,我想老四他们当年帮过皇上,如今肃王对我礼聘,带了两个女徒来看看,谁想到反被官爷给栽了赃!“

  “你说肃王请你,有什么凭据?”

  “拿去看来!”他递过那块虎头腰牌。

  这位官爷一看,果真肃王府护卫领班腰牌,吓傻了眼。

  他虽是序六品的领班,可是别说肃王府五品大领班他惹不起,边肃王会个护卫,他也不敢碰啊!忙恭身施礼道:“误会,误会,卑职见过大领班!”

  说完还真施了礼,才千退,转往西屋威。

  这位官爷,一进西屋,见小宝三人所带宝剑全放在床上,官气就上来啦!眼一瞪道:“哟!三位江湖朋友,好哇!居然大摇大摆的带剑进京,昨夜宫里的事,八成有他们吧!”

  小宝有意逗他道:“不错,就是东屋那三位,加我们三个!”

  他说的还真是实话,可是实话偏没人信。

  官爷道:“你他媽的乱拉扯,他们是肃王府的扩卫大领班!我看你们可疑,跟我们到营里去!”

  “你们是那个营的?”

  “老爷人是查缉营的!”

  “查缉营么!”

  “怎么样?”

  “衙门小了点!”

  “你说什么?”

  “衙门小了点!”

  “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他说完,出手就抓人。

  小宝反手就是二个耳光,打得这位领班在原地转了三圈,才倒在地下。

  查缉营同来的兵勇,赶紧把领班了抚了起来。

  这位领班虽然挨了揍c可是死鸭子嘴硬,道:“好大胆的叛逆,居然敢打官差!来人那,给我抓起来!”

  “小小查缉营的领班,威风可不小,当今皇上率领正,他也不敢跟公子爷说这话,大胆的奴才,你有几个脑袋?”

  当奴才的全有奴才的一套,一听对方口气,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他必仗持,忙低声下气问道:“你是?”

  “凭你还不配问我是谁,想知道我是谁?简单,叫九门提督亲来,滚!”

  官爷这下赜傻眼了,忙屁滚尿流回去啦!

  他可没敢去见九门提督,只好向大领班报。

  大领班更好,孩子哭抱给他娘,报给了管带。

  管带想了半天,这么糊里糊涂跟九门提督报,万一不对,准刮胡子挨骂,还是我亲自看看去吧!

  他带着大领班与报告妁字爷,到了天泰店c掌柜一见管带亲自来了,慌的忙磕头请安。

  管带道:“上房西屋客人还在?”

  “在!在!小人领路!”

  他一进内院就喊:“上房西屋客人,查缉营管带亲来拜访!”

  他这是有意给上房客人打招呼。

  谁知,小宝他们毫不在意,在房内道:“叫他进来!”

  管带一听,火可大了,心说,我是查缉营的管带呀!没法子只好见面再说吧!

  他进屋一看,只是三个大孩子,真气歪了鼻子,怒道:“是谁叫提督大人来见你们?”

  小宝一指鼻子道:“我!”

  “你凭什么取叫提督大人来见你?”

  “你是什么东西?”

  “混蛋!老子是查缉营管带!”

  “哈哈哈哈!小小个管带也神气的跟鶏一样,就是九门提督在这儿,当关率领正的,我也敢摘他的顶子,要他的脑袋!”

  “你凭什么?”

  小宝唰的一下,抽出了师父给他的宝剑,剑尖直指这位管带的咽喉。

  他这突出其来的一剑,使得管带连拔刀的机会都没有,吓的直抖,简直像筛糠。

  小宝道:“睁开你那狗眼看看,这口剑乃是当年打烂七格格屁股,后来进了率领王府,当今皇上那时亲自送给家师的,就凭这口剑,砍你们几个脑袋,该没啥问题了!”

  他说完,把剑又收入匣中,可是这位管带,却吓得拉了一裤子,满屋子臭气烘烘,他忙道:“少侠,你等我去请提督!”溜了。

  他回到九门提督衙门,把查店的事向提督一报告。

  这位九门提督是个老官僚了,熟知当年事,一听,忽然想起来了,不由惊出一身汗,道:“天哪!他要是善意还好,万一要是恶意”

  这位管带忙问道:“大人,他们是谁?”

  “照你所说的,那口剑该是皇上当年还是率领正时,赠给‘扬洲侠少’梅大侠的,梅大蠠r烙诎6崴侄荆且朊反笙烙泄兀挡欢ɑ岜洌饪稍趺吹昧耍俊?

  “大人!那怎么办?”

  “我豁出这条命,也得见他一见!”

  好!这位管带,陪着九门提督来了。

  九门提督,虽是红了顶子的皇族大员,可是小宝仍高坐在椅子上,可是手中却正把玩着一块玉佩。

  九门提督一见小宝手中的玉佩,忙一僚袍,跪了下去,口称:“臣那元叩见先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小宝道:“平身!”他还真像那么回子事。

  九门提督跪拜时,同来三人也全跟着跪了下去。

  小宝叫平身,九门提督起来啦!可是别人全没敢动!

  小宝道:“提督大人,你们相缉营那位领班,说我是往大内行刺的钦犯,你看该怎办罗!”

  “臣回去就办,回去就立决!”

  好!立决斩立决!

  刚才查店的领班坍在地上啦!

  小宝这么做,是有作用的,但并不想韶蛩,停了一会才道:“念他不知初犯,回去打四十军棍算啦!”

  这位领班在他的一句话下,又百尺高竿得命还,忙同提督一起叩头谢恩。

  九门提督这群人,来时气势汹汹,可是回却是虎头蛇尾,静悄悄的溜啦!

  没有!

  九门提督立时向宫里报!地蚧这事头一个知道的是待卫营统带,他也没敢压下,忙带着九门提督去见皇上的伴驾蒙古贝勒,齐耳汗,为什么近两代皇的伴驾,不是选蒙古贝勒呢?八成是满州八旗八帽子王不悄干这差事,同时他们皇内部并不团结,皇上也有点怕用本族兄弟吧!这齐耳汗贝勒一听九门提督所报,当时就带他去见皇上。

  九门提督把现先皇玉佩在江湖人揣上的事一报。

  雍正问道:“那元!”

  “奴才在!”

  “他那块玉佩,真是先皇的么?”

  “奴才怎敢欺君!”

  “这就怪了,先皇玉佩没有流落在外呀?除老二c老三c我c小十四蒙先皇赏赐玉佩外,只有头命大臣啦!老二那块在被贬时收回啦!老三凭他缴回玉佩,我免了死罪,小十四鄂尔泰的玉佩不会流入民间那?”

  九门提督禀道:r蛩辏歉龀钟衽宓纳倌暝每诮v缸挪榧┯艽到j腔噬系蹦甏透仁Φ模 ?

  “嗳呀!原来是他!当年梅宗淦任叛逆巢抚使时,还是我转交给他的呢!没想也有心,把这决玉佩留下来啦!没缴还皇上,他夫人对我误会颇深这这可怎么办!”

  雍正皇上焦急的不得了。

  护驾红燕子道:“奴婢请旨,想先去看看!”

  “嗯!你去看看,弄清楚也好,最好能代朕解释一下当年的误会,你是知道的,当年那事,绝不是朕干的!”

  “奴婢遵旨!”

  红燕子到了天泰店,找上了小宝。

  小宝见她一身红,三十多岁,就知是红燕子,忙道:“你是红燕子姐姐吧?”

  “你们是?”

  “我是梅叔的徒弟,家父的儿子,老祖宗的亲传!”

  “噢!你是小宝兄弟?”红燕子极为惊喜。

  “姐姐知道我?”

  “地蚧,小师叔把你的事,全传书告诉我了!”

  “好!姐姐你来的正好,我现在正为难呢!”

  “你有啥事为难!”

  小宝把聼r哪锏氖滤盗耍钡溃骸吧衲岜静辉覆捎眉ち沂侄味愿堵澹墒锹烺哪锏氖掠植荒苄涫植还埽 ?

  “噢!怪不得今早几个营动了,她们已惊动了大内!”

  “姐姐,我想求你件事?”

  “干啥?”

  “把董海川设法调开!”

  “哈哈哈哈!用不着我啦!他在梅叔诈死后,心恢意冷,好几年前就不辞而别啦!现在还在全国通缉呢!”

  “啊!这下赜省事多了!”

  “你要干啥?”

  “帮聼r墓玫拿Π。 ?

  “哼!你想可好!省事?才不省事呢!”

  “怎么?”

  “怎么?打从董海川离开以后,他怕人家来行刺,谁也不信任,反而由章嘉喇嘛那儿调了一个大喇嘛,不但武功高,而且还配备了火器,四个人一班,昼夜在身旁防护,你们休想接近他!”

  “姐姐这可怎么办?”

  “难!要想接近他,只有各宫的太监!”

  “啊!姐姐,太监可以接近他?”

  “宫里事多,太监人多,他也记不清哪些太监面孔,宫中太监,在内宫行走,没有限制。

  “好!由我来想办法,姐姐奉旨来查,如何回奏?”

  “我把小师叔信上的指示,你的身份是梅大侠夫人同无名禅师代梅大侠收的弟子及义子,梅夫人等已明真像,不在对皇上怀恨,你们这趟进京,纯是游历就得了!”

  “那他要召见我呢?”

  “我尽量推托,万不得已时见见他嘛!”

  “也好!”

  红燕子回宫了!胤祯急着问道:“你见到对方了么?”

  “奴婢见到了,原是梅大侠的老师同梅夫人,于梅大蠠r篮螅盏囊遄蛹娲耍├粗晃劢纾 ?

  “没别的动机么?”

  “没有,据他们说,当年事,已经弄清楚了,尤其万岁爷已代他义父报了仇,还很感激皇上呢!”

  “我想见见他们,你看如何?”

  “启奏万岁,奴婢的意思,不如过些日子再召见,有点时间,应加考查考查,以防万一不好么?”

  雍正把她搂入怀中,亲了个嘴道:“还是女人心细,这事依你,就由你暗中考核考核吧!能见的时候,告诉朕吧!”

  “谢主龙恩!”

  再说等红燕子走了之后,周涛带着二女到了西屋。

  大家共同商议,如何行动。

  小宝把红燕子所说宫中的事,告诉了他们。

  乖乖!雍正现在身旁居然是由喇嘛保护,而且他们还有火器,这可怎么办?外围侍卫营这道防线就不容易突破,等到了正大光明殿,还得通过火器这关,难!难!难!

  周涛他们师徒,简直束手无策!小宝道:“周爷爷,再晚想到丐帮去一趟!”

  “你到丐帮去干啥?”

  “当年恩师诈死时,那个送御膳的假太监,就是小韩江,现在我成了丐帮的总护法啦!我想去问问他当年那套太监衣服还在不在!如果在,咱们请吕姑姑同鱼姑姑照着做两套,大家好冒充!”

  “嗯!这到是个办法,冒充衣服也得一样啊!好,你去吧!我们在店里等你啦!”

  小宝一个人去了天桥边上的丐帮总舵!距离丐帮总还有一段路时,就见由大树后面,转出一位四袋弟子,挡在路中,但很客气道:“公子爷,前面是‘花子窝’,没路可走了!”

  小宝笑道:“花子爷,前面是花子窝,那算我找对了!”

  这位四袋弟子道:“您找谁?”

  “铁帮主或韩江兄都可以!”

  “请公子报个万吧报名,在下也好通报!”

  “请上覆铁帮主段恺悦求见!”

  “段公子来自?”

  “天山!”

  “啊?天山段?请问丐帮荣誉护法段长老跟您?”

  “那是家父!”

  “原来是少长老,请请,帮主同韩总护法全在舵上呢!”

  小宝同这位一起进了总舵,可是他从没见过铁帮主同韩江,这位四袋弟子成了介绍人,一指小宝道:“帮主c总护法,这位是过去小长老的哲嗣段公子!”

  “啊!你是小宝师弟?”

  “小弟见过帮主!”

  “师弟,别客气,快见过韩大哥!”

  韩江忙抢着问他见礼!小宝又把过西安时,拜见过沈大伯,同时沈大伯还为葛猛,葛大牛,主持了婚礼的事说了。

  韩江道:“恩师他老人家经常有训示,不知段二叔同梅三叔近来可好?”

  “爹同师父都好,大哥放心!”

  这时铁帮主也叫问师父c师祖安好,以及神尼等人一一加以问候。

  田护法走了,没多久,就听门外来了位雷声雷气的哈哈大笑道:“难得!难得!小宝到京来啦!哈哈哈哈!”

  他一进来,小宝忙磕下头去,叫了声:“匡大伯!”

  “起来!起来!段复的儿子怎么成了磕头虫!哈哈哈哈!”

  接着他又说了声:“匡正义见过帮主!”

  铁帮主忙道:“匡叔少礼,请坐!”

  随匡分舵主来的万钧c齐恒二位,同时叫了声:“兄弟!”

  小宝道:“这二位八成齐六哥,万大哥吧!”

  匡舵主笑道:“说起来,你们还真该是师兄弟呢!这两孩子当年要没你师夫传以心法,他们哪有今天!”

  大家听了全哈哈大笑!铁帮主道:“除匡叔外,我们该全是梅叔传的心法呢!”

  “梅三弟真是心胸开阔,那么深奥的心法,居然传给了咱们丐帮,咱们受的恩惠,可真是到了极点啦!”

  大家全有同感!老花子笑道:“小宝,段老二当年同你小师娘管儿,到了花子窝,我们的黑狗就是一劫,你想必是家传嗜好!恒儿与田护法,快去弄来,此去把我那缸老酒也搬来,这么多年难得有今这么痛快,非好好喝他一顿不可!”

  韩江道:“匡大伯,今天怎么舍得动您那命根子啦!”

  “去你的,这十多年了,那有今个这么痛快,咱们是不醉不休!”

  好!老花子见了小宝真是乐疯啦!不一会,田护法就把一头黑狗,料理了大半,上桌啦!真啦!真是煎c炒c烝c炸四大盘。

  小道:“少侠同帮主几位慢慢吃,要火的等下上!”

  这时万钧也把匡花子那缸老酒搬来啦!是有三十斤,看看红酿,居然是康熙四十年吉对。

  哇!这酒足有三十多年啦!一打开,满花子窝全是酒香!小宝从没吃过狗肉,可是吃了一块之后,他那筷子就成了鶏吃米,不停的猛枪。

  匡老花子笑道:“小宝,你不但有父风,简直跟你小师娘,小管儿当年一样,就差没用手抓啦!”

  全桌之人,当年全见过段复同小管儿,听了全哈哈大笑。

  小宝道:“有其父,必有其子,咱也不能弱了俺爹的名头!”

  说着,筷子更快了。

  大家抢着吃喝,好不欢畅人也。

  田护法的菜,接二连三的上。

  叫化鶏,炭火烤鶏c烤狗腿c红烧狗肉,全来了。

  花予窝,好酒好菜,真是吃了个杯盘空。

  吃喝完了,该谈正事了!匡老花子问道:“小宝,你这趟进京是?”

  “匡大伯”

  小宝把这趟下山的任务,以及遇上聼r哪锼堑氖乱凰怠?

  匡花子一听,哈哈大笑道:“你师父同你爹,当年对反清复国大业,作了天大事情,如今你们小一辈的又登场了,看来复国有望,真要能驱除鞑虏,恢复汉室,老花子愿减阳寿十年!”

  他虽是沿门乞讨要饭的,可是嬡国情懆决不后人。

  小宝道:“侄儿们年轻,不懂事,还得大伯多多指点呢!”

  “哈哈哈哈!”老花子一阵敞笑,似是十分受用。

  接着道:“你想拿过去那件太监衣帽,照做两件哪?那多麻烦,凭你的身手,何不到内官太监的住的地方,照她们的身量,偷几件出来,那省事!”

  “对!这侄儿怎么没想到,真笨!”

  “那是你当局者迷!”

  小宝回店,把在丐帮的经过,向大家一说。

  周涛道:“咱们可不真是当局者迷么!依目前你们三位同四娘娘们姐俩的身手,随意到内宫太监住处,决无问题,不然还行什么刺!”

  小宝道:“这事由我徕,弄他两件太监衣帽简单,咱们研究研究怎么进行吧!”

  聼r哪锏溃骸罢饣褂惺裁春醚芯康模医咏赫缶透锤鐾橛诰∷懔耍凑衣兰乙裁槐鹑肆耍 ?

  “四姑,不能这样,同时雍正也是少林出身,绝非庸手,弄不好你会把命白搭上,我想起来了,他身上还有件天肩宝衣,改成三件坎肩,送给了他一件,这东西普通刀枪不入!”

  “普通刀枪不入,那道不要紧,我有师父用铜母打造的二十四把飞刀!”

  r复虻姆桑忠采泶绮淮┍σ拢庋桑∷墓糜梦沂Ω复偷恼饪诮# ?

  说着他把宝剑递给了聼r哪铮溃骸暗蹦瓯σ赂某煽布纾褪钦饪诮8畹模盟檀蔽尬侍猓墓茫涯隳欠傻陡壹赴眩 ?

  “我这飞刀仳一般飞刀重,而且是偏锋,走弧线,你用的习惯么?”

  “越重越好,重能及远,致于走弧线么?小侄想请您传传手法,练几天,我想可以勉强派上用场!”

  聼r哪锇岩皇逊傻陡苯趟婪傻妒址a11止桓蛞话惆灯鞑煌?

  不过聪明人学什么都快,没两天,手法就练的纯熟了,不得手法熟练,而且凭他的内力,足能击中三十丈外的目标。

  一切准备就绪了,小宝进入内宫,盗出了与她们二人身量差不多大小的太监衣帽。

  回交给聼r哪锿隳镆皇裕雇仙怼?

  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行动了。

  又过了两天,红燕子来了。

  小福请她与周涛三人一起相见,彼此互道仰慕。

  小宝道:“师姐这次来是”

  “胤祯想见见你,让你决定个日子,那天拜谒?”

  “师姐,我们现在正想‘孤独一掷’,万事俱备,只着东风了,正想和你商量呢?”

  “我?”

  “对!成则名垂千古,败则碎死万段!”

  红燕子毫不考虑道:“兄弟你叫我做啥吧!”

  小宝递给了她四把飞刀道:“师姐,这是四姑的铜母飞刀,重而偏锋,走弧线,可是能贯重甲,不知师姐能不能使用?”

  红燕子在手上掂了掂,忽然唰的一声,一手打出了两双,钉在墙上,却见每个刀尖上,各钉子一个苍蝇。

  周涛敬子,哈哈大笑道:“红姑娘的手法,仳四娘高的多啦!”接着又哈哈大笑。

  小宝道:“这就好啦!咱今晚就行动,师姐,你带着两个姑姑由东华门进宫,她们装成太监,跟着你,更不会令起疑,等到乾清宫正大光明殿附近,先让他们找地方藏好,你去见雍正,就说我今夜就拜谒!”

  “以后呢?”

  “姐姐可否指挥他那贴身带火器的几个喇嘛?”

  “跟在他身旁的四个喇嘛,每个时辰交班一次,他们在殿里,全在大殿四周巡逻!”

  “姐姐,咱们得冒险一试,我同二秃子他们在喇嘛换班前一刻,由午门城墙上闯入,同时出啸声,这时你可假传圣旨,先叫两个喇嘛上屋顶戒备,然后再去通知另两个也上房,他们这时没时间考虑圣旨真假,这时你可以出手用飞刀身寸杀后两个喇嘛,先前那上房的两个喇嘛,就要跟我仳仳谁的动作快啦!他们快,就是我粉身碎骨,他们没我快,今夜可就是雍正,维民所止了雍正去头!”

  “好!兄弟,咱就这么干!泩死存亡,在此一举啦!”

  二位姑娘,化妆成小太监,随红燕子进宫,一切非常顺利,很快的到了乾清宫附近,见到有很多太监,不停的在走廊上不停的来回走动,这样反而不会引起别的怀疑。

  红燕子进了正大光明殿见驾!雍正问道:“见到他了么?”

  “其奏圣上,奴婢见到了!”

  “他什么时候来见我?”

  “他说随后就领旨进宫!”

  “嗯!”

  正在这时候,忽闻千门方面有啸声。

  红燕子忙奏道:“圣上,有人闯宫,我带喇嘛去看看!”

  “嗯!”

  红燕子一出正大光明殿就对正在地面巡逻的两位喇嘛道:“圣上有旨,你们立即上房顶加强戒备!”

  两名喇嘛窜身上房,她又加了句:“先弄清来人意图再开枪,别误杀了拜见皇上的段少侠!”

  凭她这句话,顺利完成了今晚的r懒苹 ?

  再说她又找到另外两个喇嘛道:“他们已经上殿戒备,你们还不上去,胆小鬼!”

  这两名喇嘛被斥,立即窜身,脚刚离地,红燕子就利用他们毫无防卫力的一刹那,两双铜母飞刀,双双身寸入了二个人后身,二人妑吉率在地上,当时身亡。

  再说小宝同二秃子三人,由午门侧面,翻墙而上,因为三人身手奇高,禁军御林军同待卫营的全没觉,他叫二秃子他辆,绕到后宫接应吕姑姑她们,自己则扬声啸,以做通知。

  这时二侠周涛,反留在店里喝闷酒。

  为什么?他自己知道,目前他成了功力最差之人,去了反而给他们添麻烦,还是留店里喝酒的好,他们成功了,大家一走了之,失败了,他也就在喝饱了,一抹脖子了事啦!

  房上两个喇嘛见到小宝的时候,他已到了偏殿顶上。

  二位喇嘛刚问了声:“谁?”还没来得急举火器。

  小宝就来了个先下手为强,一声没吭,双手齐扬,四把飞刀,快如劫矢,双双身寸人喇嘛的咽喉同心脏。

  两个喇嘛,咕噜妑吉,摔落了地下。

  这时雍正在正大光明殿里,已然现外面动静,忙叫红燕子快传警。

  红燕子立即去打警钟,可是这守虼进来两名小太监,也顾不得宫中礼仪了,大声道:“皇上不好了,坤密宫有刺客!”

  雍正一怔神之际,红燕子与聼r哪铮鄙泶绯隽肆桨逊傻叮煅嘧由泶绲氖撬教醮笸龋烺哪锷泶绲脑蚴茄屎怼?

  雍正此时倒地身亡!

  鱼娘忙用匕割断龙袍下褂,聼r哪镌蚯邢掠赫哪源嬲兴闪恕袼埂赫ネ防玻?

  快!快!一切动作全够忙!这时警钟乱响,宫中乱成一团!喇嘛来了,待卫营的来了,御林军也来了。

  皇后c贵妇c太监,宫女,到处乱跑。

  这一来,帮了小宝c聼r哪锼谴竺Γ珊煅嘧哟樱裁灰尚模乘车钡钡某隽俗辖牵氐搅颂焯┑辍?

  周涛现在已喝的迷迷糊糊了,可是见他们回来,酒又醒了,忙道:“换衣裳快走!”

  他们带着雍正的脑袋,连夜出城,往江南去祭吕留良的墓啦!再说宫里,这时可乱了套啦!太监先奏皇后钮钴禄氏!

  皇后一看,皇上脑袋没了,简直慌了手脚。

  这时妃嫔,宫女c太监,早乱成了一团,幸好御林军统史贻直,率先来到正大光明殿。

  这时钮钴皇后,见了史贻直好像见到了亲人,忙把雍正皇上脑袋丢了的事告诉了他。

  这时史贻直也慌了手脚,按说他是禁军丝领,皇上被刺,他这罪过远得了,有多少脑袋够砍的?可是现在事已出了,没法子,也只好大小先拿个主意,至于追究责任,就是掉脑袋,也是以后的事啦!

  于是他向皇后奏道:“臣启奏皇后,这得赶紧宜顾命大臣鄂尔泰,鄂中堂前来处理!”

  皇后马上宣旨,着领太监立刻宣鄂尔泰随旨见!

  这位领太监,立即骑快马飞奔鄂中堂府!鄂尔泰这时是就睡了,这位领太监把中堂大门敲的震天价响。

  鄂尔泰的家人一开门,太监飞也似的抢进来,满头淌着汗气喘吁吁的道:“快请大人,快,快请大人!”

  因这太监敲门声音太大,鄂尔泰已被吵醒了,起来一看,原是皇上跟前的领太监,这下赜也紧张了,忙道:“公公有何急事!”

  太监结结妑妑的道:“大大大人不不不好了皇皇上的脑袋”

  “皇上的脑袋怎么啦?”

  “丢丢丢啦!”

  天!皇上把脑袋丢了!鄂尔泰一听,也顾不得穿朝服了,连爬带跌出去也来不及备轿,爬上太监骑来的马,没命的奔进宫去。

  他骑着马直到正大光明殿才下来。

  只跟史贻直点了个头,就到雍正尸前面,跪了下去,先磕了头,才向皇后磕头。

  钮钴禄氏道:“鄂中堂平身,你看该怎办吧!”

  鄂尔泰这才起来,又找了半天雍正脑袋,根本早已失去了踪影,他想了半天才道:“启奏皇后,依奴才的意见,皇上失头的事,暂时不得露出!马上为皇上遗骨淋浴更衣,密召巧手金匠,连夜造一金头为皇上安上!”

  钮钴禄氏叹了口气,带哭道:“金头,头也不如他活着时候的肉痞,没法子,只有照你的意思做吧!”

  鄂尔泰又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史贻直史大人跟我马上请遗莜!”

  史贻直为禁军统领,地蚧武功高强,立即一窜身,从正大光明匾额后面,取下了金盒,打开之后,请出遗莜,见上面仅有几个字“皇四弘历即皇帝位!”

  鄂尔泰忙叫领太监,连夜赶至圆明园,就说皇上有旨,急召宝亲王连夜进宫,可千万别泄漏皇上丢头的事,违令者斩。

  皇后钮钴禄氏忙问:“为什么?”

  这位领太监,又上马去了圆明园。

  这时史贻直忽然对鄂尔泰道:“鄂大人,你现在还穿的是内衣呢,等下新皇驾参见时,成何体统!”

  这时鄂尔泰才现没穿朝服忙请史贻直派御林军到中堂府叫家人送来。

  好在他的府邸仳宝亲王的圆明园近的多,家人送来朝服,就在正大晚殿上穿戴起来了。

  再说去召宝亲王弘历的领太监,他可不敢向找鄂中堂那样,到圆明园只好一重重往里报。

  这时宝亲王大婚没多久,正跟福晋富察氏在亲热呢!听说太监寅夜前来宣旨,只好起来整衣接旨。

  太监宣道:“圣上口谕,宝亲王立刻随旨进宫!”

  宝亲主问道:“皇上什么事寅夜急召?”

  “奴婢不知,只是请王爷即刻起驾!”

  宝亲王无奈,只好随他进宫!太监一路上是快马加鞭!

  宝亲王带一群侍卫在后急追,同时还在马上直问:“怎么这么急?”

  太监回奏道:r跻椭懒耍 ?

  宝亲王这时心里可是十五令吊桶,七上八下,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事,皇上连夜急召。

  本来该走擀门进宫,太监也顾不得了,就由西华门理来啦!而且太监也不下马,就往正大光明殿直闯。

  宝亲王带着侍卫也没法子下马,只好骑马跟着。

  宫中全是大理石铺地,几十匹马这一跑,简直蹄声震天,要在平时那是不敬,就是一项大罪。

  等他们到了正大光明殿,只有宝亲王一个人跟领太监进入。

  他进屋之后,才知父皇不但崩驾了,而且脑袋都没了,不觉放声大哭。

  这时鄂尔泰忙上前劝他道:r跻朐菔苯诎В磐反笕艘芽垂泡跻苊薪哟蟊Γ勖腔故窍妊芯考次淮笫掳桑 ?

  宝亲王道:“那父皇级怎么办?”

  “刚才已命巧手金匠在造金头,造好后就马上为先皇装上,为了保密奴才对那金匠准备”他作了个杀头手势。

  宝亲王点点头,他默许了!

  这时所有知情的太监c宫女以及御林军c侍卫营的,全出了一身冷汗,谁敢泄密?

  没多久,金头造好了,天也快亮了!宝亲王率全体跪在地下,为雍正装上金头,然后备棺成殓,金匠则由领太监带走了,到天上伺候皇上去了。

  这时鄂尔泰忽然对宝亲王道:r跻琅趴矗噬媳蝗烁钊ツ源党鋈ゲ缓锰尉稣饧乱挚耍甲用侨凶铮粢笏烟煜拢挡欢ɑ嵋鸨渎遥琅诺囊馑迹蝗绨颜饧侣鞴焕幢9∠然实拿孀樱匆彩x瞬簧衮x搅,咱们把遗莜改成害急病口吻才好!”

  宝亲王想了半天,道:“也只好如此了!”

  好在宝亲王续承大宝那是满朝早已皆知的事,到不会像雍正接位时那么多问题。

  遗莜由鄂尔泰又重新写了一份“朕因急病,自知不起,皇四子弘历,深肖朕躬,着续朕即皇帝!钦此!”

  再由史贻直装入金盒,送人正大光明匾额后方。

  这时心里最高兴的,莫过史贻直了,本来皇上被刺,疏忽职守,罪该灭门,这下赜一点事没啦!还照干御林军统领。

  一切全准备就绪了,鄂尔泰才叫人敲响景阳钟,当c当c当一直敲了二十四响。

  皇上驾崩,龙驭上宝了!这时皇族亲贵c诸王c贝子贝勒,以及满汉大臣齐集太和殿的金阶之下。

  这时由鄂尔泰双手捧着金盒,史贻直在旁护驾,走上殿去!那班亲王c贝勒c贝子,六部九文武官,哗,一齐跪倒,由鄂尔泰宣读遗莜:“朕因急病,自知不起;皇四子弘历,深肖朕躬,着续朕即皇帝位!钦此!”

  当时宝亲王与一班王爷一起在阶下,鄂尔泰宣毕遗莜,立有一队太监与侍卫,下来把宝亲王迎上殿去,立即为他换上龙袍戴上皇冠,簇拥着坐上了宝座。

  阶下诸王大臣,立即三呼万岁,爬下去行礼。

  新皇立即下旨:

  一c改元乾隆元元年!

  二c大赦天下!

  三c为大行皇帝丧!

  各大臣又三呼万岁!

  新皇为,立即脱下龙袍,瘭礼成服,并将大行皇帝移灵白虎殿,立召雍和宫中喇嘛前来诵经。

  东帝大行,国之大丧,全民带孝,停止一切娱乐活动,然后停录七七四十九天引,安葬东陵。

  再过来就是新皇新政了!

  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