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宗反常的举动,的确是让太多人感到意外和愤怒!

  作为正道领袖级别的势力,大圣宗理应做到典范的作用!

  但这次放过天南之事,在世人看来就是大圣宗的失职!

  尽管没人敢跑到大圣宗那里呵斥,但暗地里骂大圣宗的修士却是不少。

  当然也有人对这些叫嚣的修士嗤之以鼻!

  有种去大圣宗骂啊,背地里骂算什么本事?

  这是他们的说法。

  可惜那些人显然不受激,反过来骂他们不明辨是非。

  至于跑大圣宗骂?

  他们是有几个脑袋让大圣宗抽,还是活的太滋润了?

  骂得越狠的,也越现实!

  不过不管如何。

  最近大圣宗乃至整个南地的名声都有些臭。

  毕竟像东地,北地,中央,西地都没有邪魔作乱,以正道为首!

  南地这么乱,就是几个天宗的失职!

  大圣宗撂挑子则是最大的失职!

  于是。

  其他区域势力进入南地灭天南的呼声也是越发强烈!

  ……

  无双圣路。

  “为什么?”第四圣阁主找到了吴尘浮,双眸中满是不解。

  吴尘浮双手负于背后,悠悠道:“玲珑,万事万物都是有根源的,往后你自会明白。”

  “你的意思是我的弟子白死了?”第四圣阁主听出来了,眼中浮现怒色。

  老娘跟你说仇怨,你他麻跟老娘装深奥?

  第四圣阁主差点没给吴尘浮的脑门来一下。

  “夜央…是我们没保护好。”吴尘浮嘴角扯了扯,又道:“可有些恩怨只能是私人的,不能上升到宗门。”

  最近来找他的人不少,吴尘浮都已经不知道该找什么理由和他们扯皮了。

  “邪主如此打咱们宗门的脸,你说这是私人的?我现在都开始怀疑你是不是和那邪主有什么交易?”第四圣阁主冷冷道。

  吴尘浮眼皮抽搐了了下。

  这可比私事更难搞!

  苏玄也算是大圣宗圣子,打到最后好像也算是窝里斗?

  想了又想,吴尘浮道:“此事我意已决,往后你自会明白我的难处,回去吧。”

  “我不知道你葫芦里装着什么药,但此事我绝不会善罢甘休。”第四圣阁主咬牙。

  “随你。”吴尘浮出声:“作为宗主,我不希望你再纠缠此事。作为多年的好友,我劝你珍惜现在拥有的。夜央的事,就让他过去吧。”

  “够了!”第四圣阁主怒极,都不顾吴尘浮的身份,扭头就走。

  吴尘浮看着,微微摇头。

  苏玄的事,吴尘浮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邪主是大圣宗圣子这事估计绝大部分大圣宗修士都接受不了!

  因为正道对邪魔的固有印象太差了,无法理智的对待。

  此刻暴露苏玄的身份,无疑是极其愚蠢的行为。

  “玲珑,我是为你好……”

  苏玄已然起势!

  吴尘浮是打心底不愿对苏玄动手,但也清楚之前凭他一人是杀不死苏玄。

  甚至吴尘浮猜测凭借天南,苏玄还真有可能与他一战!

  更何况短暂的接触,吴尘浮就知道苏玄是有底线没错,但绝对不是一个慈悲的人。

  第四圣阁主和苏玄斗下去,绝不会和睦收场。

  苏玄会给他一些面子,可不一定会给第四圣阁主。

  而此刻,第四圣阁主已是愤怒的走出光暗之地。

  她不知道。

  不远处李沧水看着这一幕。

  “看来宗主已是下定决心,可是…为什么?”李沧水脸色有些不好看。

  李沧水实在想不通有什么理由能让吴尘浮放弃对付天南!

  天宝圣墓?

  这根本不可能,吴尘浮要知道这事更会毫不犹豫的拿下天南!

  天南还有其他隐秘?

  李沧水不知道,但这绝不是她希望看到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加一把火!不论如何,我定要查清圣墓和那人之事!”李沧水眼神变得冷厉。

  翌日。

  天宝圣墓在天南之事,在南地以野火燎原之势传开,再次引起了轰动。

  ……

  “天宝圣墓?那是什么玩意儿……”

  “你连这都不知道,那可是葬着天灵圣的大墓。天灵圣也不知道?那好吧,你只要知道那里埋葬着灵圣,有大造化!”

  “真龙境,天南气运,现在还来座天宝圣墓?天南…好像蕴含逆天的机遇!”

  “此事一出,估计很多人都会闻风而动!”

  “邪魔…不配拥有这么多宝贝!”

  此事没有出乎意料的引起了巨大哗然!

  很多人都是从古老的记载中知道天宝圣墓,虽然了解大多不详细,但他们都知道那是一处巨大造化。

  财帛动人心,更何况是圣墓。

  一时间无数势力都是蠢蠢欲动。

  ……

  “什么,圣墓在天南?”卫符失声。

  “怎么可能?”

  “不行,圣墓有先天道湖!攻伐天南,我古宗定不能落后!”

  卫符急冲冲的去将此事告知姬九思等人。

  ……

  中央区域。

  踏上一座古老圣山的妖九重扭头望了眼下方云卷云舒。

  “天宝圣墓么……”

  妖九重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真是作死都不带歇息的,这次那些闻到肉味的豺狼们可要一拥而上了。”

  旋即。

  妖九重继续向上走,很快看到了一座古老的大殿,林立的圣像。

  他忽的停顿,微微一拜:“妖族妖九重来访,望请圣殿主一见。”

  这里是请圣殿。

  妖九重此来就是为了联合请圣殿攻打天南!

  ……

  妖族。

  宁缺负手立于一座古老大山上。

  他眼眸不断有浓重的血气闪过,让他看着极其恐怖。

  大山巍峨!

  人身渺小!

  但。

  很多人一眼望去只见龙帝,不见大山!

  隐隐间更会觉得有一头苍黄古老的真龙缠绕着大山。

  龙头低眉为龙帝!

  这一幕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敬畏。

  宁缺修龙脉,此刻虽未大成,却好似有大龙在他周天经络遨游,让人仅仅靠近就是感受到了恐怖的压力。

  人族还好。

  兽类则是先天会被他压制!

  忽的。

  一道黑影出现在宁缺背后。

  “主人,妖九重等人已现身。”那黑影单膝跪地。

  宁缺嘴角泛起冷意:“藏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了么?”

  而黑影则是继续禀报道:“这几天他们去了请圣殿,冥照天宫,运道宗,洞苍运宗……这些,都是和邪主有仇。”

  “呵呵,果然贼心不死。”宁缺冷笑,接着又道:“武殿呢,有什么动静?”

  “武尘空已离开武殿。”

  宁缺一顿,随即冷冷道:“吩咐下去,随时待命,不日前往天南!”

  “是!”

  黑影退去。

  宁缺则是望着远方,一双黑眸不知何时已然变为恐怖龙眸。

  “这一次,我倒要看看谁能动他!”

  ……

  另一边。

  武殿中走出一男子。

  他让人如沐春风,似见暖阳。

  而他也是那么独一无二,出尘如仙。

  他抬头望南地方向,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

  “武道明心,剑道忘邪。也不知道当世的你能否挡我一拳一剑。”

  他自语间走远。

  所过之处如仙人临凡,众生皆颤。

  他是武殿大师兄武尘空!

  他此去为南地。免费小说阅读